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君の名は[2]


1.两个交换身体,和电影一个套路前期不停地换回来换回去
2.伪史向,不可据史实
3.有生之年的更新系列

#1

太奇怪了。

对于自己这几日的经历,除了奇怪,韩信找不到别的词语来形容。

每隔一两天,他一沾上枕头就开始做梦。

在那个梦里他叫“赵云”,是刘备麾下的一员武将。

韩信一开始只觉得这些梦很真实,后来他愈发感到不对劲。

真正醒来后,跟自己睡下那日相较往往已经过去了两三天,中间发生了些什么,他自己的记忆是一片空白,只能通过旁人的言语来补全。

他渐渐地发现,自己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的那些日子,在其他人看来,“自己”的表现并不正常。

更安静,更正经,少了些轻佻,多了些一丝不苟。

......就好像,被鬼上身了一样。

韩信冷不丁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他变成了“赵云”,那赵云呢?

睡觉前,韩信留了一封信在枕边。

#2

通过近半个月的磨合,赵云终于弄清了现状。

他和存在于史书上的韩信不知道为什么,在梦中变成了对方。

两个人一直以书信来往,并不约而同地认为这事不该让第三个人知道。

介于不知道这种情况还会维持多久,他们在信中互相提了些建议,以便让对方不在人前露出破绽。

“少喝酒,多下棋,不要随便开玩笑。”

“别太正经,和手下的最好能打成一片。”

“不要总去叨扰人貂蝉姑娘,要有礼数。”

“萧老妈子的念叨可以当耳旁风,假装受益颇深便好。”

“抹额劳烦戴好,切记要谨言慎行。”

“用兵大胆些,不用太拘泥于兵法军书。”

.....

这回赵云醒来,案上摆着两封信,一封没署名,一封信笺上写着秀丽的两个小字,貂蝉。

赵云先看了貂蝉的那封,脸色有些难看。

然后再拆了没署名的信,紧撰着信纸,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韩、重、言。”

“展信佳,

若是不出意外,子龙你应会先看貂蝉的信,我瞧过了,留给你瞅一眼。姑娘倒是乐意赴约,不过人对你到底有没有那个心思,我就不清楚了。谈情说爱归你,我也就只会哄哄姑娘。

不过貂蝉那细腰,那长腿,啧啧。

你总嫌我和她太过亲近,怕甚?男未娶女未嫁,大不了娶回家便是。”

赵云气得发昏,冷静下来后心平气和地铺开信纸,提笔蘸墨。

“......

另,请你离貂蝉姑娘远些,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是用我的身子。

那姑娘很好,可我于她并没有那门子心思,她也只当我是友人。

别在这方面费神了,韩将军。

……”

最后几句笔墨极其浓重,显然是用了不小的力气。

赵云不住地叹气,每次回到自个身子里他都得收拾一堆韩信留下的烂摊子。和心中一直仰慕,乃至敬重的那个大将军相处得越久,他的那些崇敬就渐渐地变了味。甚至有点无奈和气闷的意思。

这人怎么总做出些出格的事呢?

于旁人来说,韩信的处事也并不逾矩,只是傲然中带了些痞性,那是骨子里刻下的,改不了。但于赵云来说,韩信用自己身子做的那些事,一件比一件难以容忍。

夜醉酒楼,出军前一天彻夜未眠与麾下将士帐中畅谈,刻意讨好貂蝉……

但又不得不承认的是,赵云因此与手下的人亲近了许多,他能很明显地感觉那些人对他的敬畏变少了,相处得愈发如弟兄手足。

而且赵云依然很欣赏韩信的用兵之道,再者,每念及韩信是那般的结局,他便忍不住心软,别说狠话,就连训斥的意思都说不出。

赵云把信纸对折,放入函中。抬眸望向镜中的自己——他和韩信的榻前都添了一面铜镜,以便一醒来即可看见自己此时的容貌。

他清楚地记得,那个人的眼睛也是蓝色,只不过要稍微深一些,更沉重,更……摄人心魄。

#3

梦醒后,韩信发现自己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

因为最近奇异的经历,他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了,不过一醒来就在大路上站着倒也是第一次。

他揉了揉自个的后脑勺,心说,恩,长发。

再是环顾四周的行人的装束,认定应是赵云的朝代。他摸着下巴,正思索着要不要找个人问问地点,一个小小的身子冷不丁撞进他怀里。

看起来至多七岁的小男孩仰头看他,后退半步,用尚还柔软的童声道歉:“对、对不起……”

韩信屏住呼吸,男孩的五官还很稚嫩,不过已经依稀可以见得日后的俊朗,更重要的是,那孩子抱着一柄比他自己还高出一截的银枪,尖锐的顶折射出森冷寒光,锋利尽显。

“……子龙?”

男孩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唔”了一声。

韩信暗骂自己糊涂,随后蹲下身去,试探着问:“……赵云?”

“嗯。”年幼的赵云点点头,小心翼翼地开口,“你……”

“我叫韩信,韩重言。”韩信接过话头,直截了当地道。

赵云一震,不可思议地盯着他,“哪个韩信?”

韩信见人这神情有些想笑,戏谑地说。“早该魂飞魄散的那个。”

赵云闷闷地摇头,没搭话,突然被韩信揉了揉发顶。

“拿好了,还会再见面的。”

韩信取下自己的发带,递给赵云。

赵云不解地接过,他昂首时恰巧看见韩信一头长发披散下来的那一瞬,一时竟移不开眼神。

他忽然觉得这人不可能是那个国士无双的大将军。

将军怎么可能那么好看……比乔家的小姑娘还好看。

没见过世面的小赵云这么想。

————————————

我爱云妹,云妹使我快乐。

评论(1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