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奶爸日常

520&500fo的糖
1.就是想看这两个人带孩子
2.孩子是吕蝉家的

#1
这是韩信第六次被吵醒。
他昏昏沉沉地睁开眼,像是眼皮被粘住那般艰难,烦人的啼哭声让他低低地骂了句小兔崽子,正准备起身时一只手突然覆上了他的眼睛。
骨节分明的手指安慰意味地往下拂了拂,抵着睫毛合上韩信的眼睑。
“你躺着。”
赵云轻声说。
韩信也就听话地没有动弹了,然后赵云把手挪开,掀起被子翻身下床。
哭声还在继续,从距离双人床不到一米的摇篮中传出,不断刺激着韩信的耳膜,赵云那一句话仿佛有极大的魔力,韩信不那么烦躁了,却仍是睡不着,盯着天花板发呆,最后索性坐了起来。
韩信赤裸着上身,看着赵云背对着他穿上睡衣,走到婴儿床边,捞出那小小的“面团子”,支着臂弯轻轻晃动。
过了好半天,哭声渐渐小了,房间里安静得有些不可思议。
等到赵云走回来躺下了,韩信才跟着一起睡下,一边替人掖好被子一边念叨:“又没饿又没尿床,那小子半夜瞎嚎什么?”
“你小时候也是这么过来的,睡吧。”赵云抿抿唇答复,而后合上了眼。
韩信撑起半个身子往婴儿床那边看了一眼,搂着赵云睡了。

#2
“……韩信”
“韩信!”
“……干嘛?”
韩信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凶神恶煞的刘邦,着实吓了一大跳,没什么好气地发问。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办公室了。
“还问我干嘛?!老子都没问你干嘛!”
刘邦指了指韩信待机的电脑屏幕,脸色不太好看。
韩信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对不起……昨晚上没睡好……我写检讨。”
刘邦摸狗似的拍了拍韩信的脑袋,“带崽子这么累啊?算了,看在周末加班的份上给你放个假。”
“等你有崽子就知道了——谢谢老板,那我走了啊。”
韩信火速地收了东西,头也不回地出了办公室。

#3
“呀这眼睛和他爹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嘴巴长得像小蝉,秀气。”
“哎哎……我也要抱。”
几个姑娘围着婴儿车叽叽喳喳地讨论,小乔从孙尚香手里小心翼翼地接过宝宝,托着软软的小屁股把那胖小子抱在怀里,那小子在襁褓里扭了几下,眯着眼睛鼓着腮帮子,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声嘹亮震耳,吓得小乔手一抖差点把襁褓丢到地上。
一边的周瑜眼疾手快地捞过孩子,众人皆是一阵心惊然后舒了口气。
“幸好没给摔下去……”
赵云牵着刘禅走进办公室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他怀疑整个公司的管理人员都跑到了设计部,办公室里挤了一堆人——周瑜抱着哇哇大哭的孩子,小乔侧着头去看;刘备笨手笨脚地兑着奶粉,热水撒了一地,孙尚香一边舀奶粉一边指着刘备的头骂,一副“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的表情;大乔正在叠婴儿车里的小被子;诸葛·安静的美男子·亮坐在办公桌前不断地叹气。

