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ABO】争锋相对[3]

1.信A云O,强受
2.现pa,杀手信×高中生云,年上,七岁年龄差

赵云张口咬住韩信的下巴,刻下明晰的齿印。韩信为瞬间的刺痛所激怒,意识到正面相对太方便这只小狼乱咬,于是他钳住赵云的下颚,稍稍用力使之松口,而后抓着赵云的肩膀将他向侧边翻转,一手抵住人后颈,一手把人双手反剪于身后。

赵云的胸口紧贴着墙面,肋骨重重地磕在冷硬瓷砖上,过度的紧张情绪导致胃部轻微痉挛,一股子酸水涌上喉头,他不自觉地皱紧了眉,咬紧牙关,恶狠狠地说:“你们Alpha是不是逮到一个发情期的Omega就上?”

如果忽略掉夹杂在其中的喘息和轻吟,的确可以说是十分凶狠了。

韩信抬腿,膝弯压在赵云的腰窝碾磨,他俯下身子咬了咬因情欲而染上淡粉的耳垂,舌尖顺着白皙颈侧舔吮,声线低哑,带着极大的诱惑力,“别的Alpha我不知道,反正我现在只想上你。”

“放开我……唔……哈啊……你……”

赵云大口喘着气,微微颤抖,语调近乎呻吟,即便已经虚弱到不行,依旧没有放弃挣扎。

韩信恶劣地在人颈窝留下吻痕,言辞略微含糊,“ 别说话。”

“停下……韩信……”

空气中信息素的气息浓郁到了极点,赵云咬着舌尖才勉强吐出话语。韩信的舌尖蹭过赵云颈后发热的腺体,齿面咬合,刺破皮肤。

雪松的信息素迅速涌入赵云体内,赵云发出一声低吟,然后昏了过去。


空气是潮湿的,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的腥气。

赵云睁眼时,眼前是一片漆黑,自己蜷缩在冰冷角落,肌肉因长时间保持同一动作而僵硬酸痛。

他缓慢地起身,贴着墙面往前走,试探性地伸手摸索。

太安静了。

赵云屏住呼吸,确认除了自己的心跳外没有其他的声音,这才张口发问:“有人吗?”

声音嘶哑得厉害,出口时赵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发出的。

没有回声,可以初步判断这房间不算大,地面和墙面都很潮湿……地下室的可能性最大,正是返潮的季节,也不排除是低楼层的房间。

他把校服的衣兜摸了个遍,发现手机和饭卡都不见了,但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他只叹了口气,绕着房间磕磕绊绊地走了一圈,发现地上摆了许多纸箱和杂物,从一个小篮子里摸出一把带鞘的水果刀,便顺手拿上了。

房间一角竖着几根接往天花板的水管,他用手上的刀敲了敲那管道,安静地等待了一会,什么也没发生,于是又敲了几下。

过了十多分钟周围依然静得可怕,赵云索性把水果刀放进兜里,在一边的纸箱上坐下。

适应了环境后,他摸了摸自己后颈的腺体,开始仔细回想昨天的事……

突如其来的发情期和临时标记。

那之后的事便昏了过去。

赵云无法确定韩信是否有继续下去,周身充满了韩信的信息素,带给他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一种奇怪的归属感。

“唉。”

他一手覆上自己的额头,脑子混沌一片,昨晚的愤怒已经消失殆尽,独余自责和无可奈何的复杂心绪。

果然自己还是太弱了啊。

头顶传来的声响打断了赵云的思绪,天花板开了一个“口”,光线泻进来,晃得赵云一阵眼花。

一架梯子从那出口放了下来,同时传来的还有韩信的声音:“上来。”

赵云爬上楼梯,踩到最后两级时韩信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了上去。

眼前是一个小小的杂物间,面积还比不上他刚才呆的地下室。赵云环顾四周,目光最终落到了韩信脸上——此时那张脸苍白极了,看上去有些虚弱。

“你怎么了?”赵云打量了一下韩信,后者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儿,胳膊右手手臂上还系着渗血的绷带。

