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

信云是初恋

【信云】争锋相对[4]

没写完,但可能不会再写了😭
  1.信A云O,强受
  2.现pa,杀手信×高中生云,年上,七岁年龄差
  “等等等等我们再来梳理一遍……”
  “你是赵云,跟我学格斗的那个。”
  “你是韩信,整天凶神恶煞要杀人的那个。”
  “对吧?”
  赵云摇头。
  “你刚才指错了”
  韩信:“你这傻逼玩意儿就这么点信息量要整理十分钟?”
  “问候您母亲,韩大爷,我现在去把你家小徒弟拉来标记了你不得打爆我?”
  “我没有小徒弟。”
  韩信一脸不屑。
  赵云有点无语,这种情况下两个人见面第一件事居然是斗嘴,脑回路清奇得让人无法理解,他本来就因为标记的事情而莫名焦躁现在心情愈发不悦了。
  “你们能不能先干正事?”
  韩信和李白正在以母亲为中心以爷爷为半径展开讨论,最后研讨会在赵云的发问中以双方的中指告终。
  赵云盯着好像随时都会炸毛的两只,沉声道:“就比如,韩信的伤势怎么处理,接下来要去干什么,难道你们没个计划吗?”
  “韩信他死了算了,”李白翻了个白眼,转头看韩信,“要去哪?总部?”
  韩信忖度片刻,摇了摇头,“总部那边有刘邦的眼线,去b区支部,不要联系扁鹊。”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是你的司机吗?”李白把自己提的口袋里的药品拿出来,“消炎药和发烧药,我去药店乱捡的,吃死你最好。”
  赵云说:“现在要避开刘邦,还要瞒着我姐,周一去不了学校老师那边也很难解释……”
  “相信我,你姐现在没功夫管你的。”韩信拍拍赵云的肩,嘴里含着药片,生咽下去,“学校那边好办,我带着你去请教,就说你怀孕了,保证你给批个半年长假下来。”
  “……我估计学校会给我批个劝退处分。”
  最后李白一边抱怨一边认命地去开了车,韩信坐在副驾驶,赵云坐在后排,车窗外的场景不断变化,朝着城西郊驶去。
  “这是……?”
  车窗外的几幢写字楼是近两年新建的,赵云上下学都会经过,总感觉这地方太过冷清,根本没什么人气。


本子应该已经陆陆续续发货了!

信云,荒野求生,是向哨

很短的一段摸鱼,没有后续
今天个志截止预售,打个最后的小广告→预售地址

  “(背景介绍)……”
  赵云耐心地观看完印在视网膜上的那段视频——尽管他已经看过了无数遍。这样的虚拟任务他参加了十六次,其中有十五次是和韩信组队,但这也是无可非议的——毕竟这个虚拟场地开发的初衷就是提升哨兵和向导的契合度。团队协作固然重要,但个人的生存和实战能力也是非常需要锻炼的,所以在十五次双人组队后,终于开始了单人训练。
  赵云对此十分满意。
  他紧盯着直升机下方的云层,没有韩信的帮助他一样可以看到地面上建筑物的分布情况,因为每一次的地图都是随机生成的,所以做好事先的观察非常必要。虽然是随机的,但一些典型地标是不会改变位置的,比如港口,缆车航道,废弃电厂等大型地标——赵云以前很喜欢坐跨海缆车,上面的风景和空气都很好,但自从上次韩信在缆车上对他动手动脚后,赵云就没有那么喜欢坐缆车了。
  韩信就在不远处的另一架飞机上,精神连接后赵云很难忽视韩信的存在——只要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千米,他们就能精确地确定对方的位置——可现在不一样,为了所谓的公平,训练中所有已连接的哨兵和向导都植入了屏蔽器。
  但实际上,单人训练中的向导是极少数的,毕竟不是所有向导都拥有和精神力成正比的身体素质——韩信就是那个例外。
  赵云观察地形的时间飞机上的人已经跳下去了大半,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B级以上的哨兵,失去向导引导的他们就是一群恶狼,酷爱肉搏,完全不在意训练中提供的枪械。赵云很少会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他习惯在无人的山地降落,寻找到足够的物资后再慢慢向人群聚集地靠拢。
  直升机上只剩下赵云一个人的时候,赵云调整好跳伞的背带,从千米高空一跃而下。
  
