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Young and Beautiful

  1.高中生,14岁信×15岁云
  2.狂拽酷炫霸熊孩子信×五好学生懂事听话云
  3.糖,韩信会长高的(?)

  #1

  他们在夏天的尾巴尖初遇。

  秋意已经开始蔓延,校内的法国梧桐染上了半边深黄,枯酥的落叶飒飒飘落,在路边铺成薄薄一层,踩上去会有隔夜薯片的脆感。

  韩信骑着自行车飞快地撵过那一层落叶,车轮搅起尘土与碎叶,激扬到车前,呛得俯身加速的人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阿嚏……阿嚏……啊——”

  韩信压着手刹,脚尖点地,来了个摇摇摆摆的急刹车,链条带动着踏板继续转动,在韩信光裸的小腿上留下几道红痕,他呲牙咧嘴地扶着车往前跑,嘴中念念有词,“操开学第一天就迟到,这车往哪停啊……”

  学校的安排是八点在大礼堂开军训动员大会,八点四十跟着班主任回班。

  韩信摸出手机看了眼,九点整——得,大礼堂也不用去了,直接去班上吧……他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班级,是7班还是8班来着?算了,先进教学楼再说。

  他把自行车推到行政楼后靠墙摆好,小跑进了教学部。

  “为什么会在四楼?真他娘难爬……”

  韩信气喘吁吁地跑上楼梯,看见四楼的标牌时感动得像见了炎炎夏日中空调满开的kfc,他扯了扯书包带,挽救了一下摇摇欲坠的单肩包,迅速地转身——继而撞进一个并不柔软的怀抱。

  韩信抬起头,眼神立马就变了。

  这个人居然比他高半个头!

  被撞到的棕发少年眉头紧皱,唇角抿成一线,湛蓝的眼瞳微微眯起,上下打量眼前的人。

  “韩信?”

  那少年不太确定地发问。

  韩信正准备开口骂人,脏字都到嘴边了,只能生硬咽下,“靠……你谁?”

  “赵云。”赵云顿了顿,“你迟到了,快进班吧。”

  “那你呢?”韩信一挑眉。

  赵云看着趾高气昂的韩信,觉得这小孩挺逗的,嘴角不自觉带上几分笑意,“班主任让我出来打电话给你家长。”

  “不就迟到二十分钟吗?小题大做。”韩信跟上赵云的脚步,两人并排着走,身高差就更明显了,韩信抬眼时发现自己的头顶才及赵云的耳根,这让他非常的不爽。

  “班主任挺严的。”赵云瞧见不远处高一八班的牌子,自觉地压低了音调,刚过变声期的声线略微低哑,已然附上些成熟的味道。

  韩信更不爽了,他还没变声,嗓音清澈得很,再怎么压低也弄不出沙哑的效果,唱那些凄凄惨惨戚戚的情歌根本唱不出感觉,所以他有点嫉妒赵云。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余地,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韩信一边在心里头默念“魔咒”一边忍住了挑衅赵云的念头。

  “那是因为你胆儿小。”他一脸不屑地迈进教室。

  赵云打了报告,在门口站定。韩信却连看都不看老师一眼,直接往班里走。

  “韩信同学,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不用跟我说你的理由,下次不要再犯了——下去坐着吧。”

  赵云拽住了韩信的衣角,韩信这才停住脚步,瞥了眼讲台上的班主任,极其敷衍地点点头,语气中带着满满的不耐烦,“知道了。”

  讲台下发出细碎的讨论声,还混合着几声窃笑。

  “这么拽”“可气死张老师了”“等会有他好受的”……

  韩信眯着眼环视一周,眼神不善。

  下头坐着的人不自觉地噤了声,在心头默默把韩同学列入了黑名单。

  社会你韩哥,惹不起惹不起——韩总这称呼就是因为这事传开的。

  韩信径直走向最后一排的座位,书包往椅背上一搭,就开始趴桌子上睡觉。

  他旁边原本坐着个身材瘦高的姑娘,但没一会就被班主任调走了,赵云拿着自己的包坐了过来。

  赵云推了推韩信的胳膊,“张老师让我跟你说下军训的注意事项,你东西都带了吧?”

  韩信从自个臂弯里抬起头,看着赵云,“什么东西?”

  “分班考试的时候发了张单子,上头写了军训要带的东西。”赵云提醒道。

  韩信有些迷茫,“我不知道,带钱就行了吧。”

  赵云不太能理解,“那枕头呢?夏被呢?床单也要自己带,你准备去睡光褥子啊?”

  “你带了吗?”

  赵云下意识地点头,“当然带了啊。”

  “那不就行了。”韩信一脸无所谓,接着趴着睡。

  赵云有点莫名其妙,“你准备和我一起睡?”

  “不然呢?”韩信显然没什么耐心继续和赵云讨论军训的相关事宜,“云哥,我叫你云哥行了吧?你闭嘴让我睡会好吗?我昨晚上通宵没睡,累得很,体谅一下还要过儿童节的小朋友吧。”

  赵云果真没再说话了,等到韩信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赵云凑到人耳边特小声地问,“你是不是比我小一岁?”

  韩信火冒三丈,以前在初中的时候他说要睡觉,除了刘邦张良还有他爹就没第三个人敢叫醒他,哪里遭过这种骚扰。

  “是是是,老子司马光转世天资聪颖,六年级懒得读直接跳初一,刚刚好好比您小那么一岁,今年虚岁十四,成了吧?”韩信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暴跳如雷了。这个赵云,个子比他高,声音比他成熟,居然还要吵自己睡觉,真不是个东西。

  赵云看着韩信气得牙痒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你这小孩儿可真逗,学相声的吧?”
赵云皮肤白,窗外的阳光打在他身上,整个人跟加了个滤镜似的,再说本身长得就好,眉目清秀,鼻梁挺翘,笑起来嘴角还有俩酒窝,显得特别乖巧。

  韩信一时看呆了,眼神有点发愣,赵云支着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韩信这才反应过来,被吵醒的烦躁一扫而空,他扯了扯嘴角,玩味道:“唷云哥,长得挺好看。”

  赵云一怔,挽唇笑笑,“谢谢啊,随我妈。”

  “您妈一定长得贼美。”

  “替我妈谢谢您了。”

这边太久没更了,这是暑假刚开始的一个脑洞,一直没填,不知道会不会tbc

评论(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