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信云是初恋

【信云】沙漏[番外/试阅]

ABO,信A云B,生子
收录在个志的6k5番外,下为2k6试阅↓
正文→[上][下]
个人志预售地址→走淘宝

  “等……等下……”
  韩信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几番犹豫后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赵云的衬衣还半敞着,脖子上缀着几点红痕,他偏着头,几缕碎发染了薄汗黏在眉心上,微敛的眸遮掩了大半情绪,眼尾隐隐泛着的那抹红不像是欲念催生的,反而更像哭过一场。
  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呢。
  韩信觉得自己才是最委屈的——童童去冬令营了,又是两人都不用加班的周末,大好的时机赵云的身体却不大好,一亲嘴就直犯恶心——明明早上什么也没吃。
  “没事吧?好一点了吗?……”
  韩信皱着眉轻声发问。  
  赵云开口欲言,然后伸手捂住嘴,推开韩信翻身下床,光着脚跑进了浴室。
  韩信愣了一下,颇为无奈地仰面躺倒,听着厕所里传来的一下大过一下的呕吐声,有点心疼——这都不舒服好几天了,赵云说是因为感冒,休息一两天就好,但哪有感冒吐成这样的?
  韩信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一下坐了起来。
  
  “男性beta的怀孕率和飞机失事差不多,你俩这算是中两回头彩了。”
  血检和B超报告摆在诸葛亮面前的办公桌上。桌子对面坐着面色平淡的赵云,他旁边是一脸诧异的韩信。
  两人半天都没说话,诸葛亮只得叩了叩桌子,浅笑道:“十五周了,胎儿目前发育良好,恭喜。”
  赵云一怔,旋即如梦初醒般点点头,“……那看来又要麻烦你们几个月了。”
  韩信依旧没吭声,屋内其他两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赵云仰着头,正欲开口时猝不及防地被人一把抱住了。
  “韩信……”
  “……是不是勒着你了?碰到肚子没?有没有不舒服,对不起我……”
  坐在对面的诸葛亮清了清嗓子,打断了韩信过度紧张的絮叨,“报告你们先拿回去,下次检查前一周我会电话通知你们。”
  韩信这才放开赵云,站起身拿过报告,然后郑重其事地对诸葛亮说了声谢谢。
  
  回家的路上赵云坐在副驾一手托腮看着窗外。韩信一改平常和出租车司机不相上下的飙车速度,将车速稳定在四十迈,连方向盘都转得小心翼翼。
  一路无言,赵云注意到韩信没往小区里开,而是开到了旁边的商城的停车场。
  “来这边干什么?”
  韩信取下车钥匙,简明扼要地说:“我去买点东西,你在车上等我。”
  赵云不解地盯着韩信,等着人把话说清楚,韩信别开眼神叹口气,而后倾身凑近赵云,在人嘴角落下一吻,“……我很快就回来。”
  韩信的确很快就回来了,赵云一局消消乐都还没打完就听见了车钥匙远程开门的声音,韩信抱着一摞书走进赵云的视线,又绕到后排把车放在了后座上。
  “买的什么书?”赵云一边问一边扭头看,最上面的一本书封上印着几个金闪闪的大字——准爸爸必备指南。
  赵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韩信已经坐到了驾驶座上,正拧着车钥匙发动汽车,“……笑什么?”
   赵云偏头去看韩信的表情,见人一脸正经地看着前面,眼神明显带着些不太自然的僵硬。
  “你很紧张?”赵云问。
  韩信沉默半晌,最后点了点头,“我只是觉得……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像做梦一样。”
  “你不喜欢吗?”赵云眼里掖着几分笑意,抿着嘴刻意曲解道。
  “不,我……”韩信转过头盯着赵云,最后一把拥住了人,把头埋在人颈窝,“太幸运了……能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赵云把手环上韩信宽厚的肩背,轻在韩信耳边轻声说:“我也觉得,很幸运。”
  
