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Memories [上]


1.车祸失忆云×大佬信
2.关于太太的图的脑洞,写不出图万分之一的好看  @骷髅长毛了。
3.大概上中下三发完结,上篇略短。

#1
滴答、滴答......
有些刺鼻的消毒水味,机械运转的低鸣、来来往往的细碎脚步声。
五感愈发清晰,冰冷麻木的指尖微微颤动,再屈起,继而被人紧紧握住。
耳畔猛地炸开了,仿佛从无比寂静的深渊中脱离,站到最喧闹的城市中央。
赵云缓慢地睁开了眼。
光线很弱,像是早料到他会醒来一般。那双好看的蓝眸半眯起来,很快便适应了昏暗的环境。
他的眼神从天花板移到床边,那里坐着一脸倦色的红发男子,直直盯着他,眼神诧异,过了许久才睁大了眼,然后带上几分难以言喻的惊喜和他所不能读懂的复杂情绪。
赵云微微启唇,呼吸罩内覆上一层白雾,又凝成水珠,他感觉那个名字几乎要脱口而出,可他偏偏喊不出来。
他皱紧了眉头,太阳穴隐隐发痛,回忆中的画面都蒙上了黑雾,独留一片片模糊。
迷茫,困惑。
那是他眼中所流露的所有。
握住他的那只手加大了力度,却又舍不得弄疼他一般渐渐松开。
坐在床边得韩信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低沉而沙哑,带着些连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轻颤:“还记得我吗?”
赵云怔怔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我叫什么?”
“赵云。”
“你呢?”
“韩信。”
“你是我的恋人吗?”
赵云的嗓子略微嘶哑,面上也没什么血色,清瘦的手腕正搭在韩信的手心里。
韩信说,“是。”
赵云沉默了一会,“......那以后呢?”
韩信吻了吻他的眉心,“只要你想。”

#2
修长手指拂过一叠叠整齐书脊,如同多年未弹琴的人熟悉琴键触感般轻柔而缓慢。
“我是个作家?”
赵云取出一本软装的书翻了几页,韩信从人手里拿过那本书,答道:“准确的说,是个诗人。”
赵云好像有些惊讶,却又觉得理所当然,“这本是情诗吧?”
韩信轻笑一声,用书本敲了敲赵云的脑袋,“你自己写的都不知道?”
赵云没说话,那些诗句也许一直刻在他心底,磨得烂熟,就算忘记了所有也能随口吟出,其中沉淀的情感看似简单实则含蓄,他仍然能精准无误地理解其中的每一丝一毫。
——那绝不是写给近在咫尺的伴侣的。
“吻我。”
赵云无比认真地开口。
韩信一怔,像是忘了该如何动作般略微惊讶地看着赵云。
赵云盯着韩信的眼睛,像是要从其中挖掘出什么深藏不露的秘密。
他叹了口气,把手搭上韩信的肩,以唇碾唇。

身体的契合度超出了赵云的想象,他似乎不知道如何去做,但在韩信的引导下他又觉得那些动作是那么的自然而熟悉。每一次撞击都使他濒临最高点,痛觉与快感恰到好处,吻痕、咬迹也都刚好落在最合适的位置——韩信是那么的熟悉两人的身体,每个动作都是顺着脊髓蔓延到神经末梢的撩拨。
他在升起时喊出韩信的名字,出于本能的,连他的身体都记得该怎么做。
可他的脑内偏偏是一片空白。
不对,有什么东西不太对......
好像太近了。
韩信吻上赵云的颈侧,齿面在细嫩的肌肤上啃咬。赵云唇瓣启合,搁浅鱼儿般喘息着,眼角挂着生理性的泪水。
“怎么了……?”韩信缓下动作,搂紧赵云劲瘦的腰肢。
赵云摇摇头,抬手咬住自己的虎口。
“没......继续......”
“......你不会哭的。”
赵云愣了愣,这才意识到泪水已然模糊了视线,他突然想,韩信省去了“以前”——但到底是“你以前不会哭的”还是“以前的你不会哭的”,他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过去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 他忽然感到头痛欲裂。

评论(6)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