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ABO】沙漏[下]

上请走《天才宝贝俏娘亲》
1.AB,生子,狗血剧情,雷慎
2.特种兵信云
3.一个赵云以为韩信结婚了,韩信压根不知道自己上过赵云的故事
4.含备香,邦良

不姓张,也不姓韩。
赵云愣住了。
笑笑不是韩信和张良的孩子?
自己五年来一直认定的事实被轻飘飘的几句话推翻——而且这个事实直接影响到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感觉糟糕透顶,就好像耗尽耐心与精力解出一道证明题,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看错了条件,听起来引人发笑,对于当事人来说却只有无限的烦躁,之前所做的全部作废,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重新来过……更何况于现实情境来说,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
回国前赵云就考虑过很多,他不希望因为一些意外因素而影响到韩信和张良的生活,毕竟童童和韩信的血缘关系摆在那里,所以最后赵云决定在远离他们的c市定居。
看到张良时赵云就知道可能会遇见韩信,他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和拿来应对韩信的措辞,可真正遇上时还是无可避免的紧张。
童童认识韩信。
赵云钱夹里有两张照片,一张是童童两岁拍的,一张是他和韩信的合照。合照是赵云还在新兵连的时候照的,那一年赵云在部队里过除夕,韩信拉着赵云拿拍立得照了一张,说是给赵云的新年礼物。
童童发现赵云经常盯着看,就问赵云为什么老是看那张照片。赵云那时候还没想过回国,觉得不会有机会遇到韩信,他斟酌半晌,告诉童童,“这是你爸爸”。
童童很聪明,一下子就记住了,还经常要求赵云把那张照片拿给她看,然后笑嘻嘻地跟赵云说爸爸真好看。
就家庭这一点来说,赵云觉得很对不起童童,童童虽然小,但是对家庭成员的组成的基本概念还是有的,她似乎总觉得家里差了点什么,经常问赵云,另外一个爸爸多久才来看她,是不是童童不够乖……
“童童已经很乖了,以后……会有机会的。”
赵云把童童教得很好,他从来不会给童童虚假的承诺,那是他对童童撒的唯一的谎,却不料这话居然成了现实。
自己为什么会认为韩信和张良已经结婚了?
这得追溯到几年前,自己正苦于难以向韩信表白心意的时候,张良带着笑笑来探班,韩信抱着笑笑,笑笑叫韩信爸爸的场景。
然后自己就理所当然地把他们当成了一家人,现在想来确实有先入为主的嫌疑,但就当时来说这种推测再正常不过了。
后来发生了那件事,赵云一直心怀愧疚,但出于对生命的责任感还有绝对不去打扰到他们生活的决心,他还是选择了把童童生下来,然后带着童童远离韩信。
现在他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内心不可谓不复杂。
甚至连复杂这个词语都不足以表达赵云的感受。

童童很喜欢韩信,一顿饭的功夫两人就混熟了,一向不怎么和外人亲近的童童甚至破天荒地主动亲了韩信的脸,不过在座的除了赵云都不了解童童,不知道童童只主动亲赵云,倒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
“怎么了?刚刚吃饭的时候你就一直心不在焉的。”
韩信背着童童,赵云走在他身侧。明天是工作日,所以饭局过后几人便各回各家了。童童在韩信怀里睡着了,韩信便提议自己送赵云他们回家,赵云答应了,两个人带着童童下电梯往停车场走。
“没什么。”
赵云想事情想得头疼,没什么心情跟韩信搭话,一直都很安静。韩信怕吵醒童童,也不怎么说话,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一路,偶尔的交谈都只局限在眼神间,赵云会在韩信停下冲他努嘴时自觉地去拿韩信挂在腰上的车钥匙,会在韩信走到驾驶座一侧时主动抱起韩信背上的童童,两人在部队上养成的默契并没有因为时间消减,反而更深。
“要不上我那去住?”
赵云搂着睡熟的童童,想到自己那还没怎么收拾,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是怕童童被灰尘呛着。
“房间够吗?”赵云礼貌地发问。
韩信意味深长地看了赵云一眼,“够的。”