   两人回家后赵云打着哈欠说想睡午觉。韩信看了眼时间十一点整,心说睡完再起来吃午餐也可以,便搂着赵云上床睡了。
  不料这一睡就是三个小时。
  韩信是被饿醒的,起床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发觉赵云不在自己怀里了,吓得他立马就清醒了,急冲冲地跑出卧室。
  饭菜的香味从厨房传来,韩信听着锅铲敲击的声音和吸油烟机的嗡鸣不禁松了一大口气。
  厨房的推拉门打开了一个缝,赵云叫了声:“来端菜。”
  韩信忙不迭地回应:“好叻。”
  赵云做了三菜一汤,比平常的稍微素一点,但营养还是够的。韩信一面给赵云盛汤一面有些担心地问:“你早上不是说不想吃东西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赵云端起汤碗喝了一口:“还行。”
  韩信一脸担忧地盯着赵云。
  赵云冲他笑了笑,又突然皱起了眉,捂着嘴转身跑向卫生间。
  韩信:……
  赵云吐了半天才回到了餐桌边,脸色都快和碗里的米饭一个色号了。
  韩信双眉颦蹙,试探着发问:“你之前也是这样吗?”
  “之前?”
  “怀童童的时候。”
  赵云看着韩信,点点头。
  “那你之前一个人……”韩信有点问不下去了,结婚以后赵云从来没有提起过之前一个人在国外带童童的事,韩信知道那段日子肯定不好过,但自己再怎么做对于从前都于事无补,只能尽心尽力地对两个人好。
  赵云伸手抚上韩信的脸颊,认真地说:“是有点辛苦,但那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你没关系,你不要自责。”
  “可……”
  “全都过去了。”赵云把额头贴上韩信的,“已经是‘以前’了。”
  “如果你还是内疚的话,就珍惜当下吧。”
  韩信覆上赵云的手背,闭上眼轻轻说了声嗯。
  
  赵云这天晚上睡得格外的沉,第二天早上起床时韩信贴上人耳廓小声说,“我去接童童,一会就回来了。”
  赵云呼吸均匀,连睫毛都没抖一下。
  韩信:“你继续睡,早安。”
  赵云打着哈欠半眯着眼搂上韩信的脖颈,偏过脑袋亲了亲人的嘴角,声音还带着几丝清晨独有的沙哑,“去吧,我等你。”
  韩信刮了下人的鼻梁,然后掀开一小半被子开始穿衣服。
  
  不到一个小时韩信就带着冬令营刚刚结束的童童回家了。餐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包子馒头,父女俩回来时赵云正坐在桌边抱着笔记本处理公文。
  “爹我回来啦!”
  玄关处响起一阵放东西和开关鞋柜的声音,童童身上还套着冬令营发的红背心,里头是加绒的棉裙,脚踩一双粉嘟嘟的猫咪拖鞋,这种混搭连一向直男审美的韩信都看不下去,还没等童童跑到赵云跟前小姑娘就被韩信一把抱了起来,直奔卧室,“你先去把睡衣换了。”
  “睡衣有爹重要吗!”
  “重要的得留到最后。”
  小丫头今年六岁,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最近特别爱和韩信顶嘴,但好在还是很听赵云的话,倒也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赵云一边笑一边咬了口馒头,不到一分钟,穿着珊瑚绒睡裙的童童便从房间里蹦哒出来了,笑嘻嘻地扑到赵云身上,一把抱住了人,“爹我好想你!”
  韩信从主卧出来看到这一幕立马就慌了,大声呵斥:“赵望南!”
  这一声把另外两人都给吼懵了,韩信从没用这种语气训过童童,赵云倒是听得不少,只是年代比较久远而已——当初在部队的时候韩信就是这么吼人的。搞得赵云听到这声音就下意识地想站起来立正敬礼。
  但赵望南同志不会想敬礼,只觉得韩信突然变得好凶——小姑娘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种委屈。
  童童扁起嘴,眼眶瞬间就湿了。
  韩信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走到餐桌边半跪下来搂住童童,“童童……爸不是想吼你,但是你现在不能这么抱你爹……”
  “为什么不行?”童童呜咽道,眼泪汪汪地看着韩信,“你凶我,可是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眼见着小姑娘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赵云轻轻地摸了摸童童的头,“不要哭,乖。”
  童童在赵云怀里蹭了蹭,嗫嚅道:“爸好凶……”
  韩信耐着性子解释:“爸爸凶你是有原因的,因为你真的做错事了——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童童动都没动一下,贴着赵云的胸口一口咬定:“我没有。”
  “赵望南,看着我。”韩信压低声音颇具威慑力地开口。童童这才不情不愿地把头转过来看着韩信,“你爹现在肚子里有宝宝了,你不能这样扑过去抱他,可能会伤到你的弟弟妹妹,听懂了吗?”
  童童的眼泪似乎止住了些,取而代之的是满脸震惊。
  韩信松了一大口气,心想好好讲道理这孩子还是会听的……
  童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韩信:“怎么又哭了?我没有凶她啊。”
  赵云:“可能是太严肃了吧……”
  

[tbc.]

评论(3)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