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3]所以说你们用的到底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和洗发水

BGM:ふわふわ(Instrumental)
复制走评论区
1.学院现代paro,高中生设定
2.私设一大堆,本章一起看恐怖片。
3.表白啦表白啦
4.糖糖糖塞你们一嘴×

韩信的父母每天都在满世界乱飞,其实韩信连他们的职业都不太清楚——考古?投资?……对于父母,韩信最深的印象就是每年他们回国的时候,妈妈哭得稀里哗啦爸爸站在一边语重心长,
“信信,不是爸爸妈妈不爱你……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看到那些和你同年龄的小孩你妈妈都会忍不住掉眼泪……”
我呸,你要是一个月能记得给我打一次电话我就信你的鬼话。
韩信在心里翻白眼,面上却装作一副很懂事的样子,边点头边安慰妈妈,“妈,别哭了,我不怪你们,姨夫姨母对我都很好……”
这时候韩信他妈总会恰当地破涕为笑,搂住自己儿子一阵虎摸欣慰地说孩子长大了。
不知道滴了多少眼药水才挤出那点眼泪。
韩信没好气地撇嘴,还必须摆上一副正经的嘴脸听他父亲说教。
真烦。
这两个字是韩信在叛逆期对父母的综合评价。
后来韩信考到了位于省会的重点高中。正好家里又有套房子在学校附近,韩信就从姨母家顺理成章地搬了出来,自己住。工作日都住在学校,衣食住行不成问题。周末姨母有时间的话就会来给韩信做饭,但大多数时候都是韩信自己照顾自己。
所以韩信在同龄人中显得比较早熟。
赵云和韩信混熟之后经常到韩信家玩,因为只要跟爸妈说一声,在韩信家住下之后两个人就算是打游戏通宵也不会有人管。再后来赵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找韩信,两个人能在一百二十平的房子里宅两天,可以叫外卖绝对不会出门去吃。
这个周末两个人无聊到玩4x99双人小游戏的时候,韩信突然撂下键盘一本正经地问赵云要不要看电影。
赵云没马上反应过来,把目光从电脑屏幕移到韩信身上,说好。
“可是我不想出去,好冷。”
“我也是……”
最后两个人一致决定用韩信刚到货的投影仪在客厅看恐怖片。
为什么是恐怖片?
——用韩信同学的话来说就是窝在沙发里看吓人的东西会比较带感。用赵云的话来说就是不知道韩信抽什么疯但是他乐意的话自己陪着也不是不行。
某岛国的鬼片真不是盖的。晦涩阴郁的BGM、诡异的铺垫暗线、以及渲染得恰到好处的氛围,无不令人不寒而栗。尤其突然窜出的各种可怖鬼脸更是防不胜防,而后绷紧神经沉溺在恐惧中无法自拔……
两人一开始还看得有说有笑,但随着剧情的递进,渐渐地就没人说话了,客厅里只听得见音响发出的恐怖音乐。
所以当屏幕突然被女鬼狰狞的面容占满时,韩信一手把身旁的赵云捞进怀里,一手挡住人的眼睛轻声询问:
“……怕不怕?”
他有些莫名的期待,就好像赵云对鬼片有畏惧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不过想要喜欢的人依靠自己的小心思罢。
靠在韩信怀里的赵云倒真如他所愿的被吓到了。因为电影之前的叙事都比较平淡,刚刚突如其来的鬼脸对于第一次看的人来说确实有些猝不及防。
当然这只是客观原因,主观原因还是在赵云本身。
赵云六七岁的时候,经常被隔壁的夏侯惇小哥哥拉着看鬼片,夏侯惇边看边笑,还时不时拍赵云一下,弄得一向沉稳的赵云小朋友心惊胆战。那时就给赵云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从此以后他看鬼片的时候整颗心都是提着的,稍微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变得十分僵硬。
所以赵云看见那画面时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却又丝毫不愿承认自己会被这种小儿科的东西吓到,仍摆着张镇定自若的严肃脸。
下一秒便被某人扯进怀里。
赵云偏了偏身子脱出韩信的怀抱,对于人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话语淡然回应,“有什么好怕的。”