  “这群傻逼真的一点战术都不懂吗?”
  韩信的手叩在M4的扳机上,瞄准镜对准一个人就立马快准狠地开枪。他的旁边伏着一头毛色黑亮的豹子,那只大型猫科动物正懒洋洋地甩着尾巴,不时拍到韩信的腿上。连开了五六枪后,韩信收枪起身,毫无顾忌地站在
 
  

是个志样刊的repo
封面有珠光,白底黑剪影这种材质很合适,已经联系印厂加勒口了,明信片是白卡的,三张彩色
会提前半个月截止预售,4.15号截止→预售地址

【信云】沙漏[番外/试阅]

ABO,信A云B,生子
收录在个志的6k5番外,下为2k6试阅↓
正文→[上][下]
个人志预售地址→走淘宝

  “等……等下……”
  韩信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几番犹豫后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赵云的衬衣还半敞着,脖子上缀着几点红痕,他偏着头,几缕碎发染了薄汗黏在眉心上,微敛的眸遮掩了大半情绪,眼尾隐隐泛着的那抹红不像是欲念催生的,反而更像哭过一场。
  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呢。
  韩信觉得自己才是最委屈的——童童去冬令营了,又是两人都不用加班的周末,大好的时机赵云的身体却不大好,一亲嘴就直犯恶心——明明早上什么也没吃。
  “没事吧?好一点了吗?……”
  韩信皱着眉轻声发问。  
  赵云开口欲言,然后伸手捂住嘴,推开韩信翻身下床,光着脚跑进了浴室。
  韩信愣了一下,颇为无奈地仰面躺倒,听着厕所里传来的一下大过一下的呕吐声,有点心疼——这都不舒服好几天了,赵云说是因为感冒,休息一两天就好,但哪有感冒吐成这样的?
  韩信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一下坐了起来。
  
  “男性beta的怀孕率和飞机失事差不多,你俩这算是中两回头彩了。”
  血检和B超报告摆在诸葛亮面前的办公桌上。桌子对面坐着面色平淡的赵云,他旁边是一脸诧异的韩信。
  两人半天都没说话,诸葛亮只得叩了叩桌子,浅笑道:“十五周了,胎儿目前发育良好,恭喜。”
  赵云一怔,旋即如梦初醒般点点头,“……那看来又要麻烦你们几个月了。”
  韩信依旧没吭声,屋内其他两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赵云仰着头,正欲开口时猝不及防地被人一把抱住了。
  “韩信……”
  “……是不是勒着你了?碰到肚子没?有没有不舒服,对不起我……”
  坐在对面的诸葛亮清了清嗓子,打断了韩信过度紧张的絮叨,“报告你们先拿回去,下次检查前一周我会电话通知你们。”
  韩信这才放开赵云,站起身拿过报告,然后郑重其事地对诸葛亮说了声谢谢。
  
  回家的路上赵云坐在副驾一手托腮看着窗外。韩信一改平常和出租车司机不相上下的飙车速度,将车速稳定在四十迈,连方向盘都转得小心翼翼。
  一路无言,赵云注意到韩信没往小区里开,而是开到了旁边的商城的停车场。
  “来这边干什么?”
  韩信取下车钥匙,简明扼要地说:“我去买点东西,你在车上等我。”
  赵云不解地盯着韩信,等着人把话说清楚,韩信别开眼神叹口气,而后倾身凑近赵云,在人嘴角落下一吻,“……我很快就回来。”
  韩信的确很快就回来了,赵云一局消消乐都还没打完就听见了车钥匙远程开门的声音,韩信抱着一摞书走进赵云的视线,又绕到后排把车放在了后座上。
  “买的什么书?”赵云一边问一边扭头看,最上面的一本书封上印着几个金闪闪的大字——准爸爸必备指南。
  赵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韩信已经坐到了驾驶座上,正拧着车钥匙发动汽车,“……笑什么?”
   赵云偏头去看韩信的表情,见人一脸正经地看着前面,眼神明显带着些不太自然的僵硬。
  “你很紧张?”赵云问。
  韩信沉默半晌,最后点了点头,“我只是觉得……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像做梦一样。”
  “你不喜欢吗?”赵云眼里掖着几分笑意,抿着嘴刻意曲解道。
  “不,我……”韩信转过头盯着赵云,最后一把拥住了人,把头埋在人颈窝,“太幸运了……能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赵云把手环上韩信宽厚的肩背,轻在韩信耳边轻声说:“我也觉得,很幸运。”
  
