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山的那边的巨龙先生和他的男孩

1.甜甜的童话故事
2.想写很久了,看了《脑洞》里一个特别可爱的漫画之后产生的脑洞(怎么怪怪的)
3.白龙信×王子云

Chapter 1

       山的那边,有一条大白龙,他有着能遮住天空的巨大羽翼,他的鳞片像是半透明的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小男孩很喜欢巨龙的眼睛,他觉得那是一对紫红色的水晶,非常漂亮。

        “巨龙先生,您可以带我去山的那边吗?”
 
        小男孩看着这个伏在地上的庞然大物,小心翼翼地问。

         巨龙很冷淡地看了他一眼,龙族都很骄傲,他们对弱小的人类往往是不屑一顾的。

          “你是王子,我不能带走你。”巨龙的声音像是从大地里传出来的,显得低沉而阴森。

         可小男孩并不害怕,他摇摇头,说:“我不想当王子,我想去山的那边。”

        小男孩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让巨龙联想到自己曾在海边看到的小美人鱼,那条美人鱼的尾巴尖在海面上划过一道好看的弧度,被阳光照亮时也是这种颜色。

        “山的那边只有大海和一座荒凉的小岛,你还要去吗?”巨龙看上去严肃极了。

        男孩眨了眨眼,“您住在小岛上吗?”

        巨龙不太高兴,他不喜欢别人打听他的住处,但他看着小男孩期待的眼神,还是说了嗯。

        小男孩笑了,嘴角有两个酒窝,“那请您带我去山的那边吧,亲爱的巨龙先生。”

Chapter 2

        山的那边,有一座小岛,小岛上住着孤单的巨龙,不,现在的巨龙已经不孤单了,因为他的男孩和他在一起。

        “巨龙先生,你为什么叫韩信呢?你不是一头西方的龙吗?”

        巨龙缩成很大的一团,窝在沙滩上打盹,浪花层层叠叠地扑上来,扑到巨龙脚边,又退了回去。小男孩趴在巨龙宽阔的头顶,手扶着巨龙的犄角,好奇地问。

        有着东方名字的巨龙韩信很不耐烦地晃晃头,但他又害怕男孩从自己头上掉下去,所以他晃得非常的小心,就像忘了用机油护理关节的木偶,动作机械而滑稽。

        “那你为什么叫赵云呢?”

        同样有着东方名字的男孩认真地说,“因为我的母后是一位东方的公主,我继承了她的褐发和古老的姓氏。”

        “我的母亲也是一位东方的公主,我继承了她壮硕的身材和有力的翅膀。”

        韩信没什么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他只想好好打个盹,赵云却一直在他脑袋上叽叽喳喳吵个没完。

        赵云噗嗤一笑,“那一定是一位很漂亮的公主。”

Chapter 3

        韩信没有幼崽,所以他不知道该如何照顾幼崽,更不知道该如何照顾人类的幼崽。

        人类的幼崽非常脆弱。

       赵云吹完海风感冒后,韩信这么想。

        赵云不停地打喷嚏,鼻尖通红,看上去可怜极了。

        韩信觉得赵云可能是肉吃少了,他还是一只幼崽的时候也经常因为吃不到肉而生病。

        于是那天晚上赵云吃了海鲜炖汤,螃蟹,小虾,章鱼……韩信所知道的人类能吃的海鲜都被放进了汤里。

        韩信是用小岛上唯一一条淡水河里的水煮的汤,他还忘记了加盐。汤的卖相不太好,像是标本乱炖。

        赵云抱着汤碗,看着碗里形状诡异的章鱼爪还在蠕动,他不抱什么希望地问,“我可以不吃吗?”