韩信眯眼看着侧边的赵云,暗暗笃定了自己的猜想。入目的是褐发蓝眸的少年硬撑的模样,眉头微微皱起,嘴角也紧抿着,肢体明显有些僵硬。
韩信想笑,但终究是忍住了,这是他第一见到赵云露出这样的情态,便不由自主地多了些戏弄赵云的想法 。
于是他摆出一副十分悠闲的姿态,手自然搭下放在赵云肩上“没事的话那就继续看吧。”
赵云幽幽地吸了两口冷气故作轻松地盯着屏幕,手却已经握成了拳。有些后悔答应韩信看鬼片的决定。一惊一乍的画面搭上bgm震得赵云心颤,索性咬了咬牙一把站起来,
“我去卫生间。”
丢下一句话之后他几乎落荒而逃,走进厕所便砰地把门关上靠着墙松了口气。
韩信的臂弯一下落了空,有些惊讶之余嘴角微微上扬,心想着平日倒是难得见赵云如此狼狈。
然后他关掉茶几上的投影仪,走到卫生间门口。
透过磨砂玻璃往里看去,隐约可见穿着白衬衣的某人在里面踱步。
韩信抬手轻轻叩了叩门,
“……害怕了?”
他尽量保持语气正经却不禁带上些许笑意,想象着里面的人强撑的表情。
赵云听见这话立马来了气。他深呼吸了几下尽量让面部表情显得自然点,象征性地按下抽水马桶上的按钮,然后没好气地打开门,看着韩信似笑非笑的脸,正经地道:“谁害怕了。”
虽是这样说,赵云的眼睛还是悄悄地往客厅瞥了一眼,见着幕布上只有待机画面便放了放心,却是略略一挑眉,“怎么关了?”
韩信察觉到赵云的细微表情,也不忍心继续为难,只若无其事地揽过人的腰,“太无聊了,换点别的来看。”
赵云明知韩信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却莫名有些不服,语气里不禁带了些许调侃。“你自己选的片子也嫌无聊?”
韩信沉默片刻,轻声嘟嚷道 ,
“……可是你不喜欢啊。”
赵云看着他略显委屈的脸不禁轻笑出声,觉得这样子和某种黏人的大型犬有点相像,手指插入他发间轻轻揉了两下。“你知道我不喜欢?”
“上次美术课那老师放恐怖电影片段的时候你坐我斜前面,看到你脸色不是特别好,就猜你不喜欢看这些。”韩信坦白道,“今天带你看就是想证实一下……”
赵云闻言微微一愣,面色显得有些僵硬,没想到自己死要面子那么久的事其实早就暴露了。于是话锋一转扯开话题,“注意这些做什么,上课不认真,嗯?”
韩信的语气有些无奈,“因为你好看,多看看也不行吗?反正美术课。”
赵云先是一愣,随即屈起手指轻轻弹了弹人额头,“你开心就好。”
韩信盯着他,“以后不会让你看这些了。”
赵云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开口,作为一个大男人被发现怕鬼难免有些尴尬。
但韩信的话一出口气氛就由尴尬变得奇怪起来——不明意味的誓言总叫人心头滞闷。
韩信吸了口气,像是鼓起极大勇气般抿了抿嘴唇,
“我喜欢你,赵云……我是说想做你男朋友的那种喜欢。”
赵云怔了半晌。
之前也确认过韩信的心意,自己却一直没有挑明了回应,两人就一直保持着着朋友之上恋人之下的诡异关系。
“别开这种玩笑。” 赵云沉声道, 他没去直视韩信,只低着头。
最终红色的高马尾晃了晃,韩信单手托住赵云面颊附身吻上他唇角,蜻蜓点水般一触即离,
“考虑一下呗,和我交往。”
赵云没有反抗,良久便是几不可闻的一叹。
然后他微微抬头吻上韩信。
吻技很生涩,舌尖像在和韩信的牙齿打架,所以他便只能随了韩信的肆意侵入。
“好,”
“我答应你。”
静默了很久,赵云一字一顿地道。

大改了一下。12月10日
戏改文,可以算是续篇也可以当独立的短篇看,和上文衔接不连贯。
然后这一篇文会在下一篇完结。剧透一下,信云上同一所大学,但是上班后韩信出国,两个人的联系慢慢断线……有虐,还有吕蝉以及私设的吕蝉家的小宝贝会出场。he保证。
码个预告
“干爹,你不要伤心。”
因为没站稳,软乎乎的吕小蝉几乎是扑进赵云怀里的,赵云稳当的接住她,揉了揉她的发顶。
“我只是想你……干妈。”
这称呼让赵云有点想笑,但是已然湿润的眼眶却让他生生止住了笑意。
“想干妈?干妈很漂亮吗?”
吕小蝉眨巴眨巴眼睛,眼底充满期待。
赵云有些恍惚,他仿佛看到那人在自己面前装可怜的样子,抿抿唇,以极为温柔的语调回复,“是……很漂亮,头发比你妈妈还长呢。”
“比妈妈还漂亮吗?”
赵云被这般童言无忌逗得开心了不少,回想那人面容,认真地摇摇头,“还是你妈妈更漂亮些。”
这时候他的视线突兀闯进一人。
那人红火的发色十分惹眼,只听他开口问道, “是么?”
……

评论(1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