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邦良】情人节要怎么过?

情人节贺文。
1.主信云/邦良
2.微量吕蝉,水果组
3.信云确定关系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骚包的马可波罗叼着骚包的玫瑰摆着骚包的pose对貂蝉……
后面的橘右京抛了个骚包的媚眼,
“Darling,happy.......”
然后被吕布揍成狗。
像貂蝉这种追求者众多的漂酿小姐姐怎会看不出马可波罗的媚眼不是对她抛的,于是她义正辞严地对吕布说,
“打轻点。”
吕布点头,貂蝉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旁边的橘右京。事实上,从马可波罗说第一个字开始,那位东瀛武士的手就已经按在了刀柄上,也亏马可波罗有毅力,在那种准备杀人的眼神的威逼下,居然还能坚持着说出两个完整的词。
勇气可嘉。
貂蝉转过头看着鼻青脸肿,依旧不忘手舞足蹈叽里呱啦瞎bb鸟语的马可波罗,心说我们这是救你呢,被拳头打总比被刀砍的好。
直到她看见吕布掏出方天画戟。
“吕奉先!!!”
貂蝉尖叫。
“怎么了?”
吕布一脸不解。
“……饿了,去吃饭。”
吕布闻言,“依依不舍”地看了“用眼神调戏自家媳妇的登徒子”一眼,收好戟,牵着貂蝉走了。
马可波罗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用还能听得懂的蹩脚中文吼,“情人节快乐,东方的先生小姐们!”

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
“韩信!板凳上有钉子吗?!”
刘邦忍无可忍,把手里头的书往韩信那边一扔。
韩信伸手接住,翻了几页就开始打哈哈。“子房的书你也敢砸?”
刘邦气不打一处来,“还敢提?你他娘的本垒都上了,我这边还一垒打!”
“那是你不行啊,君主。”
韩信被撵了出去,在门口嚷嚷,“你还没批我假条呢!不回答我就当你准了!”
刘邦懒得搭理他,心说在人赵将军那边呆了一月有余了还不肯回楚汉,好不容易喊回来结果第二天就撒泼打滚着说要走,这都是什么事!
正当刘邦腹诽着某“入赘”蜀地的大将军时,眉清目秀、被觊觎已久的军师托着加了特效的天书走了进来。
“听外头说今个是情人节……”
张良悠悠地道。
刘邦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一脸期待地盯着张良,“嗯。”
军师抬眼瞧了“好像有点便秘”的君主一眼,镜片后清蓝的眸子显得纯良无害。
刘邦的“我也是”“我也想和你一起过”都快要脱口而出了。
结果,只听张良不疾不徐地开口,“你就放人韩将军一天假吧,别棒打鸳鸯。”
刘邦差点栽倒在木案上,他咬牙切齿地想。
老子不棒打鸳鸯,老子棒打韩信。
随后,韩大将军如愿以偿的在刘邦怒气冲冲的一声“滚!”中,麻利地滚了。

情人节的蜀地和往常也没什么不同,该秀的秀,该逗鸟的逗鸟,该高深莫测的高深莫测。
诸葛亮的高端电子扇闪着光,挡了半张脸,语重心长地说:“子龙啊,你要趁着韩信走的这几天好好调养生息啊……情人节什么的没必要过,咱不是还有七夕吗?”
赵云心不在焉地落子,点点头。
诸葛亮叹了口气,“不过我估摸着以韩信的性子,不出两个星期就会跑来……”
“子龙,韩将军到了,你府上等你呢。”
在厢房喝茶的刘备先得了消息,拿着肥啾进门叫赵云。
赵云立马起身告辞,留诸葛亮一人在棋盘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得,过两天再遇见这两位,肯定是一个一脸纵欲过度却又神清气爽,另一个走到哪都无意识地扶着腰。
造孽啊。

所谓小别胜新婚。
韩信叼着从路边别的李白最爱的草根,觉得苦啦吧唧的,就给吐了,正好在做这个“似乎是随地吐痰”的动作时抬眼就看见了赵云。
赵云盯着他,没讲话。
韩信大大方方的任看,走过去把人搂进怀里,扣着赵云后脑勺吻下去。
“什么味道……你喝什么中药吗?”唇舌间的缠绵有些苦涩, 赵云不禁皱了眉。
“是,鹿茸,滋补壮阳。”
这荤段子一点也不好笑。
虽然这么想着,但赵云还是笑了,弯起的眸子像月牙,比星星还好看。
韩信默不作声地加深这个吻,顺手把一支栀子花别到赵云耳边。
赵云被花枝搔着耳畔,脱开人嘴唇把花取了下来,插进韩信的马尾。
韩信说,“情人节快乐。”
两人盯着对方的眼睛,不约而同地在心头念叨。
以后要一起过每一个情人节、七夕、春节。

“子房啊……今天是情人节啊。”
张良一本正经地点头,“我知道。”
刘邦没脸没皮地凑过去,笑得一脸谄媚,“赏个脸,和我一起过呗。”
张良一边轻声骂了句“傻子”,一边撩起人额发,在刘邦诧异的眼神中于人眉心落下一吻。
他听见张良说好。


题外话:
鹿茸味甘、咸……
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约定和爱。

评论(7)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