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信云/ABO】沙漏[上]

1.AB,生子,狗血剧情,雷慎
2.特种兵信云
3.一个赵云以为韩信结婚了,韩信压根不知道自己上过赵云的故事
4.含备香,邦良

赵云双手撑在洗漱台上,弓着身子干呕。
胃里的酸水叫嚣着涌上喉头,想把那所剩无几的食物残渣全部压出来,味道难忍的碎沫钻进气管里,呛得赵云咳嗽不断。
视线愈发模糊,最后的画面是亮眼的瓷砖和自己苍白的脸。

一条窄小的街道。
路灯明明灭灭,昏暗的暖光打在他身上,映亮了延伸成一点的远方。
他缓慢地彳亍着,身边的景象不断变换,四季更替,日月轮转,虚虚实实,真假难辨。
尽头的轮廓渐渐清晰,显出一个高挑的背影,他追上去,想要扯住那人的衣角,可无论如何都差那么一点。
“……前辈!”

“醒了?”
赵云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坐在床边的韩信,红发的男子正在慢条斯理地削苹果,膝上坐着奶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笑笑——是韩信刚满三岁的女儿。
赵云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小腹,而后猛地坐起来,一阵头晕目眩后,他看向韩信,勉强地笑了笑,“前辈。”
——是医务室,不是医院。
赵云松了口气。
“嗯,”韩信切了一块苹果,递到笑笑嘴边,“你昏迷了两个小时,怎么回事?”
赵云正欲开口,一只胖嘟嘟的小手便伸到了他跟前,笑笑攥着苹果,不断挥手,“锅锅,次锅锅……次锅锅……”
“前辈……”赵云或许是不知该如何应对那块被握得脏兮兮的苹果,又或许是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有些局促地看着韩信,不说话。
韩信也看过来,眼神轻飘飘的没什么温度,偏偏又扎进赵云心头,刺痛的感觉舒缓下来后是无限的酸楚和苦涩,赵云低垂眼睫,“可能是低血压。”
“低血压?”韩信皱起了眉,没再多问,他把笑笑手里的苹果拿出来,用指头点了点小姑娘的鼻尖,轻声说,“脏了,不能喂给别人吃。”
笑笑扁扁嘴,转过头去盯着赵云,大眼睛水汪汪的,像一只讨食的猫咪,“锅锅没了……”
赵云一怔,伸手揉了揉笑笑的发顶,“没事,我不吃。”
“嘎吱”一声,医务室的门开了,和笑笑相同发色眸色的青年走了进来,青年眉清目秀,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笑容温和。
赵云看着人,叫了声张良前辈。
“小云要注意身体啊。”张良把一袋苹果放到桌上,看见桌边另一袋连分量都差不多的,有些哭笑不得,“韩信你怎么也买苹果?”
“心有灵犀一点通呗。”韩信腿上坐着的笑笑自己爬了下去,迈着小短腿跑向张良。
张良蹲下把笑笑抱起来,走到赵云床边,“笑笑天天嚷着要见小云哥哥,今天就把她带来了,结果居然撞上你生病——孩子没吵着你吧?”
“没有。”赵云摇了摇头,冲张良微笑。他对张良的印象很好,如今心里掖着事,看人的眼神都不自觉多了几分愧疚。
张良没有发现赵云神色的不自然,寒暄了几句就带着笑笑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韩信和赵云。
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赵云才开口问道,“前辈,还不回去吗?”
韩信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回哪?宿舍?”
赵云眨眨眼,“笑笑都来了,你不去陪陪她?”
“明天就回去了,小丫头片子天天撒娇说要来看你,要不是暑假她爸时间宽裕,哪有功夫带她来部队折腾。”韩信站起来,扯了扯压皱的衣角,“你休息好了就去吃饭,明天照常训练。”
“连长。”
韩信转身就走,却被赵云叫住了,停下脚步。
赵云很少叫韩信连长,反而叫前辈比较多,这官衔由赵云喊出来韩信自己都觉得别扭,他回头看着赵云,“嗯?”
赵云一脸认真地说:“我要提前退伍。”
韩信脑子一时还没转过来,愣了一下,不解地问:“为什么?”
“……身体原因。”
“赵云,你是我见过身体素质最好的Beta,人踏实,又能吃苦,这一届新兵连我最看好的就是你。”
赵云丝毫没有动摇,摆摆头,说:“我下周就跟中队提交申请书。”
“提前退伍很难批下来的,你是多重的病还是几级残疾?”韩信明显生气了,语气很重,话也不怎么好听。
“前辈。”
赵云突然笑了笑,湛蓝的眼眸眯成两弯月,嘴角缀着两个酒窝。韩信像被猫轻轻挠了一把,心里发痒。
赵云盯住人的眼睛,接着说,“这几个月多谢照顾了。”