韩信没答话,喘着粗气把梯子抬上来折叠摆好,再关上地下室的门,挪过一个纸箱挡住那扇小门,一系列动作熟练无比,像是做过了无数遍。

然后红发的男子起身打开杂物间的门,走了出去,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低声提醒了一句,“注意脚下。”

赵云拍拍身上的灰,与人一同走出房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两人步入一条长廊,大理石的地板上到处都是玻璃渣、血迹和可疑的金属碎片。

跟着韩信穿过长廊后映入眼帘的是被破坏得更严重的客厅,电视机屏幕碎裂地倒在地上,玻璃茶几缺了一个角,茶几面上还有一道长长的裂纹,墙纸乃至天花板上都有血迹,各种各样的信息素混合着血腥味争先恐后地涌入鼻腔,赵云感觉有些胸闷。

韩信像是彻底没力气了一般直接躺倒在沙发上,他面前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彻底破碎的茶几上摆着几样简单的医疗器械。赵云看着韩信撩起衣服下摆咬在嘴里,露出线条优美的腹肌和人鱼线——还有一道突兀的血口,那道伤口长约20厘米,不算深,但横在劲瘦的腰腹上显得有些狰狞。

韩信身子前探够过桌上的镊子,夹起棉花十分随意地倒了些医用酒精,直接涂向自己腹部的破口,棉花接触到伤口的一瞬间他皱着眉头低骂了一声,然后咬着牙把动作继续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他的额上便布上一层薄汗,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差了一些。

赵云看着人,冷静地分析了一下目前得到的信息:韩信伤得很重,不及时就医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从房间被破坏的程度还有空气中信息素的气味来看,大约在两小时前这里发生过极为激烈的打斗,人数不下十个,以Alpha占多数,而且有枪。

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韩信的身份是什么?

于是赵云走到韩信身旁坐下了,拿过人手上的镊子,说:“我来吧。”

韩信看了赵云一眼,明显有些诧异,不过这表情很快便消失了,他笑了笑,颇有些自嘲的意味,“想杀我的话可得抓紧时间,以我现在的情况,你应该可以做到。”

赵云手上的动作一顿,下一秒他的膝盖便压在了韩信的两腿之间,胸膛相贴,以直跪的姿态撑在韩信身上,冰冷的金属抵上韩信的颈侧,赵云盯着韩信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不是应该。”

——是绝对。

韩信又笑了,比起刚才扯扯嘴角的讽刺笑容,这个笑容显得要真诚得多,他笑了几声,仿佛那柄短小的尖刀没有架在他最为脆弱的大动脉上,他甚至还往刀刃上贴了贴,偏着头凑到赵云耳边,“你就这么对你的Alpha?”

赵云眉头紧锁,却没有因此移开刀子。

两人僵持了几分钟,赵云先动了。

他把刀甩到地上,收回了腿坐回原位。

韩信怔了怔,兀自开口,“你有点像我的一个朋友。”

赵云没搭话,过了好一会,才问道:“你标记了?”

韩信在自己腰上缠了几圈绷带,此时正咬着绷带的一头打结,他系了一个复杂而结实的结,这才扯好上衣,看向赵云淡淡地嗯了一声。

赵云不太相信,倒也没有再问什么,反正出去之后再确认也不急。

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出去真的安全吗?

他思忖了片刻,道:“你和刘邦……”

“死对头。”韩信答得十分简单,说完便往背后的软枕上一靠,闭上了眼睛,摆出毫无防备的姿态。

赵云微微启唇,不等他下一句话出口,韩信便接着说:“人是他派来的,活着的都跑了。”

赵云想问他为什么要杀你,可话到嘴边他又突然想到自己的存在——他是在地下室里醒来的。

为什么是地下室?

除了隐蔽他想不到更多的理由。可韩信为什么要把他藏在地下室,而自己在外面跟一群带枪的人打架?

