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1]所以说你们用的到底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和洗发水?

1.学院现代paro,高中生设定,同寝上下铺
2.双箭头,目前未表白,暧昧有
3.灵感来源对戏,手动艾特名朋赵云[1616],这章可以说是拓展戏
4.不知道会不会tbc

“这么晚还不睡?”
上床的韩信翻下来时赵云的内心是拒绝的,铁架床吱嘎吱嘎的叫起来以抗议上铺熊孩子一般的动作。早就过了熄灯的点,赵云坐在床上竖着充电台灯赶作业。要不是作文本忘带去教室了只能下晚自习回来补,他绝对不会沦落到要万年逃课打篮球(虽然自己也常常是共犯)作业爱写不写的韩跳跳来“关心”的地步。
“月光太亮,睡不着。”
赵云一边奋笔疾书一边随口答道,话音未落视线便变成漆黑一片,温热的手掌覆盖在自己眼皮上,同时寝室中唯一的光源——自己的台灯也伴随着啪嗒一声被人关掉。
“现在不亮了吧。”
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询问好似真诚,但又隐隐透出些许调笑的意味。
还真是孩子气啊——这种恶作剧。
赵云叹了口气索性躺倒下去。
估计韩信也不会让自己再有机会继续补作业,这种催人早睡的方式还真是清奇。
“你用的什么沐浴露,这么香。”
片刻后赵云开口问道,坐在床边的韩信正在玩手机,微弱光线照亮半张脸的情景着实很像惊悚片的桥段,但韩信长得好看,也不吓人。至少赵云是这么想的。
“强生婴儿牛奶味,我妈买的。”韩信按下待机键把手机丢在一边,扯起自己衣领嗅了嗅,“没味道啊。”说着漫不经心地往后一倒睡到人身侧,丝毫不嫌挤。
……怎么就同床共枕了啊。
赵云有些懵逼地任人躺在自己床上,对于这个年纪的男生来说睡一张床一般是叫好哥们好兄弟,可是他不在一般的行列里啊。
——赵云喜欢韩信。
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在遇到韩信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笔直如松树,至少他初中的时候还对那个叫貂蝉的校花有过那么一点小心思,当然也只是一点。现在人家都考到艺校去了,再加上那个强势的男朋友吕布,赵云算是彻底断了念想。
但韩信呢——高中第一天他就和韩信结下了梁子,原因是韩信整理床铺时把行李箱和一堆杂物放在下铺床上,当时刚刚被班主任告知不能在学校戴抹额的赵云气不打一处来把人怼了一顿,虽然只是说了几句不大好听的话,但是初中时号称扛把子(划掉)校霸的韩信就很不爽了,立马翻身下床和人理论,赵云态度依旧强硬,于是他俩干了一架,直到姗姗来迟的室友李白把他们拖开。最后两人青一块紫一块的去上课了,终是在班主任面前统一了战线——从床上掉下来摔的,死也不改口。这才没在开学第一天就落得个打架闹事的处分。后来因为“臭味相投”,性子也都比较直率,两人走得越来越近,尽管每次起争议几乎都秉承着“动手不动口”的原则,但过不了几分钟韩信就会顶着鼻青脸肿的脸若无其事地问赵云中午想吃什么——次次如此。这样相处了接近两年,在上次那件破事之后就莫名其妙地动心了。
不过一开始就有贼心也有可能,谁叫韩信长得好看。
……是喜欢吗?大概吧,毕竟想吻一个人的念头摆在友情上怎么也说不通。
“你洗发水的味道闻起来像姑娘。”
略微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把思维飞到外太空的赵云拉回现实,他听见身旁的人抽了抽鼻子做出如此欠揍的评价。
屋子里是真的很黑,就算借着浅浅月光也看不清身旁那人的脸。但他的热度、鼻息自己都可清晰感闻。
赵云沉默片刻,支起手肘借着位置挡住月光,俯身落下一吻。
“现在还像姑娘吗?”

“……还是挺像,不过你自己的味道更好闻。”
韩信伸手搭在赵云腰侧,稍稍使力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双手撑在人两耳侧,盯着黑暗中模糊不清的面庞看了半晌,嘴角微微上扬,而后轻轻啄了一下身下人的嘴唇,开口道:
“……晚安。”
赵云的呼吸一滞,韩信没有反抗倒是不太出乎自己预料,但这个吻他是真的没想到。
突如其来。
有些情感或许是有温度的,在两人之间自然蔓延,就算从未开口表明,也清楚对方紊乱的呼吸和加速的心跳是因谁而起。

“晚安……只有我能强吻你。”
窝在被子里打游戏听见奇怪字眼才探出头来的李白一脸惊恐:“woc你们在干嘛搞给吗??”

评论(17)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