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Lust [1]


1.点文:养成,黑帮,赵云可兽化。
2.年龄操作:25岁信×15岁云

“没招?”

“还是什么都不说。”

“嘴倒是紧。”

长发高束的男子半张脸都沉在阴影里,眯着眼,看不出喜怒。烟头的星点火光燃起,映出直挺的鼻梁骨与薄唇。

“拿来试试新货,然后送到东城区去。”

他吐出一个烟圈,不咸不淡地瞥了眼房间角落瘦削的身影,“你真以为他们能藏好那个人?”

“或者说……偷来的‘狗’?”

缩在墙角的人猛地抬起头,盯住夹着烟的男子,眼神怨毒。

“别让他死得太痛快。”男子掐了烟,随口吩咐道,然后转身出了暗室。红色长发的发尾被带得一扬,在黑暗中旋出一道小小的弧度。

“韩哥,那小子不肯吃饭,饿晕过去了。”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人显然在门口等了半天,一见着韩信出来就焦急地冲过去。

韩信没什么好气地拍了自己手下一把,“傻逼啊你,饿一天怎么可能昏过去?装的!人呢?”

“你房里……对了,衣服买来了。”

韩信接过那人递来的纸袋,“幸好没送到医院去,要不又给跑了。这回学聪明点了啊。”

青年挠挠头,干笑一声,目送着韩信走向电梯间。

韩信掏出钥匙时晃了晃,上头挂着的一串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这栋公寓楼的年代挺久远了,隔音不好。他打开门锁,一边换鞋一边朝里看。

十五岁的少年此时正蜷缩在沙发一角上,紧闭着眼,褐发有些杂乱,身上宽大的衬衫堪堪盖住腿根,白皙修长的双腿收叠在一起,线条匀称美好。

韩信踱着步子往客厅走,拿鞋底把曲起褶皱的地毯压平。

“又睡浴缸?光着脚在屋里跑会着凉的。”

韩信叹了口气,他一低头便瞧见地毯上还有几个湿漉漉的脚印,一路延到浴室。

少年默不作声地坐起来,眼神清明。

“浴缸比较凉。”

“为什么不吃饭?”韩信坐到沙发边,刻意与人隔了一个茶几的距离。

少年垂下眼睫。“我想出去。”

韩信放轻语调,尽量温和地说:“出去,不是回去。你自己也清楚现在的情况,你已经无家可归了。”

似乎是受到“家”这个字眼的刺激,少年抬起头望向韩信。那是韩信第一次看清人眼底流露的情绪——迷茫、哀伤,还掺杂着几丝惊惧,仿佛受伤的幼崽再次遇上天敌时的神情。

然后少年收起腿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膝盖,缓慢地摇头。“早就没有了。”

韩信打量着身侧小动物一般近乎乖巧的少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那混蛋老头子对你怎么样?”

少年的眸光一沉,闪过几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没有开腔。

于是韩信点了根烟,站起身,走到阳台去。

“想上学吗?你这个年纪该上高中了吧?”

少年微微一愣,沉默了一小会。“……之前读到初二。”

“那等九月份去报名吧,就先住我这。”

“韩信。”

“嗯?”

“……赵云。”少年顿了顿,“我叫赵云。”

他走到韩信旁边,那时候赵云还没开始使劲往上窜高,发顶刚刚与韩信的肩膀齐平,他仰起头,澄澈如许的蓝眸牵引住韩信所有思绪。

韩信点点头,再自然不过地伸手去揉赵云的发顶,赵云偏着头躲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拒绝这个亲昵的动作。

“我知道了。”

韩信轻声说。

“咕咕”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赵云抿抿唇,“饿了。”

“等我去煮粥……哦对了,把衣服穿上,老穿我的也不是个事儿,太大了。”韩信屈起手指,若无其事地蹭过自个鼻底,眼神不住在赵云光裸的腿上多停留了几下,只得刻意眯了眼,清咳一声。

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略略一颔首,这才把纸袋里的衣服拿出来递给赵云,是一件白T恤和一条牛仔裤,标牌都没剪。

韩信回过身往屋里走,在厨房准备淘米的时候往外面叫了一声“怎么不进来?在阳台上吹冷风啊?”

他没听见回应,走出厨房就看见赵云还站在阳台上,衬衣的扣子解了大半,皱着眉头,显然不太能对付这种活儿。解开的衬衫下是光滑的皮肤,从精致的锁骨到被遮掩了一部分的纤细腰腹都白净得像瓷器。

韩信抱着“我不看我就帮他解扣子”的心态走到人跟前半跪下来,小心翼翼地,一颗一颗地替人解开纽扣。

赵云冷不丁发问,“在想为什么没有疤吗?”

韩信手上动作一顿,咽了口唾沫,没说话。

“都愈合了,愈合得很快。”赵云垂眸看着人的头顶。“不会留痕迹。”

韩信起身,鼻尖无意蹭到赵云胸部细嫩的皮肤,赵云触电般地往后退了半步,面上飘过一抹浅淡的绯红。

韩信凑过去替人脱下衬衫时正好瞧见赵云那表情,不太自然地移开目光,迅速给人穿上衣服,“以后不能再在阳台上换衣服了。”理直气壮的口气好像自己一开始就注意到这问题了一样。

赵云从喉咙压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嗯,顺着韩信的动作抬脚,任人套上一只裤腿,有些无措地轻声说,“我自己可以穿的……”

韩信捏着赵云的腿根,把另一边也给人穿上,提好,掐了掐多出一截的布料裤腰,“大了点,你太瘦了。”

赵云抿抿唇,过了半晌,憋出一句谢谢。

韩信盯着赵云,一脸正直地答:“不用谢。”

赵云突然嗤笑了一声,唇角上扬,弯起的眸子透着算得上灿烂的笑意。

韩信心说,靠……这也太犯规了吧。

————————————————

大概就是,想看小云妹穿男友衬衫。
然后猜猜云妹会变成什么动物?
后文可能会有兽耳兽尾这种play,嘿嘿嘿。

评论(1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