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邦】养一只鬼

1.据人鬼三十题
2.给妹儿的生贺 @诺言Promise
3.现pa一颗糖,没什么世界观,请勿深究设定

#1
刘邦是个无神论者。
至少在两分钟之前都还是。
而现在他正顶着一头湿漉漉的紫毛和“黏”在天花板上的拖鞋大眼瞪小眼。
“给老子下来。”
“嗤。”
半空中传来一声笑,是极具磁性的男低音——更准确的说,是刘邦喜欢的类型。
可是他目前只想把发出这声音的东西揪出来狠狠揍一顿,专打脸的那种揍。
天花板上的脱鞋以以牛顿看了都想打人的姿态走了几步,然后突然回归地球母亲的怀抱一般落下来。
刘邦骂骂咧咧地躲开,那拖鞋下坠时十分反重力地转了个弯,正正拍在往旁边迈了一步的刘邦脸上。
“我操你妈!你完了!老子今天不把你打死就跟我孙子姓!”
刘邦一边把拖鞋砸在地上一边啐了口唾沫,眉头紧皱。
吊灯猛地晃动起来,繁杂的坠饰乒乓作响,灯光伴随着嘶嘶的电流声时亮时暗不断闪烁,几乎要闪瞎刘邦的眼。
他眯起眸子,咬牙切齿地说,“给老子滚出来!”
“嘭”地一声,灯灭了。
整个客厅伸手不见五指,刘邦深吸一口气,镇定地往前走,在一片黑暗中摸索那把挂在墙上的传家“大宝剑”。
“呵,这种小把戏我也会怕你吗?你们鬼又没有实体,只能靠这些阴招伤人……”
刘邦索性闭上了眼全凭感觉去寻那把剑,耳边却吹来一阵凉悠悠的风。
“谁说鬼没有实体的?”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话,刘邦压在墙面上的手背立马被一只冰凉的手所覆盖,然后后背被冷硬的器物所抵上……
“你在找这个吗?”
刘邦当然知道顶在自己后背的是什么,他至今都无法忘怀六岁时他爹用那把剑削豆腐一般切开榴莲的场景。
在那以后威胁刘邦都不用动手的,擦擦剑就成。
刘邦打了个激灵。
天大地大保命最大。
他默默甩下自己的节操,下一秒便挂上一张甜蜜得近乎谄媚的笑脸。
“大兄弟,有话好说,别动手。”
冰凉的手从刘邦手背上挪开,剑也哐当落地。
“没骨气。”
虽是嘲讽,却又有那么一点愉悦的意思,刘邦觉得自己甚至能想象出男子微勾的唇角……
我靠自己为什么会脑补这些啊!
“所以大哥,能开个灯吗?我家地板乱我怕我摔着。”
“坏了。”
“啊?”
“我说,那个灯已经坏了。”
“……”
冷静,刘邦,好汉不吃眼前亏。
最后刘邦只能认命去买了灯泡。

#2
浴室的镜子蒙着水雾,映出模糊的身影。
皮肤偏白,常年不锻炼的身体没多少肌肉,但还好歹算得上肩宽腰窄,主要靠腿长加分。
刘邦微仰着头冲洗发顶的泡沫,颈子的线条拉得紧绷,侧面看来喉结的形状和锁骨都格外明晰,他伸手关掉花洒,然后揉了揉眼睛。
“槽……又没拿浴巾。”
他赤身裸体地推开浴室的门,在木地板上踩出几个湿漉漉的脚印。
一条浴巾甩到了他身上。
“这种身材也敢露肉?”
刘邦没什么好气地裹上浴巾,“谢了哥。你身材最好,得了吧?”
“比起你来说,的确很好。”
刘邦强忍住动手打鬼的冲动,磨着后槽牙说,“谢谢夸奖。”
“不用谢。”
裹好的浴巾啪地一声落到了地上。
“这种尺寸也敢……”
“闭嘴。”

#3
刘邦家里有只鬼。
从上个月开始他就与这只自称韩信的“恶鬼”展开了一系列激烈斗争。
三天一炸灯两天一拔剑的那种。
反正最后遭殃的都是刘邦。
有句话说得好,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
就觉得每天一下班回家就开始以妈妈为圆心以祖孙三代为半径骂人真他妈有意思。
简直居家必备减压良品。
刘邦缩在床角,忍无可忍地把被子罩在自己头顶。
“滚下去……”
没人回答。
“我说,滚……”
一片寂静。
“韩信!你他妈抱够了没?”
冰冰凉凉的手探进刘邦的衣服下摆。
“没,好久没感受人的体温了,挺怀念的。”
刘邦被那冰冷的触感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欲哭无泪地抱紧了自己的鲲形抱枕。
靠……我家的鬼是个死给。

