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信】对面的男孩看过来


1.Frote大宝贝的脑洞,住在对面的邻居。 @三好学生弗莱特
2.十五岁双枪,两个小屁孩的故事

#1
韩信家搬到了市中心。
无良房开商完美地诠释了物尽其用这个词,不大的地皮上硬生生挤了三四十幢楼,交房前的“依山傍水,小户型大景观”变成了走上阳台就能和对面邻居“亲密接触”。韩信满怀希望地推开自己房间的窗,然后悲伤地接受了楼距不足两米的事实。
短暂的寒假过后是初三的最后一个学期,韩信却悠哉游哉的,跟没事人一样——毕竟人得过数学和物理奥赛的国家级奖项,直接保送进省级一类示范性高中的“科创班”,不用为了中考成绩拼命。
所以韩信每天应付完作业就开始窝在房间里打游戏,晚上十二点准时睡觉,早上六点半慢慢磨蹭着起床。
这天韩信正在刷微博,四月份的天已经开始转热,他扯开一向拉得很紧实的窗帘——平常为了避免和对面邻居面面相觑的尴尬一直都是合上的,他想了想,又打开了窗户。
凉爽的夜风徐徐吹进房间,韩信抹了把额头渗出的汗珠,不经意见瞥见对面窗户里的人。
那是个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孩,书桌和他一样摆放在窗台下。男孩正在伏案疾笔,额发垂下,遮住了低垂的眼帘,只能见着小小的鼻尖和紧抿的唇。
刚才还沉迷手机的韩信心跳一下漏了半拍,他不太清楚那是什么感觉,大概是看见骤雨促停后天边第一抹阳光的心情,愉悦中洋溢着惊喜。
对面褐发的男孩撂下笔,伸了个懒腰,微微前撑的腰线像是一张紧绷的弓,衬衣的纽扣下露出若隐若现的锁骨……
韩信觉得嗓子有点干,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就在这时褐发男孩注意到了这边,接触上韩信的目光。
——蓝色的眼睛。
韩信猛地红了脸,迅速拉上了窗帘。

#2
对面那家人总是拉着窗帘。
赵云刷题刷到手酸时,总会下意识地往对面看一眼,再揉揉胳膊继续学习。
对面的窗帘上常常映着一个束着高马尾的人影,赵云猜那应该是个初三或者高三的女生,因为他觉得只有升学考试才能让人在书桌前坐到凌晨。他并不知道,坐在书桌前也有可能是为了在书本的掩护下玩手机。
很不巧的是,韩信就是玩手机的那一类。
赵云写完一套英语试卷,舒展了一下身体,决定休息片刻。他忽然发现对面的窗帘不知什么时候拉开了,红色长发的“女生”的面容一闪而过——窗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合上了。
高鼻梁,皮肤挺白
好像……还有点害羞?
赵云摸了摸鼻底,心说对面那姑娘应该蛮好看的。

#3
这天韩信没上晚自习,早早的回了家,准备看自己喜欢的战队比赛直播,他大大咧咧地推开窗,叼着冰棍在桌边坐下。
对面的男孩安安静静地坐在书桌前,眉头紧皱,有一下没一下地咬着笔帽,似乎在思考什么。
韩信看着男孩不时露出的尖尖的虎牙,感觉咬笔这个动作被人做的意外的可爱。
他就这样看了好一会,一直到战队赛开始,韩信都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男孩咬笔。
韩信没什么心思看直播了,他扯了张便签纸,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大字上去,然后揉成一团,丢向对面。
纸团砰地一声撞上干净明亮的玻璃窗,反弹起来,笔直地掉了下去。
韩信一拍脑门,暗骂自己傻逼。
不过撞到窗户上的纸团成功地吸引了赵云的注意,赵云打开窗户,礼貌地发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韩信努力平复了剧烈的心跳,“没有。”
变身期的嗓音略微低哑,赵云听见这声音愣了一下,冷不丁笑了。
韩信不明白对面的男孩为什么要笑,只是瞬间被那笑容迷得七荤八素的。
我靠这人笑起来怎么那么好看。
过了半晌,韩信才结结巴巴地开了口,“呃……那个……你是不是有什么题不会做?”
赵云眨了眨眼,下意识地点头。
韩信说话流畅了一些,“我可以教你,嗯……如果是理科的话。”
赵云唔了一声,低头把题目在草稿纸上抄了一遍,撕下那一页揉成团丢过去。
韩信稳当地接住,在桌上展开,纸上整整齐齐的字迹与画得一丝不苟的图形让韩信瞬间嫌弃起自己狗爬的字体来,他近乎小心翼翼地写下过程,尽全力把字写得好看一些,只可惜效果不是很近人意。他有些尴尬地对比两人的字,觉得自己的要有多丑就有多丑,纠结了半天他还是把纸叠成了纸飞机投过去。
漂亮的纸飞机划出漂亮的弧度,漂亮地“坠机”了。
韩信装逼失败,冲对面的男孩挥了挥手。
“等一下——我下去捡!”
韩信站起来,看着对面那人,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于是他说,“哦对了,我叫韩信。”
“韩信?知道了,我叫赵云。”
“谢谢你,麻烦了。”
韩信想着这人真有礼貌,乖乖地回话,“不客气,应该的。”
然后跑下楼去捡纸飞机。

