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念奴娇

超级棒!!!!!!笑成傻狗

诺言Promise:

#现pa
#无cp


1.
    “君主。”


    点起的烛火飘摇了一瞬。刘邦昏沉地撑着脸斜倚在桌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身上的袍子有些松垮,像是在等什么人。


    隐隐约约看到有人走了进来,手上的书散发出淡淡金光。


    又是这样。刘邦努力想挣开眼睛看清面前人的模样,可偏偏仿佛连声音都模糊不清。


    他感觉到那人走到自己跟前。镜片下一抹清亮的蓝色。


    刘邦起身,绕过桌子走过去。一手捻着紫发,张口气息低沉:“可让我好等。”


    那白发军师抬头的时候,刘邦总觉得这中间有什么复杂的东西。是什么?做过某件事后就再也回不到过去的关系?


    他的目光瞥见那人领口露出的一小截脖颈似有殷红的痕迹。


    “还望君主毋要责罪。”


    一片沉默过后,好像听到了一声低不可闻的笑。


    “停,停!咔。”刘邦保持着邪魅一笑的这个动作,顺手捞了一下垮下去的袍子,有些尴尬地笑着望向一旁很是无奈的貂蝉。


    “师兄,忘词就忘词,你笑什么啊?这是第几次了……”


    张良习以为常地老父亲般重重一叹,走到磕瓜子的李白身边要了一杯水。全场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神看着刘邦。


    “换个人演算了。”李白非常不给室友面子,冲貂蝉道:“叫吕奉先来呗。”


    “奉先…驾驭不了这个角色。”貂蝉别了别长发翻着剧本思索下一步怎么做,很是敬业,“我们看来看去,还是刘邦师兄演得最合适,那种君王的气质——虽然老忘词……唉,这真是个问题。道具服装那么麻烦都已经全部完工了,我们演员这边还那么多事。而且距离开演只有不到半个月了。”


    一旁赵云忙跟着貂蝉想办法去了。刘邦捋了一把刘海,在发丝的缝隙暗中狠狠翻了个白眼。


    这事还得从一个半月前说起。


    这天早上,刘邦醒来的时候身上热得要命。他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刘海去洗漱间。


     刘邦扯了扯衣领。杀千刀的李大白又没开风扇……


    “起这么早?”上铺的李白一条手臂从床上垂下,杂乱刘海下一双氤氲着雾气的眼睛看过来,“衣服湿成这个样子,做春梦了?”


    “是啊。”刘邦一边打开衣柜拿出干净衣服,一边笑着踏进浴室,“梦到一叫韩信的皮皮虾跟我说:‘我陪你睡一觉,你送一个帅哥给我,最好是姓李的’……”


    姜还是老的辣,一下黑俩。


    “哈哈,谢谢夸奖。”李白用棒读的口气道,一挥手翻了个身,“洗你的澡去吧。”


    刘邦打开莲蓬头,站着淋了好一会。


    闲出屁来的校园日常生活,除了钓学妹以外,实在没有什么乐趣。


    等他洗完出来,李白已经穿好衣服在漱口了。


    另一个床位依旧空无一人。“韩二狗还没回来?”他擦了擦头发,探身从床上拿起手机。


    “图书馆吧。”


    “喔哟,真好学啊。”


    “他说最近有点小麻烦,估计是去图书馆避一避。”


    刘邦侧头看着镜子里的李白,虽然他不是好奇八卦的人,但倒也不介意了解一下别人的小秘密。


    “你自己去问吧。”李白哪能不知道他什么货色,低头看了看表,整理完毕就拿上钥匙和包准备出门了。


    “唷,白兄大忙人啊。”


    他们寝室三个人,本是四人一间,但另一个床位是空的,因为他们属于分配完后剩下来的那种。除了刘邦读研,李白和韩信都大二。


    寝室相处总体还算比较和谐,起码不会饮水机投毒或生砍十几刀再自杀。韩信虽然搁外面也是个兴风作浪的,但在寝室反而成了为人最正直的一个。所以经常性一不小心就被李白刘邦坑了一波。而最老谋深算的还是刘邦,李白偶尔被开嘲讽了也会叫他老流氓。