韩信家是三室一厅的单位房,装修得很简单,没有一样多余的装饰,全都是实用性很强的东西,韩信蹲下身翻出几双拖鞋,“你和童童睡主卧,我睡次卧。”
“麻烦前辈了,我那只让人随便打扫了一下,估计我明天再去收拾下才能住人。”
“用不着,就住我这吧。”韩信下意识地回答,然后他才发现这话不太对,低着头把拖鞋摆在赵云跟前,“你不是说你下周就要去c市吗?这边收拾了也住不了几天。”
赵云穿的是长筒的马丁靴,抱着童童不方便换鞋,韩信刚刚正在拿拖鞋,察觉到这一点后便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开始解赵云的鞋带。
赵云后退半步,“还没定下来……前辈,你抱一下童童就好,我自己来。”
韩信稳稳托住人鞋跟,语气不容拒绝,“——别动,我帮你脱。”
赵云的视线落在韩信的发顶,看见韩信微微颔首,眉峰颦蹙,鼻梁直挺,薄唇抿成一线,表情认真。
一时连呼吸都变得缓慢起来,赵云高悬的心突然落到了实处。
他垂着头,轻声发问:
“前辈,你是一个人吗?”
韩信给赵云换上拖鞋,站起身来,以半个头的身高优势走近,略略一挑眉,“嗯,怎么了?”
赵云挽唇笑了笑,“以前我一直以为张良前辈是你爱人。”
“为什么这样想?”韩信没想到赵云会说这个,不住轻笑半声,“你不会还以为我是笑笑的爸爸吧?”
赵云很认真地点点头。
韩信觉得有点好笑,抬手揉乱赵云的发顶,“笑笑的爸爸是我的战友。”
“那为什么……”
“他去世了。”韩信看着赵云说,“刘邦,听说过吗?”
“第五集团军的团长?”赵云突然想到了什么,“七年前那个缉毒案……”
“他牺牲了。”
“替我挡了颗子弹——现在想起来挺傻的,干嘛不拿身子挡要拿脑袋挡,真以为自己练了铁头功啊,他怎么不想想张良才怀孕……”
韩信开始说烂话,平常沉默寡言的人,突然变得喋喋不休一般都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感情。
赵云单手托住童童,空余的手两指相并抵上韩信的下唇,“别说了,前辈。”
“……很难受吧?”
韩信一怔,看着赵云严肃的神情,摇头笑了笑,“没事,早就过去了。”