半个月后,赵云就离开了部队,他的文件批得很快——一份血癌的检验报告单,当然不是真的,赵云的初中同学诸葛亮开了家私人医院,他托那人弄了一份。一般来说,三期士兵的提前退伍批准得最快,而一期的新兵,是最难批准的,偏偏赵云就是后者。但上层对他的审查不是很严,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在其中帮了点忙,报告单和申请才交上去一周上面就发通知告诉赵云可以走人了。
临走那天赵云在部队认识的好友刘备扯着赵云哭哭啼啼地说,兄弟你一定要好好的,过年我带着儿子媳妇去看你,现在医药技术发达了,你这病还有余地,你要保重身体啊!赵云拍着他的背安慰道,好好好,我不会放弃治疗的……人还没死呢你哭啥?行,咱不提死咱不提死……赵云心里无奈得很,这真相一时半会还不能说,只可惜刘备浪费那么多眼泪了。
赵云收拾好行李,跟舍友一一道别,出军区有车送,赵云一打开车门就看见韩信坐在驾驶坐上,脸色不怎么好看。
“前辈……”
“傻站着干嘛?快上车啊。”
“居然是前辈来送我。”
“我正好有空就来了,废什么话。”
赵云把行李箱安置在后备箱中,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引擎发动的声音响起,车缓缓驶过赵云生活了整整一年的军区,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想记下每一个细节——操场边那一株刚刚发芽的不知品种的乔木,食堂斑驳的外墙,训练场沾满泥沙的铁丝网……每一处都充满了回忆。
韩信瞟了眼后视镜,没什么好气地说,“看什么看?舍不得啊?”
赵云转过头看着韩信,那人轮廓明晰的侧脸被阳光映亮,薄唇紧抿,一脸不耐烦,这表情落在别人脸上只会显得欠揍,换了韩信却自然得很,好像他天生就该那么傲,谁都没有理由气他。
过了好半晌,赵云轻轻“嗯”了一声。
韩信气得直咬牙,你他妈舍不得还走什么走?搞个假病例远走高飞显得你很有能耐是吗?他狠狠地踩了一脚刹车,两人前倾的身子被安全带勒住,压得赵云胸口生疼。
赵云抬眼看着人,“前辈……”
这又是怎么了?
韩信看都没看赵云一眼,利落地拉了手刹,拔了钥匙就下车了。
赵云不解地皱起眉头,回头看见韩信靠着车点了根烟。部队上不让抽,韩信只有偶尔会点两根,都是心情特别差的时候,平常都只是叼在嘴里过个干瘾。
韩信上一次那么心烦还是在三月份,春冬换季易发流感,赵云晚上训练完跑去操场吹冷风,着了凉,回去之后又被刘备传染了感冒,第二天一早就发了高烧,当时的新兵连连长韩信一边骂骂咧咧地批假条一边拿手背试赵云额头的温度,看着人歇下后跑到厕所抽了两根烟。
明明只是一个不算熟识的新兵蛋子,自己为什么那么……舍不得?
韩信踩灭烟头,认命地坐回车里,发车。
“气消了?”赵云问道。
“你先别跟我说话。”韩信有些烦躁。
“前辈,谢谢你。”赵云一脸认真地说。
“谢什么?”韩信吸了口气,什么狠话都说不来了,“……回去找份稳定点的工作,逢年过节给我发条短信报个平安——你大学什么专业的?”
“法律。”
“真不知道你来当兵干嘛,瞎折腾一年还不是回去当律师……我就送你到这了。”
“嗯。”
车在军区大门口停下,赵云拖着行李箱站在路边,目送着韩信开的车渐行渐远。