#4
我大概也是个死给吧。
刘邦窝在韩信的怀里,尽管在外人看来他是窝在一片能撑起小块被窝的空气中。
是的,刘邦至今都看不到韩信。
韩信曾经跟他形容过他自己的样子——不过刘邦觉得用吹嘘更合适,“红头发,很长,扎马尾,反正比你帅一百倍就是了。”
韩信的“身体”冰凉凉的,不会被捂热,夏天抱着睡那叫一个爽,睡到半夜甚至会被冷醒 。
刘邦一个夏天都没开过空调,电费都省了不少。
“嗳,养你一只鬼还是挺划算的。”
“你把不吃你一粒米不花你一分钱免费递毛巾递厕纸叫作‘养’?”
“老子还没跟你追究炸灯泡的钱呢。”
“你可以算算这个夏天的空调费。”
“大哥,醒醒。那是两个月前的事了,快入冬了。”
“嫌我怀里凉啊?”
岂止是凉啊!简直是冰冷一片啊!
“没,还好。”
刘邦往人怀里缩了缩。
“好久没感受鬼的温度了,挺怀念的。”
紫色的眸子弯成了两弯月牙,唇角上扬。
“傻子,瞎说什么呢。”
韩信叹了口气,刘邦所看不到但感受得到的红色长发搔过人的面颊,“冰凉凉”的鬼眼睫低垂,蓝眸中透出温和的笑意。
“晚安。”
他在刘邦额上落下一吻。
“梦我。”

#5
刘邦在电脑前坐了一天,以至于有些用眼过度。
他揉着太阳穴伸手摸向桌边的水杯,指尖触及温热杯壁时愣了一下。
“……韩信?”
刘邦很确定,三分钟前这水杯都还是空的,现在却倒上了满满当当一杯热水。
鼠标自己晃动了一下,最后移到了桌面右下角的时间上——10:23。
“知道你爸爸我的辛苦了吧,每次加班回去还要被你气个半死,唉……”
记号笔飞起来敲了敲刘邦的脑门,刘邦吃痛地轻呼一声,然后勾唇笑了。
“怎么动不动就打人呢,回家去再收拾你。”
“好,早点回家。”
韩信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在他耳边响起,很轻很低。
刘邦抿着嘴,耳尖漫上一点点粉红。

#6
“喂韩信,你是怎么死的啊?”
刘邦取下耳坠,恰似无意地发问。
空气沉默了良久,最终只剩悠悠一叹。
“嗳不愿说的话就算了,我只是随口问问。”
“死太久……生前的事都记不清楚了。”
刘邦同情了韩信一秒,然后笑出了声。
“噗哧,这么惨?看来我以后得多关爱关爱老年痴呆幽灵。”
他被人从背后环住了腰,韩信把刘邦圈在怀里,下巴埋在人颈窝。
“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和老年痴呆幽灵谈恋爱。 ”

#7
“能看到我了?”
其实韩信还是挺紧张的,毕竟涂了牛眼泪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几率能看到鬼,他紧盯住那双紫色的眸子,语气中透着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期待。
那双好看的眼睛垂下了,刘邦摇了摇头。
“……没事,反正你也可以摸到,只要你……”
刘邦的指腹抵在了韩信嘴唇上,韩信一怔,只听得刘邦轻笑道,“大屁眼子,你哪里比我帅了?”
韩信无奈地笑笑,把人揽进怀里。

#8
刘邦把韩信的发丝绕在指头上玩,一边往韩信怀里挤一边问,“哎你说,人和鬼能不能上床啊?”
韩信翻身把刘邦压到身下,“能舌吻还不能上床吗?”
“咳,注意用词,太黄暴了。”
“那我换个说法,”韩信吻了吻刘邦的嘴角,“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靠来真的啊韩信,你……轻点。”
“没骨气。”
刘邦伸手捞上韩信的后颈,笑得眉眼弯弯,“在你面前要什么骨气。”

#9
自己好像跟一只鬼上床了。
刘邦觉得这感觉真奇妙。

#10
“刚刚我差点被车撞死。”
“都让你走路别玩手机了吧。”
“谁知道那辆车居然会冲到人行道上来啊!吓死老子了!”
“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以为刚刚是什么把你推开了?”
“谢谢爸爸救命之恩。”
“要实在死了就算了,正好来陪我。”
“你他妈是在咒我吗?”
韩信压出低低的一声笑,手指摩挲着刘邦银质的耳坠。
“没,我是在爱你。”

评论(11)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