赵云洗漱完就和童童一起睡了,韩信睡在仅有一墙之隔的客卧,盯着天花板发呆。
他居然回来了……不是做梦吧?
三年来,赵云一直杳无音讯,韩信试着找过,却因为和赵云熟识的人实在太少,每次寻找都无疾而终。
也正是在赵云退伍后,韩信才渐渐认清了自己对赵云的情感。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因为看到那么认真的新兵就想欺负,渐渐混熟后觉得这小子挺有意思的,这么被自己“折磨”,对自己依然尊敬得很。人对努力的人都比较有好感,更何况像赵云这种说是刻苦也不为过的。平常和赵云聊天也让韩信感觉很舒服,因为赵云很善于倾听,话不多,却能做到一针见血。
之后对赵云的关注不自觉地多了起来,也越来越被吸引,两人关系良好,但在那件事后赵云就开始疏远自己。
再然后就是赵云离开部队了,自己下定决心要追赵云,却连人都找不到,过了三年对赵云的感情总算要淡点了,结果人又突然回来了。
回来好啊,韩信一面为赵云的不辞而别而不爽,一面又为机会的到来而心情舒畅……结果赵云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个孩子。
这宛如一道晴天霹雳,韩信的心一下坠入谷底,交谈中又发现赵云有孩子却没有爱人……
童童刚满三岁,那就说明赵云在部队的时候就怀孕了。
哪个王八羔子干的好事?赵云为了那个人居然愿意提前退伍把孩子生下来,还对所有人隐瞒孩子生父的身份……
韩信在脑内搜索了一圈可疑人物,始终找不到什么证据,只得作罢。
他叹了口气,抬手覆上自己的额头。
心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次日晨。
“爸爸起床,起床……”
韩信一年前就退伍了,现在在政府工作,生物钟已经调整成凌晨一两点睡早上八点起了,天才蒙蒙亮,韩信被清脆的童声吵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童童趴在他床边,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韩信看着人,一时竟觉得有点眼熟,他没太在意,打了个哈欠说,“……童童起那么早啊?”
“七点啦,吃饭饭!”
童童的眼型像赵云,虹膜的颜色却更像韩信,是墨蓝色的。嘴唇也像韩信,韩信嘴唇薄,赵云的唇形要饱满一些,童童就是薄嘴唇,抿着嘴笑的时候只有粉粉两小弯,像两抹浅淡的胭脂。
“好,好……”韩信翻身起床,顺手捞起床边的童童,把人扛到自己肩上,童童笑嘻嘻地搂住韩信的脖颈,两人一路笑闹着走到响声不断的厨房。
“前辈?”赵云转头看了一眼,又回过头把单面煎的鸡蛋摊到面条上,撒了点胡椒粉,“你家没什么食材,只能煮面条了。”
韩信抱着童童站到赵云旁边,抽了抽鼻子,“挺香的——我平常不在家吃饭。”
“看出来了,前辈不会做饭吧?”
“顶多煮个方便面。”韩信摸着鼻底笑笑。
“童童饿不饿?”赵云端起两碗面条放到餐桌上,韩信抱着童童跟在人后面,在餐桌边坐下了。
童童摇摇头,“不饿,想喝奶奶。”
“等会我下楼去给你买。”韩信把童童放到自己膝上坐好,拍拍小姑娘的脑袋,“会用筷子吗?”
“要用勺勺。”童童举起双手比划了一下。
韩信夹起一筷子面条,在筷子上裹了两圈,送到到童童嘴边,“张嘴。”
“Yummy——”童童一口吃掉面条,鼓着腮帮子咀嚼,像啃松果的小松鼠。
赵云伸出手对童童说,“过来爸爸抱,不要麻烦韩叔叔。”
童童抱紧了韩信的胳膊,“我不要。”
童童一般都很乖巧懂事,但对于某些自己认定的事情却倔得很,任性起来连赵云的话都不听。
“我抱吧,没事。”韩信又喂了童童一口面,“今天我休息,你们有什么安排吗?”
“我要去我那收拾一下……可能还要去刘备那一趟。”赵云沉吟半晌,回答道。
“找刘备?”韩信一挑眉,“你不去c市了?”
赵云看着童童,“嗯,不去了。”
去不去c市这件事赵云考虑了整整一晚上,其实他自己一个人养好童童是绝对没问题的,但他现在没什么理由带着童童远离韩信,这对童童不公平。
更何况,能给童童更好的家庭环境的话,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刘备那边你打个电话就行了。”韩信用拇指揩掉童童嘴角的油渍,抬眼看着赵云,“要不……房子你别急着收拾,先住我这吧?”
赵云愣了愣,说好。

今天是周六,韩信说要带童童去游乐园玩,赵云没拒绝,也拒绝不了——赵云犹豫不决地说“算了吧,太麻烦前辈了”,童童就搂着韩信的脖子冲赵云眨眼睛,“我想去嘛,好不好呀,求你了——”,赵云只好答应了。
到了游乐园韩信去排队买票,赵云站在队伍外围,跟童童说,“昨晚上不是说好了不准叫韩叔叔爸爸的吗?”
童童委屈地瘪嘴,“可是你说过,小孩子要诚实,不能撒谎。”
赵云被哽得说不出话,正好看到韩信拿着票回来了,就没再纠结这事。
韩信蹲下身把童童抱到自己肩上,“童童想玩什么?”
“要玩转马马,碰碰车,小飞机……”
童童摆着两只小脚丫,韩信捉住了人的脚踝,稳稳站起,“别乱晃,小心摔着。”
赵云在边上看着两人,不禁唇角上扬。
韩信回眸正好瞧见这一幕,他举着童童走到赵云旁边,“笑什么?”
赵云笑着摇头,“没什么,就觉得前辈你挺会带孩子的。”
“很意外?”韩信冲人一挑眉梢,“以前经常照顾笑笑,有经验。”
韩信说这话时挺自豪的,有点“自我推销”的意思。
赵云噗嗤一笑,“该夸你吗?”

