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ABO】争锋相对[2]

1.信A云O,强受
2.现pa,黑道大佬信×高中生云,年上,七岁年龄差
3.本章信息量比较大,交代了一下云妹的身世,有很多bug,以后会慢慢改。关于abo大背景的私设上天。

赵云从巷中跑出时步伐有些踉跄,他喘着粗气,那股雪松气息所带给他的压迫感让他险些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他平常混在Beta堆里,和Alpha少有接触,过去他以为以自己的自制力在Alpha的威压下是不会露出破绽的,但身体对Alpha信息素的敏感程度远高于他的预想,这让他十分气馁——甚至有些恼火。

他紧咬住下唇,用血腥气息和痛感来刺激大脑,以保持清醒。G市政府对Omega的保护工作做得很好,每个区内至少有十个“庇护所”——内设有可以隔绝信息素的房间,同时还提供抑制剂。赵云记得这条街就有一个庇护所,他每次放学都会路过那里。

先去休息一下,如果信息素压不下去就注射完抑制剂再回学校……

赵云不断地深呼吸,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向庇护所跑去。


“喂?……那个……我在林城路的庇护所。”
“没有大碍……麻烦您了。”


“哎痛!你能不能稍微轻点?”

韩信扯着嗓子大声叫嚷。貂蝉没什么好气地拿沾了碘酒的棉签往韩信脸上的破口上戳,惹得韩信不断张口抱怨。

“吵死了,闭嘴。”

貂蝉翻了个白眼,把棉签丢进垃圾篓,“你可以滚了——午饭没你的份。”

“这么绝情啊?我可是伤员。”

韩信指了指自己脸上的痕迹,冲人眨眨眼。

貂蝉显然不吃这套,一边扎起头发一边起身出了房间,“那是你自作自受,还有——我是兽医,你想继续呆在这我就把你当成外面的猫猫狗狗来对待。”

“汪。”

韩信玩着手机,头也不抬地回答。

“那你就在这坐着吧。”貂蝉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对韩信说,“对了,下午我要加班,你去帮我接个人。”

“谁?”

“我弟。”


每逢周五放学,一中门口都会堵得像停车场一样,站在校门口,一眼望去全是红澄澄的刹车灯。尽管学校附近禁止鸣笛,但是心急的家长们还是把喇叭按得哔哔响,连绵不绝的声音十分刺耳。

“……那我自己回去吧。”

“你朋友……谁?”

赵云穿着一身整洁的校服,中午那会打架留下的痕迹已经不见了,他挤在人堆中往校门口走去,周围的环境太过嘈杂,让他难以听清电话那头的声音。

他打着电话走到门口,发现身边的人群都散开了,然后伴随着引擎的轰鸣,一辆焰色的DUCATI从车道边缘冲上人行道,在赵云面前稳稳停下。

车手带着银灰的头盔,抬手扶起护目镜,冲赵云一挑眉头。

“上车。”

“你来这里干嘛?”

赵云警惕地后退了半步,面前这人太过招摇,已经吸引了不少目光。

韩信一只脚踩在地面上,偏着身子从后座捞出一个头盔甩给赵云,“你姐让我来接你。”

赵云接住头盔,站在原地忖度了片刻,“你别耍花招,我随时都会报警的。”

见赵云迟迟没有动静,韩信十分不耐烦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快上来。”

赵云沉着脸坐上车座,还没坐稳,身下的摩托车便飞驰起来,他迅速压下重心,俯身环住了韩信的腰。

“你和貂蝉什么关系?”

“恋人。”

“不可能,她不会不告诉我的,而且,她不会喜欢你这种人。”

“小孩子懂什么。”

“我比你了解她。”

“好好好……不和你争,怎么,吃你姐的醋啊?”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那也是你姐。”

……两人东拉西扯地聊了一路,在车流中穿梭,过了十多分就抵达了目的地。

韩信停好车,带着赵云走进一家新开的西班牙餐厅,一进店韩信就感觉不太对劲,他似乎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一时又想不起到底是什么。

貂蝉已经到了,穿着一条酒红色的长裙,坐在一个离门口不远的座位上,两人落座后貂蝉把菜单推到韩信面前,“我和我弟的点好了,就差你的。”

韩信翻了翻那份颇有分量的菜单,叫来服务生,随便点了几样推荐的菜品。


“你饿不饿?我给你买了泡芙,饿的话先吃点。”

“不饿,你今天晚上不是要加班吗?”