“妈,我饿了,咱们多久回家啊?”
刘禅脱开赵云牵着他的手,咬了一口刚刚在楼下买的雪糕,走过去扯住孙尚香的衣角。
孙尚香晃着奶瓶低头瞪了刘禅一眼,“别闹,离下班还早呢,让你云叔叔带你去吃午饭。”
刘禅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亲生的,很怕孙尚香,便怯生生地点点头,又垫着脚去看小宝宝。
“呀……可真丑!算了算了,我吃饭去了。”
刘禅毫不客气地给了差评,引得小乔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也不知道是襁褓里的那位听懂了还是巧合,哭声瞬间就变得更加嘹亮了,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周瑜手足无措地抱着哄,可惜一点也不见效。
赵云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从周瑜手上抱过孩子,问,“……你们给他换尿不湿没?”
几个手忙脚乱的大人立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齐刷刷地摇头。
赵云开始怀疑人生,他突然有点明白吕布貂蝉为什么把孩子交给自己和韩信带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心底把吕布和貂蝉这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数落了一遍——这两人当初是奉子成婚,正式婚礼的时候貂蝉已经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了,蜜月只好欠着,等到孩子一断奶两个就“迫不及待”地把这“累赘”甩给韩信赵云然后飞去了北欧。
赵云脱下小婴儿的连体裤,使唤着刘禅给他抬水,给小胖墩洗了洗屁股再换上新的尿不湿,动作熟练得令人咂舌。
某吕姓小胖子哼哼了几声,果真不哭了。
赵云接过刘备递过来的奶瓶,在手背上滴了几滴奶试温度,觉得差不多,这才一手托着孩子一手把奶嘴塞进人嘴里。
白白胖胖的婴孩咂着嘴吮吸,没一会便睡着了。
站在旁边的几位已婚人士纷纷向赵云投来敬畏的眼神。
赵云轻轻拍着怀里的小胖子的背,微挽唇角噙着恰到好处的温和笑意。
韩信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么一幕。
他咽了口唾沫,走过去盯住赵云。
“我来抱吧。”

#4
后来刘备提前让赵云下了班,韩信和赵云就回家带了一下午的孩子。

晚饭过后,韩信接通了视屏通话,屏幕那头的是远在哥本哈根的吕布和貂蝉。

赵云在厨房热牛奶,韩信把吕小布抱在自己腿上坐着,iPad支在茶几上,正好能拍到婴儿的小肥脸。
“宝宝,想不想爸爸妈妈啊?”
屏幕上是貂蝉堪比一线女星的漂亮脸蛋,此时她正微微笑着,两个小小的酒窝缀在颊边,肌肤白皙柔嫩,看起来和在校女大学生没什么两样,她穿着睡衣,背景是地中海风格的酒店大床。
婴儿十分兴奋地用小胖手去乱戳屏幕,咧着嘴咯咯地笑,流了好多口水。
那边的貂蝉也被逗笑了,她回头叫了声吕布,没一会儿穿着浴袍的吕布便入了镜。
“你倒是笑一笑啊,你一来我家宝都不笑了,成天板着脸干啥?”
貂蝉拧了拧吕布的鼻尖,吕布显然是刚刚洗完澡,一边擦头一边老老实实地弯下腰方便貂蝉动作,等到貂蝉出完气他才抬起头,冲着镜头扯出一个不大自然的笑,随后收敛了笑意,十分礼貌地对着镜头那边的韩信说:“麻烦你和赵云了,真是帮了大忙。”
“不客气,回来之后请吃饭吧。”
“那一定的。”
貂蝉和吕小布隔着屏幕互动,不时发出阵阵笑声,韩信和吕布客套了几句,视屏通话在吕小布开始昏昏欲睡时结束了。
赵云端着牛奶从厨房走出时韩信已经睡着了,侧躺在沙发上,手臂小心翼翼地圈着面前的婴孩。
这几天带孩子确实是把两人累坏了,而且吕小布才刚断奶,奶粉和牛奶都不大爱喝,每天光是哄着喝奶都要耗费极大的精力。
赵云在沙发边坐下,俯下身拨开韩信额前被薄汗黏住的碎发,动作十分轻柔,显然是舍不得吵醒人。
韩信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醒来的第一个动作是把婴儿往自己怀里搂了搂,生怕人掉下去似的。
然后他抬手扣住赵云的手腕,把人的手掌压到自己颊侧,轻声说,“我们要个孩子吧。”
赵云愣了愣,两个人在一起之前真没有考虑过孩子的事,他自己是挺喜欢的,也旁敲侧击地问过韩信的意见,但韩信对这事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兴趣,每次有关孩子的话题都会不了了之。
“怎么突然想要孩子?”
赵云反问道,指腹在韩信的耳尖摩挲。
韩信撇撇嘴,“感觉挺好的,多个人家里也热闹点。”
赵云低下头吻了吻韩信的额头,“那好,都依你。”








520快乐呀♪
abo明天更新——

评论(16)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