   两人回家后赵云打着哈欠说想睡午觉。韩信看了眼时间十一点整,心说睡完再起来吃午餐也可以,便搂着赵云上床睡了。
  不料这一睡就是三个小时。
  韩信是被饿醒的,起床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发觉赵云不在自己怀里了,吓得他立马就清醒了,急冲冲地跑出卧室。
  饭菜的香味从厨房传来,韩信听着锅铲敲击的声音和吸油烟机的嗡鸣不禁松了一大口气。
  厨房的推拉门打开了一个缝,赵云叫了声:“来端菜。”
  韩信忙不迭地回应:“好叻。”
  赵云做了三菜一汤,比平常的稍微素一点,但营养还是够的。韩信一面给赵云盛汤一面有些担心地问:“你早上不是说不想吃东西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赵云端起汤碗喝了一口:“还行。”
  韩信一脸担忧地盯着赵云。
  赵云冲他笑了笑,又突然皱起了眉,捂着嘴转身跑向卫生间。
  韩信:……
  赵云吐了半天才回到了餐桌边,脸色都快和碗里的米饭一个色号了。
  韩信双眉颦蹙,试探着发问:“你之前也是这样吗?”
  “之前?”
  “怀童童的时候。”
  赵云看着韩信,点点头。
  “那你之前一个人……”韩信有点问不下去了,结婚以后赵云从来没有提起过之前一个人在国外带童童的事,韩信知道那段日子肯定不好过,但自己再怎么做对于从前都于事无补,只能尽心尽力地对两个人好。
  赵云伸手抚上韩信的脸颊,认真地说:“是有点辛苦,但那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你没关系,你不要自责。”
  “可……”
  “全都过去了。”赵云把额头贴上韩信的,“已经是‘以前’了。”
  “如果你还是内疚的话,就珍惜当下吧。”
  韩信覆上赵云的手背,闭上眼轻轻说了声嗯。
  
  赵云这天晚上睡得格外的沉,第二天早上起床时韩信贴上人耳廓小声说,“我去接童童,一会就回来了。”
  赵云呼吸均匀,连睫毛都没抖一下。
  韩信:“你继续睡,早安。”
  赵云打着哈欠半眯着眼搂上韩信的脖颈,偏过脑袋亲了亲人的嘴角,声音还带着几丝清晨独有的沙哑,“去吧,我等你。”
  韩信刮了下人的鼻梁,然后掀开一小半被子开始穿衣服。
  