    对面寝室是吕布赵云张良,情况和他们差不多。吕布赵云大一,新来的。张良大三,除了张良全是理科生。几个给里给气……啊不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住得还近,一来二去也就熟识了。


    这俩寝室也还算比较出名。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收到的情书贼多。


    刘邦玩了会手机,打了三十把御魂十,简直看见八岐大蛇都快吐了。他又想起神神叨叨的李大白和韩二狗,开始胡乱揣测。要亲命了,难道要发展成全寝变死给的局面?哦不,自己先不算……


    他撑头回忆了一下学妹们性质盎然地讲起的一些纯爱小说情节,然后愣是被自己恶心了一把。


    刚好这时电话铃响。


    来电显示韩信。真是说曹操郭嘉就到。


    “喂。”


    “刘老三,有空没?”韩信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异常。刘邦开始猜测今早李白又胡诹了。


    “没有。两篇论文都已经交了。”刘邦背靠着椅子,手指无聊地拨了拨耳坠。其实他还想问“你昨晚睡的哪”。


    “你又刷游戏一早上了吧?”韩信道,“这么闲,过来给我帮忙。艺术学院为了迎接情人节要排舞台剧,差角。”


     刘邦很想说情人节这种存在意义很迷的节日,他们饱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学校为什么要大动干戈地庆祝?


    “老子为什么要帮你。”刘邦爽快回应。他没记错的话貂蝉小妹妹和她好闺蜜露娜小姐姐都是艺术学院的,其实多少有点动心,“事后你怎么报答我?”语调上扬,一番不明意味。


    刘邦准则,管你是男是女,先调戏一把。


    “你来不来?”韩信显然有点不耐烦了,“不来我黑你号把你茨木喂给达摩。”


    干,技术宅皮皮虾真尼玛烦。刘邦挂掉电话,开始思考现在学习微机的可行性。


    不过这忙必须帮啊。开玩笑,好歹有这么大的热闹能凑。  


————————


    “能耐啊,”刘邦看完了剧本,面露赞赏,“好剧本,用词精巧字字珠玑,剧情跌宕不失连贯,让人一看就知出自名家之笔,实在应该颁个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


    他站起来,笑得十分有兴味,“你们怎么不去翻拍《锦XX央》呢?”


    几个大老爷们儿,赵云闷声修道具,吕布穿着个裤衩如狼似虎地啃冰棒,张良头也不抬地看书,韩信和李白凑着俩大脑袋搁那打游戏,不时抖着肩膀笑得像神经病。


    他手里的剧本名叫《念奴娇》,典型的标题党,剧情总结一下大概是:女一号是某国公主,国家落魄怀着家国大业的她被敌国俘去,逃脱出来后最后凭着主角光环和很迷的智商等等一系列类似于落悬崖捡到秘籍的奇遇后,当上了敌国的一国之师然后和皇帝也就是男一号的爱恨情仇。


    相爱相杀过后结局还是个BE,男一号杀了对女一号好得不行的将军男二号然后自己又被女一号给杀了,最后是女主搂着快死的皇帝说着什么“我爱你”“我恨你”这种皮皮虾听了都只想赶快离开的话,然后END。


    中间夹杂着讨腐女开心的女扮男装时男装女一号和男一号的互动,还有男一号和男二号,男二号和男三号,以及女一号和女二号……场面光鲜亮丽,十分唯美,甚至可以说辣眼睛。


    情人节演这玩意,不如大家一起上去唱一首“分手快乐”。


    演员表(暂定):皇帝(男主)刘邦,女主(女身)露娜,女主(男身)张良,将军(男二)赵云,将军的侍卫(男三)吕布,皇帝指腹为婚的皇后(女二)貂蝉。后期/摄影/灯光等不知道什么别的职位 李白,导演 韩信。


