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王者,半退,个人志筹备中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铠约】the Secret


铠×百里守约,妄想向,如果可以,请继续。

part 1
那是一个无比致命的观察者,他潜伏在暗处,等待着扣下扳机便能一击必杀的机会。
银色的短发谈不上服帖,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张扬,发尾挑染了一抹殷红,格外的引人注目。
他端着枪,兽耳抖动,洁白而尖锐的犬齿随着扯起的嘴角露出,笑容乖戾。
看似轻佻,实际上却是那么的冷静自持。
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那是铠的秘密,专属他一个人的。

part 2
“说废话干嘛?拔剑啊!那些小事,我统统忘了!”
“但我不会忘记,我愿意把生命还给你。”
夜深人静,铠从睡梦中惊醒,额上布着细密的薄汗,他盯着天花板,调整好自己略显急促的呼吸,而后抬手覆上额头,深深地舒了口气。
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这也是他今晚睡得格外沉的原因。只是不太巧,梦到了很遥远而模糊的过去。
那个女孩有着和他七八分相似的面容,强大而美丽,月光下的身姿轻盈如燕,又危险之至。
铠揉着眉心坐起,眼前冷不丁出现一张精致的脸孔。
酒红色眼瞳色泽鲜亮,成为黑暗房间中最为刺目的存在,薄唇轻启,唇角噙着满当笑意。
“睡不着啊?”
百里守约的房间就在铠的隔壁,但对于人是多久进来的,铠竟然一无所知。
百里守约就是一匹潜伏在暗处的狼,在猎物最虚弱的时刻扑上去,咬断猎物的咽喉,以最饱满的姿态享用自己的“午餐”。
铠眯起眼,他发现百里守约靠得实在是太近了些,银发红瞳的狙击手似乎是跪在他的床边,前倾的身子几乎就要贴上铠的,如果铠刚刚转头的动作稍微大一点,他们就一定会来个“亲密接触”。
“你不也是。”
铠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或者他过来得怎么那么巧...这些问题只会浪费时间,而铠压根就没想知道理由。
结果既定,何必追究原因。
“路过,顺便看看你。”
百里守约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眼角带笑,又含着点点水光,他只穿了内衬的黑色紧身背心,勾勒出劲瘦的线条,衣物在小腹上方截止,赤裸的腰肢上有着好看的人鱼线和并不夸张的腹肌。
铠觉得喉咙有些干涩,索性闭上眼,后仰躺平。
“回去吧,我睡了。”
铠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他知道百里守约没有走,于是他轻轻叹了口气,又说,“晚安。”
然后他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那么的浅,里头所含的笑意三分调笑七分玩味,撩人心弦。
继而唇角一凉,铠诧异地睁开眼,罪魁祸首勾着唇,得意洋洋地冲他一笑。
铠抬手揩了揩嘴角,似乎这样就能忘记那柔软的触感,可越不去回忆反倒那画面越清晰,大脑不受控制地联想,从人单眼瞄准的英勇姿态到眼尾带红的可怜神态...全都乱套了,仅仅一个吻便打破了所有防线。
百里守约饶有兴味地瞧着他,双手环臂,一副事不关己的淡然模样。
“嗯?吓懵了?”
铠翻身下床,凝视着那双狐狸一般狡黠的眼眸,面色镇定。
“你要想好了。”
百里守约怔了怔,“什么嘛...”
“只是想玩玩?”
铠把人锁在臂弯,仗着身高优势附身凑近。
“招惹我的下场,你很清楚的吧?”
百里守约喉结滚动,心想,糟,这回玩脱了。

part 3
狙击手习惯用瞄准镜来观察别人,无论那人是否是自己的目标,战局的变化往往会让一些不相关的人也成为击毙对象。
百里守约的瞄准镜常常停留在那个人身上。
银蓝色的长发束成干净利落的发辫,额前只留了几缕头发,肩背宽阔,带着无穷的力量感。肉体搏击十分厉害,还能运用来自遥远的西方的魔法。
他喜欢格斗,享受着战斗胜利的快感,可惜他强到变态,几乎没有对手。
神情淡漠,仿佛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他只在乎他自己。
那大概是一头孤独的雄狮。
这是百里守约的秘密。

评论(13)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