赵云没有亲人 。
除去肚子里的那个,他现在就就是孑然一身了。
从赵云能记事起,他的回忆中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睡大街、和流浪狗抢食都是家常便饭,吃不饱穿不暖,每每看到那些衣着光鲜的小朋友他都会很羡慕。但还有一些比他更可怜的,那些因为一场寒流或是高烧而早夭流浪儿,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路边,冰凉凉的。那时候他对生死还没有什么概念,只觉得很奇怪,因为过几天那个小朋友就不见了,再也见不到了。
赵云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已经十岁了,但却瘦小得像七八岁的孩子。赵云很出人意料地记得自己年龄和姓名。
他扳着指头数,四岁的时候在医院外面住了一年,五岁的时候在废弃工厂捡垃圾……
“那之前呢?你的父母呢?”
之前?再之前的事赵云就想不起来了,他只隐约记得有个女人抱着他喊他赵云,那个人说赵云你……她说了什么?
“不记得了。”
赵云就这样在孤儿院里生活了三年,孤儿院的环境比外面好了不知多少倍,他学习很刻苦,只用了别人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小学的学业,然后去读片区内的初中,成绩一直都很好。期间也有很多人动过要领养他的念头,最后却都选择了那些没他聪明、没他乖巧,但是年龄比他小的孩子。理由是赵云已经太大了,养不熟了。
初中毕业的时候赵云测出了第二性别是Beta,他挺满足的,觉得普普通通最好。
再后来他保送进了省重点的高中,吃了三年的政府补贴,高考时排名省前一百,他自己对学校和专业都没什么想法,还是高中三年的班主任拉着他跑这跑那,定下了R大的法律系,比对自己亲生儿子还上心。
大学他一样勤勤恳恳地读书,律师资格证也考了,毕业之后却没有进律师事务所,而是跑去当了兵。这个念头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存在了,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越发坚定——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磨炼。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会遇到韩信,后来还会发生那种事。