    “你们应该给它取名叫《818那个基佬狗皇帝》或者《霸道皇帝的贴身校花》,”刘邦笑意不减地提建议,“虽然你们让我演皇帝我很荣幸。毕竟王霸之气无可掩盖。”


    李白说:“太麻烦,干脆叫《山坡羊》或者《清平乐》,多么接地气。和这剧本一样。”


    导演韩信括弧非编剧,听后反应在意料之中:“二营长,我的意大利枪呢。”


    “有话好好说……”李白立马笑得狂拍旁边赵云的大腿,被推开,半天缓过来后,才又道,“王八之气确实无法掩盖,全剧基情担当就你了。一本正经对着男装女主调情,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能做到,相信自己。”


    “前辈可以考虑一下。”作为男二的赵云也是典型“对女一号很好,女一号十分感动然后拒绝最后还翘辫子了”的角色,没比刘邦好到哪去,“因为男装的女主角为了避免违和确实是由张良前辈来扮演的。若实在不愿的话我们……”


    大家都看着他,随时准备好聚好散。


    “我们……”赵云咬牙,“我们六个一起,应该打得赢貂蝉姑娘和露娜姑娘她们……”


    终于啃完冰棒的吕布:“如果到时候跑不掉了,我给你们殿后。我和貂蝉有点交情,她应该不至于让我死得太难看。”


    那你们很棒棒哦.jpg


    “还有,”刘邦瞄了一眼演员表,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凭什么让人子房来演女主,什么意思?我身为子房的好哥们儿第一个就不高兴了。露娜和张良傻逼都看得出来不是一个人好吗?还不如叫体育系的钟无艳来呢。”


    张良推了推眼镜对李白说:“他在骂我。”


    李白回:“不,他喜欢你。”


    然后张良朗声道:“谢谢,我不介意。”


    得,救命稻草压死了骆驼。


    “就这么定了。”韩信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貂蝉,“好好演。不然要死大家一起死。”


—————————————


    事情就是这样。


    刘邦从来就不是什么负责任的好货,拿了剧本后回去根本不看,反而时不时打斗技打得天天以头掷地,心律不齐。韩信和李白偶尔还会和赵云吕布张良交流,刘邦直接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排练也推脱不去,风里来雨里去地约学妹,或抱着手机挤黑车想给寮里弟弟凑个哥哥。


    终于这么一折腾,折腾出事儿来了。


    刘邦愣是发了个高烧。他二十几年的人生第二次生病。而且当时正在图书馆睡觉,被拿着一大摞书路过的张良看到了,喊了几声没应,才觉得不对,伸手一摸,完蛋货,这都能煮熟皮皮虾了。


    遂赶紧送去学校旁边的医院,顺带贤良德淑啊不,尽忠职守地守了他一晚。


    第二天刘邦迷迷糊糊的意识中感觉胯下生风,然后听到几个声音。


    “刘老三不会出去乱搞了吧?”


    “有可能。我一直觉得他不是好人。”


    “擦完就把他裤子放下来吧,一会又严重了——”


    “我靠,你们干嘛一直盯着人那里看。你们是给吗!”


    这下愣是把晕乎乎的刘邦活活给惊得蹦了起来,就看见几个脑袋凑在他病床边,李白和韩信拿着毛巾保持着掀开他裤子的姿势,张良在旁边削苹果居然也没有阻止。赵云靠在窗户口打电话,吕布拎着保温桶站在病房门口一脸你们好给。


    “我操!”刘邦硬是没保持住涵养,一把摁下被子,冲李白韩信竖了个中指。


    “别这么激动,知道自己得的什么病吗?”吕布这才缓过劲来,把韩信李白拍开,将保温桶放在床头柜上。


    “……”刘邦的表情顿时惊悚了,片刻他打开保温桶,“……我还有多少时间。”


    “……”吕布往他头上削了一巴掌,“高烧三十九度半,肺炎发作。差半步烧成傻逼。”


