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下雨天

1.练笔短打
2.小甜饼

下雨了。

雨丝淅淅沥沥地敲在玻璃窗上,划下的痕迹很快被更多的雨水所覆盖,合成一股股细流淌下去。

韩信还窝在被子里,手脚都搭在外边,眉头微皱,显然对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有些不满。卧室的门没关,从厨房里传来的香味飘到他鼻尖,他抽了抽鼻子,然后索性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被窝。

厨房内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渐渐变小,韩信昏昏沉沉的,而后他又听到脚步声,被子的一角被掀开了,赵云在床边坐下,轻轻叹了口气。

韩信从被子钻出头来,伸手去捞赵云的手腕,眼睛还闭着,自然摸了个空,他含糊不清地开口,声线略微嘶哑:“乖,我再睡会……”

赵云反握住韩信的手,有些无奈地俯下身吻了吻韩信的额头:“已经八点半了,要迟到的。”

韩信原是平躺着,尝到甜头后往赵云那边翻了个身,顺势扯了扯赵云,想把人拉下来,赵云便由着他,在韩信身侧卧下。

韩信伸手把赵云捞到自己怀里搂着,在人耳边呢喃道:“…就一小会儿,就一小会儿……”话到末尾已经轻得听不见声儿了,他把头埋进赵云的颈窝里,呼吸渐趋均匀。

脖子边的温热吐息挠得赵云有些痒,他顺手把韩信裸露的手臂塞回被子里,半阖起眼,耳边只有细小的雨声和呼吸声,韩信从背后搂着他的腰,心跳从贴着背的胸膛传来。

——令人心安。

赵云闭上了眼,昨晚上折腾了大半夜,的确是累惨了,但他饮食起居一向规律,空腹感让他由困倦又转为清醒。

他往韩信怀里靠了靠,轻声说:“我饿了。”

韩信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蹭蹭他颈窝。“好……马上起床……”

赵云回转过身去,鼻尖和韩信的挨得极近,韩信眯着眼,睡意惺忪的眸却已盛了满当笑意,低笑一声。

“看什么呢?”

“懒猪。”

“嗤,那你还真是惨,和懒猪同床共枕。”

赵云给气笑了,伸手去捏韩信的鼻尖,两人在被子里闹成一团。


雨还没有停。

评论(10)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