韩信花了大半天带童童玩完了她想玩所有的项目,童童这个年纪的小孩一天至少要睡十二个小时,再加上玩了半天,童童困得不行,三人在儿童主题餐厅里吃完饭之后童童就枕着韩信的大腿睡了。
赵云把外套脱下来盖到童童身上,韩信又把自己的脱给了赵云。
“……愣着干嘛?穿啊。”
韩信看着把自己外套叠好放怀里就再没动静的赵云,哭笑不得地说。
赵云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韩信是把外套脱给他穿的,“不用了前辈,你穿吧,这空调调得低容易感冒。”
韩信给气笑了,“那你就不容易感冒了?我体质比你好,你穿着吧。”
赵云最后还是把衣服给穿上了,鼻翼间尽是韩信的味道,赵云是Beta,对信息素并不敏感,但此时韩信衣服上若有若无的冷杉味却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让赵云心跳怦然。
韩信俯头捋开童童额前的湿发,童童呼吸均匀,睫毛轻颤,看上去恬静可爱。
“童童她妈妈呢?”
韩信状似无意地开口,眼神始终落在童童身上。
赵云看了童童一眼,摇摇头。
“……去世了?”韩信毫不客气地问道。
“不是。”赵云叹了口气,“前辈你还是别问了。”我还没想好怎么告诉你。
韩信很恼火,到底是谁值得你为他做那么多?韩信能想象赵云在国外这几年有多艰难,不是经济上的艰难,而是心理上的艰难,一个人带着孩子在陌生的环境生活,换了谁都不好受吧?
气氛有点凝固,韩信板着脸,明显不怎么高兴,赵云也不讲话了,直到童童揉着眼睛喊了声爸爸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善。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嗯。
然后对视一眼,又同时移开了眼神。
“童童想不想看鲨鱼?”
韩信理了理童童的领子,把人抱起来放到自己膝上坐着。
童童小鸡啄米般地点头。
“行,那我们下午去海洋馆,晚上再回园区坐摩天轮。”韩信边给童童别发卡边说——当然是说给赵云听。
赵云点点头,开始脱外套时被韩信按住了肩膀。
“不用脱,我穿你的。”
“……行。”前辈你开心就好。

三人在海洋馆度过一下午之后,匆匆吃了晚餐,赶到了八点开始的夜间摩天轮,这一趟可以看游乐场放的烟花,是这边的固定项目。
上了摩天轮后赵云抱着童童坐在一边,韩信坐在对面,童童叼着奶嘴把小脸贴在玻璃窗上往外看。
“爸爸……爸爸,外面好漂亮啊!”
摩天轮缓缓升高,映入眼帘的是闪烁着各色光芒的娱乐设备,远方烟花炸开,流星一般坠下,在夜幕中留下缕缕浅淡的烟雾。
童童一点也不恐高,反而看得很开心,摩天轮整圈转完要四十分钟,还没到一半的时候童童就开始昏昏欲睡了,赵云把人抱在怀里,手托着人后颈轻声哄睡。
等到童童睡着了,韩信才开口说:“这么能睡啊……”
“玩累了,平常都是九点睡的。”赵云看着童童的睡颜,唇角带笑。
摩天轮到了最高点,最后几朵烟花绽开,缤纷色光映亮了韩信的眼睛。
“赵云。”
他沉声说。
“我喜欢你。”
“我们在一起吧。”
赵云惊诧地抬眸看人,却见韩信眼神坚定,那是自己从为见过的情态。
赵云突然感觉,韩信似乎喜欢了自己很久。
——和自己一样久。
“好。”
赵云说。