“先陪你吃完饭再去医院,等会让韩信哥哥送你回家。”

“我自己也可以回去的。”

貂蝉和周末才能回家的住校生弟弟开启了母子一般的对话,韩信看着两人觉得挺新鲜——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貂蝉絮絮叨叨的老妈子样,和赵云乖巧得跟白兔似的嘴脸。

过了二十分钟开始上菜,摆好餐盘后服务生又把一杯西柚色的饮料端到赵云面前,“顾客您好,这是本店推出的新品,每桌赠送一杯,喜欢的话可以续杯。”

赵云点点头,就着吸管啜了几口,觉得甜得发腻,便没再动过。

餐桌上韩信讲起了学生时期的糗事,惹得貂蝉笑声不断,还不时顺便打趣赵云,但赵云始终没有加入话题的意思,只低着头安安静静地吃饭。

她和他在一起很开心。

赵云听着两人谈笑风生,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

赵云十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了,这也是他和貂蝉姓氏不同的原因。养父母待他很好——姐姐貂蝉待他更好,做什么都想着他, 绝对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

所以赵云从小就喜欢赖着貂蝉,貂蝉也乐意他赖着自己。

家里条件不错,姐弟俩的成绩好,也都听话懂事,一家人开开心心——但两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让所有幸福的未来都化成了泡影。

父母去国外处理公务,归国的航班失事,无一幸存者,全部罹难。

那时候貂蝉大三,正在准备考研,赵云初三,离中考不到一个月。这噩耗把两个还未能理解生离死别之沉重的少年人弄得措手不及,赵云甚至想不起自己那一年是怎么过来的,感觉失去了所有希望,终日浑浑噩噩,仿佛行尸走肉一般。

唯一能够宽慰他的是,貂蝉还在。

他依然记得中考前一个晚上他被噩梦惊醒,在床上辗转反侧,貂蝉抱着他不断轻声安慰,“没关系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赵云中考发挥得不错,以市前一百的成绩进了一中,貂蝉本科毕业后没有读研,跟人合伙开了一家宠物医院,整天忙上忙下,很少有时间陪赵云。

貂蝉是个Beta,但这并不影响腰细腿长脸蛋好的魅力,从初中开始追她的男生就可以从班门口排到校门口,大学倒也谈过几个男朋友,清一色的Alpha,不过家里出事之后她就没考虑过恋爱问题,想等着收入比较稳定了再说。

赵云性别分化前比较希望自己是个Alpha,这样他走上社会后姐姐会轻松得多,Beta也不错,不容易受AO信息素的影响——可他偏偏就是个Omega。

赵云低下头,默不作声地想:自己不能因为对姐姐的私心而影响到她的未来。

但那个人不该是韩信,他对韩信一无所知,这让他感到不安。

该死,如果自己是Alpha的话……

“……哎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饭吃到一半貂蝉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接完电话就匆匆忙忙地走了,临走前拜托韩信把赵云送回家。

韩信点头答应了。

貂蝉离开后餐桌上的气氛十分不和谐,赵云完全把韩信当透明人,韩信每次好心搭话都会碰一鼻子灰。

所以当赵云突然开口的时候,韩信莫名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可惜赵云板着脸问,“你为什么喜欢貂蝉?”

“啊?非要说理由的话,长得漂亮,性格也挺好。”

“可她是个Beta,像你们这种Alpha不是会更喜欢Omega吗?”

韩信怔了一下,老实说他只听清了前半句,然后就懵了。

Beta?Beta没有信息素……可是那天……

他正欲开口,这才发现自己的确没有查过貂蝉的性别,但是那天遇到的Omega也不可能是赵云,见识过赵云的身手后他特意去查了赵云的档案,赵云是个Beta,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所以那之后韩信就理所当然地把貂蝉当成了Omega,追了近一个月也没有发现貂蝉是个Beta。


他开始回想一个月前初遇貂蝉和赵云时的情景,自己从附近的酒吧出来,不经意间捕捉到一丝Omega的信息素。

那一瞬间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是有相性的,韩信以前遇见的Omega的信息素都不是很吸引他,他甚至怀疑是自己太迟钝,直到那一丝甜馨的信息素撞入鼻翼,他才发现只是之前遇到那些与自己不想匹配而已。

他寻着信息素找去,看见貂蝉和赵云被一群打架斗殴的混混堵在巷子里,而赵云刚把一个身材高大的Alpha撂倒,又利落地收拾掉另外几个。

找到人后那信息素的味道便混杂在一堆Alpha里,无迹可寻了。韩信当然不会觉得赵云是自己要找的人,哪有Omega那么能打的?也就理所当然地把貂蝉当成了那个Omega。

后来因为欣赏赵云的身手,韩信还特意让人去查过赵云的档案……加上近几天对赵云的试探,更落实了赵云不是Omega的猜测。


韩信半天没缓过神,赵云盯着他,叹了口气,“你以为我姐是Omega才追的她?”