    张良的苹果终于削完了,刘邦很自觉地抢过来啃了一口。


    “你昏头昏脑混了一天两夜。顺便,还有三天正视演出,而你,还女主叫什么都不知道。”韩信补充。


    赵云挂了电话,有点严肃有点忧心忡忡地道:“诸葛前辈和夏侯前辈终于把貂蝉姑娘拦住了。”


    李白翻译道:“他的意思是说,你再不背台词就命不久矣了。”


    韩信:“刘邦,你好惨。”


    吕布:“刘邦,你好惨。”


    张良:……不,他什么也没说,放了一张人身安全保险的单子在刘邦手里。


    刘邦:……友谊的小床,凉了。


    一天后刘邦猴急地出院,上厕所吃饭都不忘看剧本,连御魂都不刷了。


    中途紧急排练了两三次重点剧情,权当抱佛脚。


    毕竟他还是惜命的。


    两天后。


    几个人闹哄哄挤在后台,李白在调灯光和音响,韩信在玩不知道什么游戏,反正肯定不是什么正经游戏,手机里鬼哭狼嚎。貂蝉一边给露娜整理衣裳,一边反复强调不要紧张不要说错,当然主要是说给某刘姓狗皇帝听的。


    狗皇帝点头哈腰,不断保证说台词已经背得溜熟,绝对不会出错。


    此时主持人报幕完毕,第一场没有刘邦的事,露娜上去演了一发被灭国的苦情戏。


    第二场是赵云露娜的对手戏,大概就是被关押的女主触动了小将军的恻隐之心,blablabla……反正也没刘邦的事。


    第三场,貂蝉担心的终于发生了。


    刘邦坐在龙椅上,人模狗样地撑着头,瞥着跪在底下的张良——也就是男装女主。


    张良避开了扩音器,小声提醒:“刘邦,你腰带系散了。”


    可惜刘邦没听见,他还是那副样子瞥张良,等他说台词。


    张良皱眉,只好稍微大声了点:“腰带系散了——”然后眼神还不断往刘邦腰上瞥。


    刘邦等了半天,还以为张良忘词了,机智如他立马圆场:“怎么,小军师,不说话了?”


    饶是张良,此刻也急得直想掼死他。


    但剧情还是得走,便开口道:“在下不敢。还望君主恕罪……”然后眼神死命瞥刘邦腰带。


    刘邦很是有演技的轻笑一声,伴随着他站起来的动作,那个摇摇欲坠的腰带终于——


    张良眼疾手快,一下把刘邦摁回龙椅。


    所幸道具组的同志良心未泯,椅子质量感动中国。


    刘邦目瞪口呆,后台的各位更目瞪口呆,台下一片哗然,然后是巨大的起哄声本来昏昏欲睡的女孩子们全跟吃了摇头丸似的站起来,就差没打call。


    张良脸不红心不跳地就着两人姿势提醒:“你腰带散了。站起来衣服会垮。”


    刘邦:“卧槽,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


    张良:“……”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张良快速地思考着对策,刘邦心里一动,想到了个办法。心想反正都到这一步了,圆回本来剧情是不可能了,只能破罐子破摔。


    刘邦似笑非笑地开口:“小军师这么主动?如此明目张胆地爬上朕的龙椅,真是古今第一人。”


    台下腐女们都炸了,后台也炸了。


    “谁让他俩现在卖腐了!男二还没死,这两个人在干什么!?”李白和韩信比貂蝉还急,看貂蝉和露娜脸色一阵一阵的,他们心里一揪,“快来个人想办法……”


    “赵云!你上!”韩信一把将卸甲卸到一半的赵云推上了台。


    衣衫不整的赵云就这么没有一点点防备没有一丝丝顾虑地上了台,瞬息万变间只能站起身大喝道:“放开他!”


    谁放开谁?台下的声音简直震耳欲聋了。


   刘邦:……这他娘的又是哪一出啊?