#4
后来韩信和赵云都养成了开着窗户写作业……和玩手机的习惯,赵云有不懂的地方就会问韩信,顺带督促韩信学习。
“韩……”
“韩信。”
韩信头也不抬地提醒道。赵云接着说:“别打游戏了,赶快学习。”
韩信:“哦。”
赵云:“不想上一中吗?”
韩信:“我保送。”
赵云:“我也是啊。”
韩信突然哽住了,他默默关掉了游戏,十分不解地问,“那你为什么这么努力?”
“不应该吗?”赵云似乎很惊讶。
韩信只能点点头,“该,该。”
他彻底被优等生+好学生赵云折服。
在得知赵云和自己是同类人后,韩信收敛了很多,玩手机的时间减了大半,有时候还会心血来潮地站在窗边朗读英语和语文课文。
赵云觉得孺子可教,烂泥扶得上墙,韩信还是一个可塑之才。

#5
“你看看人赵云,多乖啊,来咱家玩都带着课本,你呢?成天抱着手机不放,你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没收你手机了啊……”
韩母一边切菜一边不停地念叨,菜刀重重地砸在砧板上,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气愤。
韩信和赵云的关系越来越好,两家的父母也都对“住在对面的男孩”有所耳闻,久而久之就混熟了,偶尔周末还会聚在一起搓一局麻将以增进邻里感情。
中考前一个星期,赵云的表姐结婚,父母要回老家一趟,因为临近升学考试,赵云的父母决定不带赵云一起去,把赵云托付给了韩信家。
韩信的父母爽快地接过赵云,毕竟像赵云这种“又懂事又听话比韩信不知乖了多少”的孩子是很招大人喜欢的。
于是赵云就成了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韩信对于他父母的“谆谆教诲”从来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不会去思考,他嗯嗯嗯地随口敷衍着,手指依然在屏幕上按个不停。
“团啊!我靠大龙又被抢了,一群猪……”
赵云夺过韩信的手机,按下待机键。
韩信哭笑不得,“大哥,我打排位呢。”
“排啥位?再排就该‘竹笋炒肉’了,韩信!来拿碗。”
韩母听着客厅的动静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叫嚷道,韩信只能不情不愿去厨房端碗,赵云立马放下笔跟着一起去帮忙。
“小云饿了没?哎哎你不用管,让韩信来就可以了……韩信你有那么懒吗?抬两趟不行吗非要一次拿那么多!摔坏了咋整?你还真以为碎碎平安啊!”
不太凑巧的是,赵云小心翼翼地端着的味碟掉了一个。
“对不起……”
赵云低着头,十分不好意思地道歉。
韩母立马变了脸色,温声细语地说,“没事,阿姨来收拾,你去客厅等着吃饭。”继而又是一个河东狮吼,“韩信!去拿扫帚来!”
韩信觉得赵云才是亲生的。

#6
那天晚上是韩信第一次和赵云一起睡觉,韩信家晚上不开空调,据说是因为睡觉时吹空调容易得偏头痛。尽管初夏的夜晚还不算太热,但两个青春期的男孩子挤在一张床上睡还是不免闷出了一身汗。
韩信摊成一个“大”字,手脚放肆地搭在睡姿中规中矩的赵云身上。
“你不热吗?”
“有点……快睡觉,明天还要上学。”赵云纵容着韩信把手脚压在他身上,轻声说道。
韩信有些莫名的焦躁,“太热了,睡不着。”
虽然这么说,但韩信还是迷迷糊糊地闭了眼,睡到半夜时好像醒了一次,隐约看见一个人影坐在床边,均匀而温和的风一阵一阵地扑过来,拂去身上的热气,他倒头又睡了过去。
那天晚上韩信梦见他和赵云黏腻的抱在一起,唇齿相贴……
醒来时韩信发现自己梦遗了,幸好床边的赵云还睡得很熟,韩信匆匆忙忙地跑去厕所洗了内裤。一早上都心虚得不敢看赵云。
真他妈丢脸。
所以他没有注意到赵云顶着的黑眼圈。
过了好几年韩信才知道,那天晚上赵云坐在床边,拿一把小扇子给说热得不睡着的自己扇了一晚上的风。

#7
中考成绩出来了。
“不争气的”韩信考得挺好,比一中的分数线高了二十多分,市排名前五十。
赵云也不错,而且两人的名次恰好是挨着的,韩信查成绩的时候顺便一起查了。
出成绩的那个下午韩信坐在窗户边,学着赵云咬笔,他觉得这是个坏习惯,那笔多脏啊,以后一定得想办法让人改过来。
想着想着他又开始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做的稀奇古怪的梦,想到和赵云一起洗澡的时候看见的白皙的躯体。思绪不受控制的越飘越远,他狠狠地一咬牙,掏出便签纸唰唰地写了几个字上去,揉成一团,然后纸团沿着抛物线落到对面赵云的书桌上,埋首写了一下午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赵云终于抬起了头,看见韩信隐隐透着期待的眼神。
他展开皱巴巴的纸。
『我喜欢你』
赵云出乎韩信预料地笑了,他翻过纸条,在背面郑重落笔,然后折了个纸飞机,飞向对面的韩信。
这一次纸飞机没有坠毁,而是平稳地降落到韩信的桌子上。
『我也是。』

#8
“……结果我捣鼓了一个下午的情书就被你简单粗暴的一张纸条给打断了,我那时候是给气笑的你知道吗?”
“不知道。”韩信用一勺冰淇淋堵住自己恋人的嘴,“对了,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我该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赵云抿化嘴中的冰淇淋,牙齿突然磕到了一块硬物,他把那东西吐出来,是一枚戒指。
韩信看着他,没有说话。
赵云盯着自己手心的戒指,缓慢开口。
“那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以为你是女生?当时我还在想,哎呀这姑娘可真漂亮。”
韩信噗哧一笑,把那戒指套上赵云修长的指节,说:“不知道。”
赵云扣住了韩信的手,两枚款式相近的戒指在暖阳下折射出耀眼的光。
“现在知道了吧。”
“是,我还知道我爱你。”

【end】

评论(26)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