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月


夜深如墨。

天上没几颗星星,将满的月缺了一小弯,黯淡得很,瞧着叫人心生不安。

韩信没束发,靠在赵云的大腿上,捏着人修长的指节把玩,有一下没一下地念叨:“这手真好看,根本不像使枪的,茧子都那么薄。”

赵云不搭理他,只屈指在韩信脑门上一弹。

韩信假意吃痛地轻呼一声,继而撑起身子挪到人侧边,伸手搂过赵云的腰,唇角微挽,携着几丝玩味。“这腰真细,根本就不像武将,倒是像谁家小媳……”话音未落,胸口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韩信往后一避,用手肘支着上半身,旋即敏捷地偏头,躲过一记枪锋。

令敌手为之胆寒的银枪蹭过韩信的脸颊,刺入一旁的泥地。

“韩、重、言,喝多了就别说话。”

赵云一字一顿,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

韩信仍是笑,似乎丝毫不介意自己耳边就竖着柄“凶器”,“我错了,咱好好说话,别动手。”

赵云拔出枪,摆到一边,不准备继续和这无视军纪灌了一坛子陈酒的人瞎扯。

韩信眯起靛蓝的眸,凑到赵云唇边,飞快地啄了一下,赵云由了他这动作,没躲。韩信就得寸进尺地按住人肩膀欺身压上,还“顺手”捞起那银枪丢得远远的。

“别动手动脚的。”赵云扒开韩信的手,低声警告。

韩信弯眸刻意笑得傻气,“我喝醉了……”说着就贴上去吻住人的唇。

赵云被酒气熏得有些恍惚,只觉得自己也跟着微醺了,于是他没好气地任人啃了,含糊不清地吐字,“战死沙场吧你。”

韩信随口答,“嗯。”

大漠茫茫,只听千军万马嘶吼奔腾,兵戈相向,或是脆鸣,或是哀嚎。

尸横遍地,是战场。

赭发云铠的将军单骑入对营,以一敌百,稳和狠厉的银枪不断挑刺,血花四溅,有别人的,也有他自己的。

只要等到援军。

抱着这般坚定的念头,赵云坚守着一方阵地,手臂快要脱力之时,眼前突兀闪过一道刀锋。

躲不过……

已然模糊的视线掠过一抹火红,同夕阳余晖一般耀眼。

刀没落在赵云身上。

那场仗终是胜了,只是很多将士都没法看见。

赵云揽着韩信,眼神三分麻木七分迷茫。

“韩信,起来陪我看月亮。”

枕在赵云腿上的韩信唇瓣启合,赵云颤着,俯下身凑到韩信嘴边。

他听见韩信用细若蚊吟的声音说:





















“子龙,这是信云同好群的群号,596918441,你一定要加啊。”




















“这回倒真是战死沙场了……”

“烧了吧,一把灰好带着。”

“也别太惦记,我可不会念着你的。”

有液体滴到韩信脸上,冰凉的。

赵云哭了,没声没响地埋着头。

韩信扯起嘴角,脸上横着斑驳的血痕,笑起来有点难看,他费力地伸手替人捩泪。

“哭什么啊……这样我就舍不得死了啊。”

“子龙……”

赵云用唇堵住他的话。

满月,亮堂堂的,月华像轻纱,轻轻罩在两人身上。

评论(1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