再联系起昨晚,赵云脱口而出,“那杯饮料。”

韩信睁开眼,眸中流露出几分赞许,“嗯,刘邦动了手脚。”

赵云点点头。

如果刘邦的目标并非韩信而是自己,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饮料中加了东西,提前了自己的发情期,这么看来韩信肯定是被刘邦支走的,这样带走自己就少了一个阻碍,但是韩信后来发现了不对劲折返回来,刘邦没能得逞。

即便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都蒙在鼓里,赵云已经有了一种渐渐明朗的感觉——同时产生的是巨大的压力。

于是那句没问出口的“他为什么要杀你”变成了“他为什么要抓我”。

韩信有些深沉,“不清楚,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清楚,不代表不知道。

介于并不了解韩信和刘邦以前的恩怨情仇,赵云不再追问,而是选择转移了话题,“借下手机,我要给我姐打个电话。”

“不用了,你姐昨天已经飞去S市了,拜托我照顾你几天。”

赵云疑惑地看着韩信,湛蓝的眼瞳眨了眨。

韩信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前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Omega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已,出于一种对小动物的怜爱,他拍了拍赵云的发顶,觉得手感还不错便得寸进尺地揉了一把,“怎么?不信我。”

赵云躲了一下,最终还是任人摸了头,用充满怀疑的眼神回答了韩信。

“不信也得信。”韩信轻笑半声。

赵云想,的确是这样,自己现在除了韩信没人能信了。

“你这样跟只小狗似的。”韩信屈指刮了刮赵云的鼻尖,这个过于亲密的动作让赵云感觉有些异样,他拍开韩信的手,往旁边挪了挪,“别碰。”

韩信却凑得更近了些。赵云想起了昨天的事,耳根莫名其妙地红了。

韩信看破人心事一般,指指自己嘴角的破口,“这是哪个小兔崽子咬的,嗯?”

韩信的脸近在咫尺,鼻息扑在赵云脸上,微热的气息像火一般燎得人心痒。

赵云想说些什么,但眼见着韩信好像就要亲上来了,他只是咽了口唾沫。

韩信的信息素对他来说太过诱人,赵云依照本能的不想拒绝。

然后“咔嗒”一声。

门开了。

“唷这不还生龙活虎的吗?不打扰你们,两位继续,继续。”

两人一齐看向门口,棕发男子拎着两大袋东西走进来,一脚踹上了门,对地上的血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十分随意地走进客厅。

“李白?”

“你来了。”

沙发上两人同时发声,然后面面相觑。

“你认识他?”

这下是异口同声了,赵云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

韩信的表情就像看到两百个刘邦冲他纯良的笑一样震惊,只有悠哉悠哉地在一边坐下的李白还算得上淡定,直到他抽了抽鼻子,“这次刘邦可真是下了血本,那几只全放出来了吧……等等,怎么一股子Omega味?赵云?!还有这性冷淡的松脂味……韩……韩信你把人给办了?他还是未成年啊!”

这下三人都不淡定了。




————————————
已出场(或有提及的)人物信息整理
赵云(Omega):17岁,在校高中生,就读于一中Beta部,与貂蝉是养姐弟;
韩信(Alpha):24岁,身份不明,最近才发现自己追错了人,估计是脑子不太好使x;
诸葛亮(不明):章二中赵云打电话的对象,年龄不明,身份不明。
貂蝉(Beta):23岁,大学本科生,经营着一家宠物医院,一年前因飞机失事失去父母,一个人抚养弟弟;
刘邦(Alpha):年龄不明,韩信的“死对头”,估摸着和韩信有一段不清不楚的感情史(?)看起来很坏坏;
张良(不明):年龄不明,西班牙餐厅的老板,估摸着正在和刘邦经历一段不清不楚的感情(?),看上去是个笑里藏刀的人。
李白(不明):年龄不明,韩信和赵云都认识,很没心没肺地打断了亲亲。

以上均是扯淡x
这些除了孔明都是文里能看出来的,看不出来的可以自己猜猜,就比如良良是Beta其实很好猜吧(?)
改了一下韩信的身份设定,不过这里的杀手说成黑道大佬也没啥毛病。

[tbc.]


评论(30)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