男性Beta不怎么显怀,只是腹肌没了,小腹也变得柔软了些。赵云妊娠反应很大,七周的时候就开始吐得很厉害了,几乎吃不下什么东西,只能隔三差五地跑去输葡萄糖,几趟搞下来都和医院的小护士混熟了,这几天给他输液的护士叫孙尚香,长得很漂亮,一边给赵云扎针一边说,“你这反应也太大了吧?我当初六个月都活蹦乱跳的,吃得香睡得好。”
赵云看着针头利落地插进手背上的静脉中,笑着说,“你都有孩子了?看着还像高中生啊。”
女性被夸年都会轻理所当然地感到高兴,孙尚香冲人晃了晃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样式简约的铂金钻戒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耀眼,“结婚五年了,家里那口子两年没回过家了,连自己儿子都没见过几面。”
“怎么了?”
“参军去了呗,我爹说他性子太软了,得去军队压压,儿子刚出生没多久他就上部队去了。”
赵云觉得这经历听起来有点耳熟,一时也没想起来是在哪里听到过。
“当兵啊,很累的。”
“是啊,他那脾气,在部队上指不定被怎么欺负呢,刚开始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总念叨连长怎么怎么凶,说自己待不下去了。”
赵云的记忆被牵回刚进部队那会,自己怀着大学军训的心态和舍友一边聊天一边铺床,
他第一次见到韩信就是在那时候。红发男子推门走进来,整个寝室瞬间就安静下来了,目光都聚焦到那人身上。韩信高鼻深目,薄唇紧抿,属于那种很硬气的帅哥,一身军装绷得笔直,不难看出内里包裹的肌肉的力量感,及耳的暗红短发利落得很,他板着脸沉声道:“一人两百个深蹲,现在做。”
刘备下意识地喃喃一句“为什么”,韩信看了人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你,五百个。”
赵云是第一个开始做的,然后大家都醒悟过来,跟着赵云一起做,等到所有人都做完了,累得满头大汗。韩信就叼了根烟站到门边,看着狼狈不堪的众人,“你们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服从命令。”
赵云抹了把头上的汗,一脸正经地对韩信说,“前辈,部队里禁烟。”
韩信冷着脸问,“你叫什么名字?”
“赵云。”
“赵云,你看到我点烟了吗?我只是叼着而已。”
寝室里哄笑一片,赵云眉头紧锁,“可是……前辈,私藏香烟也是违纪的。”
韩信把烟往地上一甩,狠狠跺了两脚,“行了吧?”
在那之后,赵云才知道韩信是个非常记仇的人。
“赵云,手放哪呢?两百个俯卧撑。”
“赵云,被子不合格,抱着去操场跑十圈。”
“赵云,腰板挺直!没叫你立正,给我继续趴着。”
“赵云……”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可能会有新兵不知道自己连长姓甚名谁,但不会有人不知道赵云的名字,甚至有无聊者给韩连长记了个数,叫得最多的一天,韩信喊了二十六次“赵云”。
那是他们的初识,在一天天的训练中磨掉所有棱角,然后关系渐渐变得滑顺起来,到后来韩信不再是新兵连连长了,赵云也不再是新兵连的苦力担当了,两人却十分巧合地被分配到同一个兵种同一个团,唯一不变的是韩信依然是赵云的顶头上司,赵云还是每天都要受到韩信的剥削。

赵云回过神来,笑着对孙尚香说,“遇到个不讲理的连长的话,还是挺惨的。”

“男性beta的怀孕率很低,胎儿也不易存活,你这样整天忙上忙下的怎么行?”诸葛亮屈指叩了叩桌面,无比严肃地看着赵云。他和赵云是初中同学,现在经营着一家私人医院,赵云孕期所有检查都是在诸葛亮这里做的。
赵云无奈地摇摇头,“我知道,可是没办法,实习期总不能天天请假啊。”
“你都因为低血压昏倒两次了,这个孩子......”诸葛亮顿了顿,“我劝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赵云愣神片刻,指尖拂过自己平坦的小腹,眼中流露出几丝复杂的情绪,“我不会让它死掉的。”
像记忆中那些蜷缩在路边的,小小的,冰冷的身体。
绝对不行。
诸葛亮看着人这副模样,叹了口气,“那你有没有想过孩子生下来以后的事?你没有结婚,给不了它健全的家庭——既然要对它负责的话,这些总得考虑清楚吧?”
赵云当然考虑过,而且考虑的事还不少,从孩子的饮食起居到上学他都有很周密的打算,惟独“健全的家庭”是他所没有想过的。
“我给不了它健全的家庭,但我会尽全力让它无忧无虑地长大,而不是早早地夭折在腹中。”
“赵云,”诸葛亮凝眸道,“你一定,很喜欢那个人。”
赵云没告诉任何人孩子另一位父亲的名字,甚至就连那个人本人都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赵云心里咯噔一下,冰面碎裂,露出深藏的湖水——那些幽暗隐晦的情愫。
是啊,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喜欢他。

“笑笑要上幼儿园了吧?”韩信好容易把笑笑哄睡着了抱回卧室,走到厨房里看着张良洗水果。
“嗯,九月份。”
“要不你带着笑笑上我那去住?反正那套房子空着也是空着。”
“去你那干嘛?”张良显然不太想回复这个脑回路无比跳跃的人。
“我那划片区读的是市级机关幼儿园,户口扯过去就能上。”
“没必要。”张良把水果装进果盘,“大学城这边也有幼儿园的,你别瞎操心了。”
“哪比得上市级机关啊?孩子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韩信拿了个青枣啃了一口,含糊不清地说,“什么叫瞎操心啊?刘邦把你们……”
韩信自知失言,及时住了口,却见张良神色淡漠地说:“没事,早就过去了,不用那么忌讳的。”
“嗯……想当初还是我俩一起追的你,你怎么就看上那个大傻逼了呢?”
张良翻了个白眼,“你俩都是大傻逼。”