        “不可以。”韩信拒绝了。

        他逼着赵云喝了大半锅汤,吃了只有腥味的海鲜,再把赵云塞进简易的小床里,说,“你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赵云勉强地点点头,“晚安,巨龙先生。”

        第二天,赵云发烧了。

        赵云烧得神志不清,连韩信化成人形出门了都不知道,没过多久韩信就回来了,还带着从人类商人那里买来的药。

        韩信按照那个商人说的给赵云喂了几粒黑色的药丸,然后焦急地在海滩上走来走去,每过一小会就跑回给赵云修的小木屋里,去摸赵云滚烫的额头。

        傍晚,韩信坐在沙滩边,看着太阳落下海平面,赵云在这时候走了出来。

        “你好了?”韩信走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

        赵云抱住他的腰,眼泪汪汪地说,“巨龙先生不要我了,他不喜欢总是生病的小孩。”

        “他没有不要你……”我就是巨龙啊,韩信这么想,他又想起赵云没有见过自己人形的样子,有些生硬地改口,“巨龙先生出远门了,让我来照顾你。”

        赵云不太相信,他抽了抽鼻子,追问道:“巨龙先生多久才能回来呢?”

        “额……三年。”韩信随便报了一个数字,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赵云的表情。

       赵云的眼睛睁得很大,泪水几乎是夺眶而出,“三年?三年……三年有好多好多天呢……我才活了两个三年……等到巨龙先生回来,我都变成老人了……”

        韩信笑了出来,“不会的,三年之后你也才九岁,还是小孩呢。”

        “真的吗?”赵云破涕为笑,蓝眼睛眨巴眨巴地。

        “真的。”韩信说,“我保证。”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赵云仰着小脸问。

        “我也叫韩信,和巨龙一个名字。”

        “我该怎么区别你们呢?”赵云皱起了眉。
       
         “你称呼他不是都用‘巨龙先生’吗?你叫我韩信不就可以了。”

         “嗯,好的,韩信先生。”

Chapter 4

         三年后。

         “韩信,你真的见过美人鱼吗?”赵云坐在韩信的腿上,手里捏着一缕韩信银白的长发,把它绕在自己的指节上,一圈又一圈。

        “真的。”韩信打了个哈欠,他习惯午睡,赵云这个年纪的小孩精力却很旺盛,每时每刻都活蹦乱跳的,根本没有午睡的心思。

         “那他们长什么样子?很漂亮吗?”赵云把头靠在韩信的胸膛上,他喜欢数韩信的心跳,虽然韩信的心跳很慢,但是沉稳而有力,他经常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韩信把手搭在赵云软软的发顶,“他们腰部以下长着鱼尾,很漂亮。”

        人鱼的故事韩信不厌其烦地重复过很多遍,但赵云总听不腻,隔三差五地提起来,就好像通过韩信的描述他能真的看见人鱼一样。

        赵云闭上眼睛,侧身窝在韩信怀里,“我也好想见到人鱼啊。”

        “会有机会的,”韩信低下头,亲吻赵云的额头,“做个好梦。”

        赵云抿起嘴,笑容纯净无暇。

Chapter 5

        “韩信,你就是巨龙先生。”赵云似乎有点生气,他咬着韩信头上的犄角,恶狠狠地说。

        青春期的幼崽非常麻烦。

        韩信一边这么想一边把赵云从自己背上扒了下来,他的人形保留了犄角,昨天晚上赵云居然因为犄角上的一道牙印而认出了自己就是巨龙先生。

         “当初我年纪小好糊弄,现在你可别想糊弄我,我今天和你没完。”赵云气呼呼地看着他,小嘴撅得老高。

         “你小时候比现在乖多了。”韩信伸手捏住赵云两瓣嘴唇,听着赵云呜呜叫,“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会反驳我,非常听话。”

        赵云拍开韩信的手,“我现在也很听话,我这样是因为我生气了,你骗了我那么久,我还真以为巨龙先生丢下我跑了呢。”

        韩信把赵云拥进怀里,低下头,鼻尖埋进人柔软发丝中,轻声说,“对不起。”

       赵云没了声响,过了好半天才闷闷地说,“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快放开我。”