  不到一个小时韩信就带着冬令营刚刚结束的童童回家了。餐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包子馒头,父女俩回来时赵云正坐在桌边抱着笔记本处理公文。
  “爹我回来啦!”
  玄关处响起一阵放东西和开关鞋柜的声音,童童身上还套着冬令营发的红背心,里头是加绒的棉裙,脚踩一双粉嘟嘟的猫咪拖鞋,这种混搭连一向直男审美的韩信都看不下去,还没等童童跑到赵云跟前小姑娘就被韩信一把抱了起来,直奔卧室,“你先去把睡衣换了。”
  “睡衣有爹重要吗!”
  “重要的得留到最后。”
  小丫头今年六岁,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最近特别爱和韩信顶嘴,但好在还是很听赵云的话,倒也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赵云一边笑一边咬了口馒头,不到一分钟,穿着珊瑚绒睡裙的童童便从房间里蹦哒出来了,笑嘻嘻地扑到赵云身上,一把抱住了人,“爹我好想你!”
  韩信从主卧出来看到这一幕立马就慌了,大声呵斥:“赵望南!”
  这一声把另外两人都给吼懵了,韩信从没用这种语气训过童童,赵云倒是听得不少,只是年代比较久远而已——当初在部队的时候韩信就是这么吼人的。搞得赵云听到这声音就下意识地想站起来立正敬礼。
  但赵望南同志不会想敬礼,只觉得韩信突然变得好凶——小姑娘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种委屈。
  童童扁起嘴,眼眶瞬间就湿了。
  韩信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走到餐桌边半跪下来搂住童童,“童童……爸不是想吼你,但是你现在不能这么抱你爹……”
  “为什么不行?”童童呜咽道,眼泪汪汪地看着韩信,“你凶我,可是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眼见着小姑娘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赵云轻轻地摸了摸童童的头,“不要哭,乖。”
  童童在赵云怀里蹭了蹭,嗫嚅道:“爸好凶……”
  韩信耐着性子解释:“爸爸凶你是有原因的,因为你真的做错事了——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童童动都没动一下,贴着赵云的胸口一口咬定:“我没有。”
  “赵望南,看着我。”韩信压低声音颇具威慑力地开口。童童这才不情不愿地把头转过来看着韩信,“你爹现在肚子里有宝宝了,你不能这样扑过去抱他,可能会伤到你的弟弟妹妹,听懂了吗?”
  童童的眼泪似乎止住了些,取而代之的是满脸震惊。
  韩信松了一大口气,心想好好讲道理这孩子还是会听的……
  童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韩信:“怎么又哭了?我没有凶她啊。”
  赵云:“可能是太严肃了吧……”
  

[tbc.]

过气文手,不发图片是不是看不到宣传啊……要看高清宣图的请戳主页
预售地址

【信云】《Promise》个志预售

刊名:《Promise》

CP:信云

性质:个人志-短篇合志

年龄限制:全年龄

字数:6w↑↓

规格:A5

页数:120p↑

收录篇数:5篇+3篇(G文)

定价:35rmb

特典:明信片x6

Staff List

主笔:无色

封面:Freto @沙场秋点兵。

插图:湘九司 @湘水沅芷  绿繁 @橙花落晚  Sugar @Sugar   姜沉 @姜沉  十九

特典:祭白 @祭白

GUEST:诺言 @诺言Promise  礼翛 @笑而往@年更选手卿的棺材板摁不住了

收录篇目:

《山的那边的巨龙先生和他的男孩》

《对面的男孩看过来》

《方圆几里》

《故梦》

《沙漏》(新增6k番外)

预售店铺:辛巴工作室

预售地址:走淘宝

预售时间:3.2-5.3

ps:《故梦》原本准备修改成he,但修改后反而失去了原有的韵味,所以并未做大幅修改。

#信云# 《心拍数》预售

燕歌行_琰:

预售链接







《心拍数Heartbeats》-信云only 合志 -二宣


 


◎制作组:璨星骑士★The Starry Knights


◇LOFTER@璨星骑士同人本制作组


◇微博@璨星骑士制作组


◇贴吧@璨星骑士制作组


 


☆版权申明:


©此同人本为基于游戏《王者荣耀》的二次创作,韩信、赵云的人物版权归腾讯天美游戏所有,韩信、赵云的二次私设版权归璨星骑士制作组staff所有。


©此同人本中引用的书目、歌曲、诗歌等资源皆归原作者所有。


©此同人本中的所有作品版权归璨星骑士制作组及其中的staff所有,未经允许禁止引用;除staff以外禁止将同人本中的内容二次上传。


©此同人本中的所有情节皆为虚构,纯属娱乐,请勿较真,仅供圈内分享。


 


 


——“我的心脏为你跳动。”


 


 


设定:全设定


篇幅:短篇合集


本期亮点:无刀不虐,纯糖齁甜


 


CP:信云only


年龄限制:无限制


 


篇目:8篇


字数:6w↑


页数:100p↑


规格:A5


价格:55rmb


特典:钥匙扣x2+明信片x1+送封面同款海报(30rmb)


 


STAFF LIST:


写手:Elvis Garnier 薛悯 阿液 啊水 无色 陆饮江 谢琰


画手:阿液 洛暮 兼之 盒子 清州 墨白丸子


 


主催:谢琰


封面:绒骷


校对:粥粥


钥匙扣:舒白


明信片:日暮里


排版:Angeline


 


