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不老梦

  白龙×原皮(私设黑蛟)
  一群老妖怪带孩子
  幼云。
  
  
  [壹]
  
  寒食过,云雨消。
  
  碧波荡漾,青塘泛漪,一尾尾锦鲤穿梭荷叶之间,于空隙处跃起,争先恐后地抢夺水面的鱼食。
  
  池中小亭,晨雾缭绕,覆纱般不甚真切,竟添得几分“仙境”味道。亭上雕栏,银发华年者侧卧于上,兴致寥寥地将手中的糕点碎屑抛下,一方水面被浮动的鱼儿搅弄得翻涌起来,带得周边散开一波波涟花。
  
  银发青年把最后一块酥点投入口中,少顷,抢食的鲤鱼四散游开,池面终归平静。
  
  与亭台相接壤的水廊兀的升起一阵浓雾,一紫发青年由中步出,走入木亭。
  
  “这么快?”白龙抬起眼皮觑了狐狸一眼,目光落于人怀中的襁褓上,“你抱的是甚?”
  
  那狐族的妖物没什么好气地把襁褓丢给白龙,后者伸手接住,面露疑惑之色。
  
  “本想着趁乱捞点好处,不曾想天材地宝一样没捞到,捞到个拖油瓶。”李白在桌边落座,大大方方地替自己斟酒,“幼蛟于我们修炼之道相反,我们是由原身修人形,蛟是由人形修原身,这么丁点儿大个小崽子,一不注意就弄死了,最值钱的筋骨血都没炼出来,没甚作用,送你了。”
  
  韩信抱着那软乎乎的一团,肃然神色略微破裂,他提溜着安睡的婴孩的后颈把人拎起来,细细打量,“啧啧,这么小,当真是一不小心就给弄死了。”
  
  李白喷出一口酒,“你这样他马上就死了!要抱着!你没见过人类的小孩吗?”
  
  韩信不慌不忙地收回手,将婴儿兜在臂弯里,动作僵硬,好像他搂的不是小孩而是炮仗一样。
  
  约莫半岁大的婴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韩信,不哭也不闹,湛蓝眼瞳水润润的,脸蛋白皙柔嫩,胖嘟嘟的两颊让人想咬上一口,看起来乖巧无比。
  
  韩信乐了,拿手指戳了戳婴儿的小脸,婴孩从丝质的襁褓中探出小手,抓住韩信的手指,缓慢而坚定地移向自己的嘴边——张口就咬。
  
  小婴儿还未得生齿,牙龈柔软,轻轻磨着韩信的指节,还不时吮吸几下。
  
  “好玩,这个怎么养?”韩信任人摆弄自己的手指,笑着看向李白。
  
  李白眯起眼睛,“还能怎么养?该喂奶喂奶,该睡觉睡觉,这种小玩意儿吃饱了睡,睡醒了吃,过一两年就能上天入地的闹腾了。”
  
  韩信饶有兴味地点点头,“那岂不是容易得很?”
  
  李白甩掉了一个大包袱,高兴还来不及,心情颇佳地挽起唇角,“反正你这十几年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养个小孩积点功德。”
  
  “有道理。”韩信瞧着啃自己指头啃得正开心的婴孩,“这崽子生得好看,不长残的话就当媳妇养了。”
  
  李白笑出了声,“是公的。”
  
  韩信静默半晌,答复道:
  
  “无碍。”
  
  
  
  
  
  三年后。
  
  韩府。
  
  偌大宅院只有蝉鸣鸟叫,由前庭至后厅,装点素雅精致,却空荡荡无一人影。
  
  一身青衣的垂髫稚子跪在游廊上,正值酷暑,烈日当头,白白嫩嫩的小娃娃额间布满汗珠,面色泛红,显然已被晒得不行,跪姿仍然无比端正,杏目低垂,小嘴紧抿,饶是再铁石心肠的人看了都不由得心软。
  
  ——偏偏韩信不。
  
  银发男子椅栏而立,所站之地恰是阴凉处,执一扁竹尺,神色淡漠。
  
  “上哪野去了?”
  
  小孩默不作声地摇摇头,自觉地冲人摊开手心。
  
  韩信冷笑一声,竹尺叩在人掌心,留下一道明晰的红痕,小孩皱着眉头,抽了抽鼻子,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到底没有落下来。
  
  “不说?好,谁带你去的?”韩信蹲下来,盯住孩童的眼睛。
  
  小孩却只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始终一语不发。
  
  韩信半眯起眸子,“李白还是刘邦?......出息了啊赵云,是谁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的?还学会对我撒谎了。”
  
  还没人一半高的赵云伸手扯住韩信的衣襟,嗫嚅道:“......我没有,没有撒谎......嗝......”他一开口眼泪就吧哒吧哒地往下掉,抽泣得直打奶嗝。
  
  韩信叹了口气,把赵云搂进怀里,轻轻拍拍人后背,诱哄道:“乖,你说是谁就好,我又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赵云靠在韩信身上,眼泪不一会便濡湿了人肩头。小身板止不住一抽一抽的,着实让韩信狠狠心疼了一把。哭了好半天,赵云才断断续续地说,“李白......嗝......刘、刘邦......”
  
  “两个人?”韩信安慰意味地抚摸着人的后颈,声线轻柔。
  
  赵云点点头,湿润的大眼睛缀满泪花,睫毛上也挂着几颗水珠,鼻尖通红,可怜兮兮地把眼泪抹在韩信衣服上。
  
  韩信替人揩了揩眼泪,将人抱起来,走向厢房。
  
  “你们怎么回事?”
  
  赵云哭完就睡着了,韩信站在厢房门口,环臂瞧着“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两位紫发友人。
  
  青丘狐族天性狡黠,李白笑得一脸灿烂,“带你媳妇出去见见世面,又没伤着又没弄丢,怕什么?”
  
  “呵,方才他回来穿的可是女儿家的裙衫,一身脂粉味。”韩信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这又是做甚?”
  
  刘邦笑脸盈盈,面不改色地吃点心,“替你媳妇打扮一下,果不其然,是个美人坯子。”
  
  韩信看着两只狐狸面上如出一辙的笑容,恨不得揪出两人的尾巴乱踩一通。他深吸口气,冷声道:“再有下次你们别想再踏进这宅子一步,李白你那些酒也小心看着,指不定哪天就没了。”
  
  “是是,都知道你宠媳妇了,不用再强调了。”
  
  熟识的几人常拿童养媳这事来调侃韩信,韩信总不会给他们好脸色,这让李白刘邦更乐于用这事来逗他。
  
  韩信出人意料地没有甩一记眼刀过来,他点点头,“朋友妻不可欺,这道理大家都懂,你们以后还是注意点。”
  
  刘邦差点被糕点噎死,李白更是一个不小心把酒碗摔了个四分五裂。
  
  李白抱拳道:“对不住,对不住,是在下疏忽了,还望韩兄莫要计较。”
  

  可能会tbc吧,之前还和阿礼说过合写,她开学了呜呜呜

评论(32)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