韩信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欲言又止

“The sun,the wind……”

电话铃声适时地响起,韩信摸出手机,看见是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才摁下接听键,语气明显有些不耐:“谁?”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熟悉的轻笑,韩信眉头紧锁,听着那头的话语,脸色越来越不好,挂断电话后抬头冲赵云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赵云有些不解,他觉得这个电话打来的时侯太巧,就好像那个人听着他们的对话一样,特意选好时候打了过来。

韩信起身离座时赵云突然闻了雪松的气味——那是韩信的信息素。

紧接着各种各样的信息素涌入神经,赵云觉得自己的感官突然变得异常灵敏,空气中每一丝信息素都被收入,就像在……寻找着什么。

赵云咬着牙,视线已然变得模糊,声音也听不清了。

——发情期提前了。

但这明明是不可能的事,自己上个星期刚刚熬完发情期,今天中午还因为特殊原因注射了抑制剂。

脑子乱成一团浆糊,根本想不清自己碰了什么不该碰的。

他开始冒冷汗,嘴唇被咬得发白。


“哈……啊……”

十七岁的少年人身形还未完全长开,又正是拔高的年纪,身子骨显得有些清瘦,棕发蓝眸的Omega背倚着厕所隔间的冰凉瓷砖,搁浅鱼儿般不断张合着嘴唇,发出压抑的喘息。

赵云的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光裸的小臂上落着一串指甲印,可就算他再怎么用痛感刺激自己也克制不了信息素的释放。

他感到天旋地转,以前发情期他都会及时注射,今天这种事情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也不知道在没有抑制剂的情况下该如何度过发情期——就他所知,这时候只有Alpha的标记才能起作用。

不能依附于别人。

一直刻意放缓的呼吸开始紊乱,他合上眼,把手臂抬到嘴边,狠狠咬住皮肉。

厕所外似乎变得有些嘈杂,赵云甚至听到有人在打骂,但那些言语和冲突似乎又在一瞬间停了下来。

然后他听到皮鞋叩地的声音,有人站到了他所在的隔间门外,敲了敲门。

赵云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冷颤,潜意识深处的声音提醒他,此人绝非善茬。

空气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种奇异的花香,诱导着赵云的信息素与之交缠、融合……那味道充满蛊惑人心的魅力而又危险,却让濒临崩溃的赵云有一种安心的感觉,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的去靠近——尽管明知那是飞蛾扑火。



“刘邦!”

赵云被那声怒斥惊醒时手已经拉开了半边门,他终于看见了那花香的来源——门外站着的紫发男子,那人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名贵西服,面上带着笑,半弯的紫眸看似随意却又敛尽锋芒。

他又看见韩信怒气冲冲地走进来,扯住那个叫刘邦的人的衣领,把人压到墙上,眼底是不加掩饰的愤怒,捏紧的拳头落在刘邦耳侧。

刘邦微微笑着,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银色的耳坠在灯光下折射出亮眼的光芒。

他明明处在可能会被韩信一拳打断鼻梁的危险境地,笑容却是那么的轻佻,甚至带着点胜券在握的得意。

空气中雪松的气味与那花香交织碰撞,不断刺激着赵云的神经。

赵云突然想到那花香是什么了。

罂粟。

让人坠入深渊的毒药。

赵云的腿有些发软,只能靠着门框勉强直立着。

两人之间充满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息时,戴着单片镜的白发男子走了进来,拉住韩信的手,语气温和,却透着不可违逆的命令之意,“客人,不要在店内发生冲突,另外请尽快带走这位Omega,给小店带来的损失不予追究。”

那白发男子在两种强大的Alpha的信息素的碰撞中竟是丝毫不受影响,他把目光投向赵云,继而又转向韩信。

韩信瞪了刘邦一眼,甩开手。刘邦理了理衣领,再自然不过地走过去揽住劝架的餐厅经理,眉梢微扬,冲韩信比了个口型——再、见。

韩信扯起嘴角回了刘邦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诡异笑容,然后走到赵云面前,将人横抱起来。

怀中的Omega散发着淡奶油一般甜腻的香气,让人联想到柔软的蛋糕和白皙的躯体……那味道对韩信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他屏息片刻,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方才开口。

“居然被你小子摆了一道,伪装游戏很有趣?”

“刚刚我要是晚来一步……”

韩信没能说出下半句,因为他的唇被赵云给堵上了,最简单粗暴地堵,用嘴。

“别废话了……抑制剂。”

赵云咬着牙关恶狠狠地说,凶得像一只小狼,可小狼终归是幼畜,发情期的Omega装得再凶也无法掩饰潮红面色,和泛在靛蓝眸中的潋滟水光。

赵云的后背撞上了墙——韩信把人摁上去的,然后因年龄而占了身高优势的韩信把人圈在臂弯内,偏着头凑上赵云的嘴唇。

赵云气极了,伸手推他,奈何浑身无力,根本无法挣脱,这才开始后悔刚刚一时冲动去堵了韩信的嘴——明知这可能会是个导火索,让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韩信的信息素毫无顾忌地与赵云的纠缠在一起,就如同两人唇舌间的交锋。

赵云踹人,咬人,却动不了韩信半分,偏偏身体还不受控制地往人身上贴……

“韩信……如果你……”

“如果我敢标记你,你就杀了我。”

赵云扯开银丝警告道,可他的话被几声快要溢出的轻吟堵在了嗓子眼。韩信善解人意地替他把后半句说了,说话时还挽着嘴角,笑意满满地,颇有些戏谑意味。

赵云气得发抖,抬手给了韩信一耳光,可惜力度不够,还被韩信顺势给捉住了手腕,扯到人头顶压着。

韩信俯下身,在他耳畔低语。

“那你有本事就杀吧。”

评论(34)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