Chapter 6

         赵云长大了,快和韩信的人形一般高了。
  
         过了最叛逆的那几年,他的性子更沉稳了,做事坚定不移。

         “我想看美人鱼。”赵云靠着韩信的肩膀说。
 
          韩信说好。

          美人鱼不会出现在近海,韩信把送给赵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推到水边,那是一艘制作精美的帆船。

        每一根桅杆,每一块帆布,都是韩信和赵云亲手做的,韩信最后施了点小法术,让帆船变得无比稳固,能在滔天的风浪中航行。

         他们带上了足够的干粮和淡水,乘坐着帆船出了海。

        帆船行驶得十分稳健,海风带着独有的腥气和湿度扑上来,赵云在太阳落下时亲吻了韩信的嘴唇。

        他说,“巨龙先生,我喜欢你。”

        落日的余晖是绚烂夺目的,但是也比不上韩信眼中赵云湛蓝的眼瞳。

        韩信捧住赵云的面颊,他看着他的男孩一天天长大,一天天越来越喜欢他,他知道自己这次再也拒绝不了了。他俯首亲吻赵云的眼角、眉心、鼻梁……动作轻柔而虔诚。

       “我也是。”

Chapter 7

        在海上航行的第三个星期,他们还是没能看到美人鱼。

        赵云翻了个身,身下垫着柔软的毛毯,所以并不硌人,但他总感觉不舒服。

         他走到船边,扒着外框把早餐吐了个干净。

         “宝宝你不会是怀孕了吧?”韩信眼神复杂。

         “……你能不能少看点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赵云擦干净嘴角,“我是男的,不能怀孕,更不会下蛋。”

          韩信舒了一大口气,“果然那些文章都是假的,太好了,我可不想再带个小崽子了,我一定会被累死的。”

         赵云想了想自己悲惨的童年生活——黑暗料理,血腥的睡前故事,龙族的暴力美学思想。觉得还是自己更心累一些。

          韩信又把手伸进了赵云的衣服,图谋不轨,“不会怀孕的话就太好了,亏我这几天还那么小心。”

        原来你这几天把我弄得每天都爬不起来已经是很节制了吗?

        赵云把韩信的爪子扯开,“我现在说我会怀孕你还信吗?”

        韩信摇头,又开始动手动脚。

       赵云气到说不出话,“韩信……住手!……住口!”

       韩信咬着赵云颈窝的软肉想,也让你尝尝被人咬住犄角的感觉。

Chapter 8

        海上航行的最后一周,他们只剩下几天的口粮了,韩信说,等到你没吃的了,我就变回原型带你飞回去。

       赵云点点头,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好的。其实要见到美人鱼的话让韩信驮着赵云飞可能还要切实际一些,但是赵云很想试试航海的感觉,两个人才决定了用帆船这样交通工具。

        谁知道出海一趟,航海的滋味没怎么体会到,倒是每天都在体会“自作孽不可活”的滋味。

        “凡事都该有个度,人类都很脆弱的。”

        “你喝过我的血,算是半条龙。”

        “我会怀孕。”

         “不,你不会。”

         “我生气了。”

         “不气不气,亲亲。”

         “不亲。”赵云伸手挡住韩信,“一亲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宝宝……”韩信有点委屈,“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你变了,”赵云说,“我小时候,你特别威严,特别正经,比现在严肃多了。”

        “龙总是会变的,只有这样我才能一直陪着你。”

        韩信托起赵云的手腕,亲吻人手背上深红的符文。
   
        赵云低头看着那道繁复的圆形纹路——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时韩信印上去的共生契约。

      共生契约,对于人类来说意味着不老不死。对于龙族意味着把自己冗长的一生折损一半,献祭给人类。

        赵云无奈地低下头,两人鼻尖相抵,韩信紫红色的眼睛离他很近,眼神温柔。

        “我爱你。”

Chapter 9

         夕阳西下,海面倒映着红日,橙黄的云彩点缀其中,一抹靛蓝的鱼尾划过海面,就像多年前韩信所看见的,那双好看的眼睛。

评论(29)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