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Lust [2]


1.点文:养成,黑帮,赵云可兽化。
2.年龄操作:25岁信×15岁云
3.韩信刘邦友情向,高亮。

入夜,霓虹灯点亮了整座城市,黑暗与光明杂糅在一起,显得怪异而妖冶。

Rosebud是一间很普通的酒吧——至少在常人看来是这样。

韩信坐在吧台前,桌上摆着杯色彩艳丽的调酒,几层对比鲜明的颜色叠在一起,镁光灯光亮的碰撞下显得格外耀眼,冰块浮沉碰撞,酒水散发出浓郁的果香。

不过他显然没有喝酒的心思,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断滑动着,不时去瞟一眼页面左上角的时间。

又过了几分钟,他有些不耐烦了地站起身,环境的嘈杂容易扰乱人的思绪,他叹了口气,往外头走。

紫发的男子是在这时候推门进来的,身上的黑色正装没有一丝褶皱,笔直得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重大会议。可那人眼角眉梢偏偏都携着与衣着风格大相径庭的笑意,三分促狭七分玩味,非常自然地融入酒吧的人群。

他冲韩信挥了挥手,嘴角上扬,“这是要干嘛去?”

“找你。”

韩信没什么好气地坐回原位,低头看了眼屏幕上的时间。

“怎么样?准时吧。”刘邦大大咧咧地落座,笑着地招来调酒师点了杯Daiquiri。

“穿得那么人模狗样的,你不会真打算转行干人民教师了吧?”韩信一脸鄙夷地说。

“干人民教师?是有这打算。”刘邦摸着下巴笑眯眯地回答,眼底闪着戏谑的光。

——得,不知道哪位花样年华的少女或者少年又要遭殃了。

韩信翻了个白眼,旋即屈指叩了叩桌面,正色道,“说正事,托你找的东西呢?”

刘邦不慌不忙地从他新购置的“人模狗样”的公文包里摸出一个牛皮纸袋,一边递给韩信一边说,“为了办你这事我可是连人民教师都给忽悠得团团转,没有下次了啊。”

韩信压了压纸袋的封条,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笑了起来,“反正你也没少忽悠过,高中那会逃课不是连副校长都被你骗过去了吗?”说话时韩信敏锐地瞥见刘邦一挑眉梢,话语就此顿住,脸上的笑意却半分未减。

韩信心领神会——有人在监视。

他不动声色地凑过去,没有左右环顾,甚至连眼神都不带打转的,直直地盯着刘邦。刘邦压低声线说,“回去注意点,东西我没备份。”

“好。”

两人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后韩信飞快地蹭过人面颊,恰似亲昵地用自己的侧脸挡住刘邦的口型。

刘邦在他耳畔轻声道,“你的人。”

韩信略一颔首,然后起身,拎着袋子冲刘邦说了声再见。

刘邦端起酒杯浅啜一口,“‘果汁’不要了?”

“没喝过的,你喝了吧。”

“这么急着走,难不成背着你兄弟我金屋藏娇了?”

“少揶揄我了,我什么德行你还不清楚?”韩信扯了扯嘴角,屈指一弹刘邦的脑门。刘邦缩了一下,适时地说拜拜。

出酒吧的一瞬间,韩信觉得空气清新了不少,他深吸了几口气,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打开车门时,赵云系着安全带,在副驾驶座规规矩矩地坐着。

“对不起,刘老三总是掐着时间到,等很久了吧?”韩信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偏头看着赵云,少年乖巧地摇了摇头,说:“没有,是我非要跟着出来的。”

老实说一开始韩信说自己晚上出去有点事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赵云会想跟着一起,他甚至还小小的怀疑了一下赵云是不是想像上次那样偷偷溜走,但介于赵云是很有礼貌地提出的请求——态度与刚刚带回来时简直判若两人,韩信还是答应了。不过酒吧也不是未成年该去的地儿,赵云就留在了车上。

“外面挺凉的,刚刚车没上路不敢开空调。”韩信点开暖风,把强度调到中档,他想了想,又解释道,“停着车开空调燃料容易燃烧不充分产生一氧化碳,化学学过吧?”

赵云点头,“一氧化碳吸入过量致死。”

“是,冷着没?”

“没有。”

“想去吃点夜宵吗?我怕你下午喝那点粥不够垫肚子。”韩信摸出烟,踌躇半晌把打火机和烟又一并塞了回去。

“不用了,我不饿。”赵云不着痕迹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布料掩盖下的皮肤起了一小块红疹。

韩信心想多有礼貌的孩子啊,刚来的时候暴躁成那样,也不知道之前是遭了多少罪。

“衣服回去换下来洗了再穿吧,新的穿着容易过敏。”

“好……”

赵云低着头小声地答应,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飘逸的长裙,漫步时偶尔扬起的裙角遮掩住纤细的小腿。

记忆中的面容已经有些模糊了,只隐约记得是巧笑嫣然的温婉模样。

“你像我妈一样。”

韩信听见赵云突然冒出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哭笑不得地说:“我一大老爷们被你说成妈,还真有点糟心。”

赵云转过头认真地盯着韩信,车内的光线太过微弱,此时那张好看的侧脸被昏黄的暖光覆盖,高挺的鼻梁和微翘的下巴轮廓分明。

“嗯?看我干什么?我不该糟心吗?”韩信回头看后视镜的功夫顺便瞥了赵云一眼,嘴角微扬。

赵云转过头目视前方,轻声说:“……你和她都很温柔。”

韩信踩下刹车,在红绿灯前停住了车,这才反应过来赵云在说什么,他伸手揉了揉赵云的头,说:“谢谢。”

赵云不明所以地任人揉了,有点不太高兴,“摸头长不高……”

“哟,赵云小朋友想长到两米啊?”韩信打趣道。

赵云半天没回话,车里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而赵云的明显要更急促一些。

韩信赶紧靠边停了车,赵云捂着胸口喘气,面色绯红。

“你怎么了?”韩信把手背贴上赵云的额头,只觉得温度高得吓人。

赵云半阖着眼,浅色唇瓣搁浅鱼儿般不断启合着索求空气。

“要……打针……”赵云断断续续地说,韩信看见赵云的牙齿似乎在一瞬间变得尖锐了许多,赵云的喉咙夹杂着怪异的嘶鸣,他猛地抬起头,盯住韩信的一霎那让韩信有种变成野兽眼中猎物的感觉。

“……狼是群居动物。”

“落单的狼攻击性很强,为了自保,他们会无差别攻击一切对自己有威胁的动物。”

“换言而说,他很危险。”

“萧何,他几岁?”

“十五岁……等等你不会真想……”

“十五岁的小屁孩,怕什么?他敢咬我我就敢咬他。”

“韩信,你真是疯了。”

可是当那尖利的牙齿真的扎进韩信的手臂时,韩信却只是揽住了赵云的腰。

“赵云。”

“赵云。”

“子龙!”

赵云打了个激灵,眼前一片暗红的障壁褪进,意识被生硬扯回,他呆愣地看着韩信手上渗血的牙印。

“韩信……”

“我没事,你还好吗?”

韩信替赵云揩掉嘴角的血丝,笑得十分勉强。

“对不起……我……”

“这又不怪你。”韩信摇了摇头,“注射液很快就研制出来了,你这种状态不会维持很久。”

赵云拽过韩信的胳膊,缓慢地吮吸出伤口中的污血。

[tbc]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