三年后,首都机场。
褐发蓝眸的青年穿着Buberry的长款骆色风衣,脖子上戴着条棕黄色的格子长流苏围巾,肩宽臀窄,腰细腿长,堪比平面模特的身材和颜值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他一手拉着行李箱,臂弯里托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小姑娘扎着栗色的双马尾,眼瞳湛蓝,眉目精致,穿着和赵云同一色系的小棉裙,衣领子毛茸茸的,裹着粉雕玉琢的小脸蛋。
这回头率颇高的两人正是刚下飞机的赵云和三岁的女儿童童,在A国生活三年后,赵云最终还是选择回到这片自己所熟悉的土地。
“到家了,童童开不开心啊?”
“开心。”
小姑娘搂住赵云的脖子,亲昵地蹭了蹭他。
赵云笑着亲亲童童的鼻尖,“乖,等会记得要叫叔叔。”
“我会的!”
诸葛亮站在人群中,远远地冲赵云挥了挥手。
赵云抱着童童走过去,看清诸葛亮身边的人后不禁脚步一顿。
——张良。

“前辈,这是赵云……赵云,这是张良,我的大学学长,S大的教授。”
赵云立住行李箱,和张良握了握手,“好久不见,张良前辈。”
张良看了眼童童,又看向赵云,露出顿悟的神色,“原来你是去生孩子了啊,当初瞒那么死,还真以为你是白血病呢。”
赵云面色如常,微笑道,“嗯,笑笑该上小学了吧?”
诸葛亮替人拉过行李箱,“你们两个认识啊,也太巧了吧——笑笑上一年级了,等会放学就接过来。”
张良拍了拍赵云的肩膀,“一起吃个饭,给你接风洗尘。”

“在那边感觉怎么样?”诸葛亮握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赵云。
“挺好的,童童都习惯了,但还是觉得得让她来这边上学。”
“她在那边出生的当然习惯啊,你也是想得出来,那时候跑到国外去。”
“原本是打算在那边发展的,后来改变主意了才想着要回国。”
“怎么,想家了?”
“嗯。”赵云看着膝上睡着童童,“我的家在这,她的就在这。”