确定情侣关系之后的生活变得无比的简单而甜腻,刻在两人骨子里的默契被体现得淋漓尽致——吃饭的习惯、系领带的手法、穿衣的品味……每一样细节都好像商量过一样,十分令对方满意。韩信觉得赵云什么都好,相处起来比以前更舒服了,赵云也觉得韩信什么都好,经过这几年的沉淀变得更成熟了,棱角都磨平了许多,做事变得圆滑有度。
童童要等到明年九月份才能上幼儿园,现在每天就跟着韩信赵云一起去上班——赵云的工作已经稳定了下来。星期一三五跟着赵云去事务所,星期二四跟着韩信去省政府,她从来都不会吵闹,能自己拿着白纸和水彩笔捣鼓一整天,再加上长得可爱,深得两人同事的喜爱。
韩信很喜欢童童,从刚见面起就喜欢,兴许是因为童童那一声“爸爸”,兴许是因为童童长得很像赵云。总之第一印象这种事谁也说不清,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似乎不需要什么理由。
韩信也纠结过童童父亲到底是谁,甚至列了份名单一个个排查,他不是介意赵云带着别人的孩子,只是无法忍受赵云死不开口的态度,这让韩信感觉很不爽——说白了就是吃醋。
不过每当童童晃悠着两条马尾扑进韩信怀里甜甜地叫爸爸时,韩信就会觉得这都不是事。
不管童童是谁的孩子,反正赵云跟了自己之后童童就是自己的孩子,至于童童那个野爹就当他死了吧——后来每每韩信想起这些自己骂自己的恶毒言语,都会感觉哭笑不得。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春节——赵云和童童已经回国四个月了,赵云也和韩信正式交往四个月了。
春晚快结束时,赵云回到房间给童童掖好被角,然后掩上房间,走向阳台,在韩信身旁站定。
阳台上温度低,屋内的暖气涌出来,在落地窗外促成一抹抹白雾。
“回去吧。”赵云把头轻轻靠到韩信肩上,“外头冷。”
韩信嗯了一声,手指摩挲着温热杯壁,将热牛奶递到赵云嘴边。赵云的嘴挨到杯沿时韩信角度合适地倾过杯子。赵云喝完一口,嘴边沾着些许奶沫,韩信把杯子放在阳台的围栏上,伸手捧住赵云的脸,俯身凑近,吻去赵云唇角的牛奶。
两人在新年的钟声下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赵云。”韩信盯着人湛蓝的眼睛,“我们结婚吧,我会照顾好你和童童的。”
赵云开口欲言,却被韩信的吻堵住了嘴巴,韩信亲完,继续说,“我会照顾好你和童童的,我会把童童当成我的亲生女儿,不,比亲生的还亲……”
“她本来就是你亲生女儿。”赵云把脸埋在韩信的颈窝,手指攥紧了韩信的衣摆,声线哽咽,“比亲生的还亲。”
韩信瞪大了眼睛,并没有反应过来。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嗯。”
“那……”
“韩信,”赵云打断了他,“你记不记得四年前你被人陷害性侵Omega?”
记得,哪能不记得的啊,正值升官的重要时期,在部队上一早醒来旁边睡了个细皮嫩肉的Omega,偏偏自己还脑筋短路,什么都想不起来。要不是那个Omega身上一点自己的信息素也无,那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因为检验结果显示那个Omega并没有被韩信干嘛过,准备陷害韩信的竞争对手弄巧反成拙,真相败露后那个竞争对手也被抖了出来,韩信有惊无险地升职成功。
“我……”
“你被下药了,你明明应该回自己的房间的,回去之后你会发现那个发情期的Omega就躺在你的床上,但是那天晚上你正好来了我的寝室,那天是除夕,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
“总之你如那些人所愿地干了坏事。”
“后来就有了童童。”
赵云说出来之后意外地平静,声音也不抖了,一脸认真地看着韩信。
韩信情绪万千,内心无比复杂,仅有的理智迫使他反问赵云,“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问出口之后难得上线一回的智商君又迫使韩信想起来——“以前我一直以为张良前辈是你爱人。”“为什么这样想?”“你不会还以为我是笑笑的爸爸吧?”
赵云他以为自己和张良结婚了的啊,他那性子,肯定会想着绝对不能影响到别人的生活……然后一个人担下所有事。
真是太倔了。
韩信脑子里还很乱,这事情太过巧合,自己和赵云就这样阴差阳错地错过了,不过幸好还有后面的相遇。
误会总会解开,谜底也总有揭晓的一天,无论它们是否深得人意。
韩信深吸一口气,拥住了赵云。
“对不起,还有……”
“我爱你。”

【end】
刘邦那一段超级草率,其实是直接扑过去挡的,没打到防弹衣上正好……后来韩信说起这事都会说得像笑话一样,就想表现自己已经不伤心了,不在意了那种态度,但是赵云看着人逞强根本笑不出来,就让韩信别说了。
这篇雷文终于写完了,bug慢慢改,应该还会有个二胎的番外。
《我们仍未知道童童的大名》
《你们不觉得童童喊顺口了之后喊大名特别扭吗》
《卿说童童是他干女儿因为名字是他取的让我有点不爽》
《意思意思告诉你们叫赵望南》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评论(27)

热度(236)

  1.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Edith无色♪尹韶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