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邦】锋芒


1.架空古风paro
2.将军信×失忆诸侯邦

“将军,已经用过刑了,怎么处置?”
刚从战场归营,连眸中戾气都半分未减的男子显然十分气结,但低沉的声线仍未有丝毫起伏。
“带过来吧。”
他倒是要看看这奸细有什么能耐。
那细作是被两个汉子架进来的。两名士卒恭恭敬敬地行了礼退出军帐后,红发的将领走到那人面前,眯着眼审视。
此时那男子因为体力严重不支而跪坐在地上。行刑后随意披上的外袍因未着腰带而显得十分松垮,露出瘦削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肌肤。他低着头,末梢微卷的长发披散下来,略显纷乱地半掩住面庞。
韩信瞪大了眼,握紧的拳头骨节发白。
这个人,早就死了,死在他面前。
“……刘邦?”
他觉得喉咙发紧,疑虑中透着些许颤意。
“正是。”
紫发的人声音不似以前那般清朗,想必是嗓子充血得严重。是啊,三十道鞭子,那该有多痛,换做从前,这人怕是连三道都经受不起吧?
韩信生硬地半跪下来,微侧着身子去查看刘邦的伤口,只见着那人长发掩映的背脊一片斑驳腥红,血液黏稠着衣料紧贴在后背,不难想象里面皮开肉绽的景象。
触目惊心。
他心疼地替人把一边的长发拢到耳后,手指抚上明显比以前瘦了不少的面颊,带着薄茧的指腹在人脸侧摩挲。
叹了口气,韩信用自己的额头轻轻靠上对方的。半晌,缓缓开口:
“你可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他不信刘邦彻底失踪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四处奔波了好一阵子,偏偏什么都没找到。
他盯着刘邦,那人只垂着眼睑,目光有些迷惘也有些愧意。这让韩信很是诧异,愣神片刻,鬼使神差地凑近刘邦的唇。
从清浅的吻转变到谈不上温柔的啃咬,直到血腥气味在两人之间漫开,刘邦都出乎意料的没有反抗——当然也没做出任何回应。只是默默地受着,一言不发。
静得只剩齿尖唇面相磨之音。
“但我不记得了。”
韩信终于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笑容,但却不似过去那般轻佻促狭,只泛着令人绝望的苦涩。
“我不记得……或者说我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
心骤然凉了半截,冷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
刘邦用舌尖蹭了蹭嘴角的血渍,看向韩信的双眼不复往日神采,眸光深沉而黯淡。
他的语调十分平静,只是在陈述事实。
韩信思忖着,他倒是想起了许多。

他们是什么关系?
处于敌对的阵营,立场完全不同,甚至连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算上刘邦死的那天,总共五次。
那日他亲眼看见刘邦从马上摔下来,心口插着一柄短剑。
他嘶吼着,心中那些不明意味的情愫与暧昧全都在一瞬之间分崩离析。

码一个脑洞,应该会tbc,古代架空设定,有历史人物但和史实无关,王耀游戏人物设定。
大概是诸侯纷争,类似春秋战国的时代,刘邦是驻军河北的诸侯,韩信是诸侯项羽的将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烟花之地,以后大概会写。后来双方交战的时候刘邦受了重伤,失忆了,但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死了。颠沛流离一段时间后跑去项羽的军队里搞事情,干谎报军情拦截信使一类的事,弄起了不小的风浪。但是不效忠任何人,只是自己搞破坏。嗯这很奇怪是吧,明明失忆了为啥还要弄这些?好吧刘邦到底是多久恢复的记忆是一个大flag,大概会是后文的虐点之一,大家都猜到就没意思了,我也不点得太透。
脑洞来自那天在路上哼国境四方。
「……
你是铩羽而归的勇将
带着夜风的冰凉
利爪撕扯开我狡诈的伪装
你踏过泥沼与草木洪荒
那时震彻的心脏叫嚣着
被征服也能同你站成一方
世上所有情绪于我都无关痛痒
只被你掌控的颤栗触碰
终没顶将我裹挟进缚网
我竟期盼被吞食被你仔细品尝
唇舌擦过我带伤的肩膀
吻过我滚烫胸膛
……」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