诸葛亮在市郊一家古色古香的川菜馆定了包房,路上很堵,四人到的时候诸葛亮约的朋友已经到了好一会了。
赵云抱着刚睡醒的童童走进去,一看到桌边坐着的人就愣住了。
“刘禅别动筷子……我的个亲娘哎,赵云?”
刘备正伸手去拍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的头,他旁边坐着化了淡妆的孙尚香,一脸疑惑地问刘备,“你怎么认识赵云?”
叫刘禅的小男孩乖顺地连喊了三声叔叔,诸葛亮和张良坐了下来。刘备一拍桌子,激动地说:“老婆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得白血病的战友啊!赵云你的病……”
赵云有点尴尬,“其实我没有……”
“什么白血病?人除了妊娠反应大点半点事没有,你别咒人家行不?”孙尚香毫不温柔吼了刘备一通,转头对着赵云又是一脸微笑,“闺女都那么大了啊,真漂亮。”
“嗯……童童,叫阿姨。”
童童脆生生地喊了声“姐姐”。
孙尚香笑得一脸灿烂,“嘴真甜,童童今年几岁呀?”
“三岁啦。”童童笑眯眯的,嘴边两个小酒窝像极了赵云。
赵云抱着童童落座,“那个是刘备叔叔,爸爸以前的战友。”
“叔叔好。”
刘备还处在惊愕当中,呆滞地点点头,“好,好.....”
赵云解释道,“当时我没得白血病,那是为了提前退伍开的假病历,真是对不起,瞒了你那么久。”
“哎你这小子......我退伍之后一直联系不上你,连连长都不知道你去哪了,我还担心你是不是出事了。”刘备摇了摇头,复而一笑,“健康最重要啊,以后少拿这种骇人的病来吓我——啊对了,这我老婆,你们认识的,我原本是来陪她吃饭的,没想到她要见的朋友居然就是你。犬子刘禅,二年级。”
刘禅爽朗地一笑,叫了声“叔叔”。
“听说赵云你是学法的,你有意向来我公司当法律顾问吗?”刘备接着问道。
赵云笑着摇头,“这个可能不行,我下周就要去c市了。”
一直在和诸葛亮讨论医学问题的张良听到这话突然回头问,“为什么?”
赵云答道,“本来就没打算在这长住,来这边只是为了收拾一下以前的东西。先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再等一下,我叫了个人接笑笑过来。”张良说。
没过几分钟,包房的门开了,梳着暗红色马尾的男子牵着六七岁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张良伸手接住扑过来的女孩,“笑笑,你的小云哥哥,还记得吗?”
“记得!哥哥......咦,还有个小妹妹。”
韩信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正装,气质却像着军装一般冷冽,他径直走到赵云旁边坐了下来,“行啊你小子,退伍三年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原来是盾到国外去了。”他看着和赵云容貌有七八分相像的童童,面色一沉,“你女儿?”
一向沉稳的赵云被这一系列变故弄的措手不及,手心捏出些冷汗,轻声说,“是。”
笑笑正在摸童童的脸蛋,刚好挡住童童看向韩信的视线,等到笑笑回到张良那边,童童才看清了韩信的脸。小姑娘睁大了眼睛,反应了好半天,然后甜甜地喊:“爸爸!”
整个餐桌都安静下来,刘备甚至喷出了一口橙汁。
赵云极力保持着自然的笑容,“童童看见帅哥就喜欢乱叫爸爸。”
刘备小声嘀咕我不帅吗,被孙尚香揪着耳朵让他好好吃饭。
韩信似笑非笑地看着童童,童童撅着嘴,不太高兴。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乱叫,她环顾了一周。 
看着诸葛亮说,“叔叔。”
看着张良说,“叔叔。”
看着刘备说,“大伯。” 
看着孙尚香说,“姐姐。” 
看着刘禅说,“弟弟。” 
看着笑笑说,“小妹妹。”
最后她转过头看着韩信,笑得一脸纯良,“爸爸!”说完还伸出手,作出要抱抱的姿态。 
韩信薄唇微勾,玩笑道:“哎乖闺女,来,爹抱抱。”
韩信把赵云腿上的童童抱过去的时候,赵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笑笑看到人脸色不佳,十分贴心地扯了扯赵云的衣角,“小云哥哥,我小的时候不懂事,也喜欢叫韩叔叔爸爸,后来我爹跟我说,韩叔叔不是我爸爸,不能乱叫......”笑笑看到赵云的脸色好像更不对了,赶忙补充道,“妹妹现在还小,可以叫韩叔叔爸爸的,等到五岁就不可以啦,我六岁了,所以我已经不叫韩叔叔爸爸了......” 
笑笑话很多,这一点和张良一点也不像,小姑娘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赵云脑子里乱成一团,后面的话根本没怎么听进去,等到她念叨完,赵云才如梦初醒般,低头问她,“笑笑,你叫什么名字?”
笑笑大大方方地露出缺了颗门牙的小嘴,“刘子衿。”

【tbc.】
给童童筹个名,姓赵,评论区看到顺眼的选。
两发完结,下篇大概就是很甜腻的追妻。
“我会照顾好你和童童的,把童童当成我亲生女儿,不,比亲生的还亲。赵云,我……”
“她本来就是你亲生女儿。”赵云把头埋在韩信颈窝里,声线哽咽,“你这大傻逼。”

评论(68)

热度(339)

  1.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Edith无色♪尹韶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