    所幸张良是个聪明人,借着这空档把刘邦的肇事腰带拢紧了,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装,不慌不忙地从刘邦身上下来,道:“失礼。”


    其实赵云也不知道自己该上来干嘛,想起貂蝉说观众都喜欢狗血的剧情,只好接着道:“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人。”


    淦(gàn),哪样的人啊?刘邦真是服了猪队友们大无畏的事儿逼精神,只好硬着头皮道:“该做的也做过了,将军还想怎样?”


    后台李白和韩信吵得不可开交,李白说你怎么就把赵云推上去了,这不更乱了吗?韩信说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


   露娜皱着眉问貂蝉怎么办,两个姑娘急得团团转。


    吕布在啃冰棒。


    “吕那什么…吕奉先!去救场!”终于,争吵之中的李白做出了人生最错误的决定,将吕布也一把推了出去。


    偏偏这一下太使劲,直接把吕布推得脚下一个不稳扑在赵云背上,防不设防的赵云直接给扑得单膝跪下了。


   李白:“卧槽……”


    韩信:“卧槽你大爷。”


    赵云被压得喉咙放不开,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顺着往下走了。声音显得有些闷:“你们……竟然已经……”


    刘邦一手扶着腰带,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心里泪流满面:“是啊。将军还不知道那滋味吧?”


    哦豁,开荤腔了。


    吕布稳了脚步暗地骂了李白一句,一抹嘴边冰棒的污渍,起身单手把赵云扶起。张良镇定的声音这时候插进来,就像一股清流。


    “将军自己本就是被人护在心上的,何必如此?”


    万脸茫然。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然后张良叹了口气,拍了拍吕布的肩膀。


    赵云回头看吕布,这姿势在观众看来就像突然被表白似的惊讶。


    刘邦心一横,想着一不做二不休,刚要开口,就看见貂蝉从后台走了出来。


    于是搞砸了的四个人都闭嘴了,唯恐被就地正法。


    貂蝉悠悠地说:“你们不能在一起。”


    “他,”她指张良,“其实是十五年前被狸猫换太子送到邻国的质子。和你,”又指了指刘邦,“你们是亲兄弟。你们,你……”说着说着眼眶竟然红了,楚楚可怜。


    有谁他妈还记得张良其实是女主吗!?刘邦深深地被触动了,艺术学院的姑娘真厉害。


    吕布适时的接口道:“真是世风日下、罔顾人伦!”


    “你们也不能在一起。”另一个冷冷的声音插进来,露娜沉着脸上台,指着赵云说:“将军,你的母亲重病濒死,希望你能娶了三王爷家的小郡主,别给家里绝后。”


    耽美戏愣是成了八点档苦情剧了。


    露娜又转向张良:“兄长,你我长相酷似,也许是缘。我从小便当你是亲哥哥。灭国之灾与你无关,我希望你能一生幸福。”


    然后一本正经地复杂道:“你们……好自为之。”说完牵着梨花带雨的貂蝉走了。


    如此这般,情人节,一出成功的“有情人终成兄弟”,让赵云吕布刘邦张良着实在学校明星似的火了一把。


    刘邦在寝室抱着韩信的腰干嚎,韩信沉浸在幸灾乐祸之中,刷着校园论坛一篇一篇的同人文,觉得还是别拿给刘邦看刺激他了。


    “走,打协同斗技。”韩信拍狗似的拍拍刘邦的脑袋,难得生出了点同情心,“我罩你。”


    这时有人敲门,李白一开门就看见吕布赵云张良收拾得齐整地站在门口。吕布探头冲里面道:“出去撸串不?”


    “哎,好,好……卧槽别集火我茨木!韩信!韩信他们集火我了!”


    韩信大喝:“闭嘴,别乱点,先怼死姑获鸟!”一边还抽出空冲吕布道:“撸,你们请客——”


    李白习以为常地摊摊手,几个人相视一笑。


———FIN———


纯属娱乐,乱取标题骗小孩,写个小片段。
给大家拜个早情人节。
就是想给李大白韩二狗刘老三赵四喜张五丫吕麻子脑补个和谐点的相处模式。

评论

热度(86)

  1. 明珩是韩信的迷妹诺言Promis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