二宣+预售日期:2018.2.14晚上八点——2018.5.24




谢琰    LOFTER @燕歌行_琰   微博@黎琼琚_弧长怪吧唧吧唧


绒骷    LOFTER @骷髅长毛了。 


粥粥    LOFTER @执笔未遂 


舒白    LOFTER @棉团团 


Elvis    微博@-陈崽子


Garnier  微博@加尼葉夫人


薛悯    LOFTER @罗川 


啊水    LOFTER @弧长怪啊水噜噜噜噜噜 


无色    LOFTER @无色 


陆饮江  LOFTER @陆饮江   微博@陆饮寒江


阿液    LOFTER @啊液 


洛暮    LOFTER @洛暮 


兼之    LOFTER @兼之念一一一一 


盒子    LOFTER @神奇猫咪盒 


清州    LOFTER @猫丞的兔飞飞 


墨白丸子LOFTER @墨白丸子 


日暮里  LOFTER @神奈川 



注意事项:由于个人原因,最终落实参本人员有小幅变化,新加入了三位画手老师,收录篇目和Guest也有更改,详情请阅读宣传。(图宣中字数估计错误,以文宣为实)

刊名:《Promise》
CP:信云
性质:个人志-短篇合志
年龄限制:全年龄
字数:6w↑↓
规格:A5
页数:120p↑
收录篇数:5篇+4篇(G文)
定价:35rmb
特典:明信片x6

Staff List
主笔:无色
封面:Freto @大福要红豆馅 
插图:
湘九司 @湘水沅芷 
绿繁 @橙花落晚 
Sugar @Sugar 
姜沉 @姜沉 
十九
特典:
祭白 @祭白 
GUEST:
诺言 @诺言Promise 
宁听桥 @去以秋云 
礼翛 @笑而往 
卿 @年更选手卿的棺材板摁不住了 

收录篇目:
《山的那边的巨龙先生和他的男孩》
《对面的男孩看过来》
《方圆几里》
《故梦》(修增3k字,更改结局)
《沙漏》(新增6k字番外+神秘嘉宾温情笔写带娃日常3k字)

预售开启时间:2018年2月25日(可能会有一到两天推迟,届时将放出公告)

PS:希望各位能支持一下啵啵啵

【信云信】命中注定我爱你(…

和宝宝们玩的接文!我是第三段

迟去晚归:

前段时间空间里甜党和虐党接文的游戏拿来玩一玩。


梗是假设人到十八岁以后就不会变老,直到碰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才会相伴老去。


你们看这个题目有没有很甜(雾


================


『1』


  “Defeat.”
 
  两个人的生命同时清零倒了下去,屏幕上跳出灰色的图标分外扎眼。


  “靠,一秒钟的差距?”


  键盘被泄愤的用力敲了两下,界面回到了备战区。韩信双手离开键盘靠在了椅背上,盯着屏幕上持枪而立飒爽英姿的角色背影看了一会儿,摸出一根烟准备点上。


  手还没碰到打火机,旁边忽然有人出声提醒:“哥们儿,这里是无烟区。”


  “……”


  韩信看了一眼说话的青年,正准备站起来去外面的走廊上,目光扫到对方的屏幕时又把烟收了起来,那上面显示的ID正是刚刚同他solo的那个。


  “这么巧。”


  赵云显然也看到了韩信的屏幕,他笑了一下,蓝色的眼睛弯起来:“再来一局?”


  加了半个多月的游戏好友没想到竟然同城,韩信操纵角色接受了挑战邀请,感觉有点意外,缘分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他侧头打量了赵云一下,对方正专注的盯着屏幕,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干脆利落的栗色短发,白衬衫的袖口仔细的挽起扣好。这副打扮与周围浮躁的环境格格不入,怎么看都更适合坐在图书馆里,而不是在网吧待一整天。


  韩信想,他长得还挺好看的。


  这么一分神,被赵云一套连击带走了一半血量,剑光满屏,本来就心不在焉的人这会儿更加心不在焉了。


  屏幕下角的时间跳了一下,刚好六点,空气中开始逐渐弥漫起各种外卖的味道。


  “不打了不打了,吃饭去吗?”


  赵云想了想,退了游戏:“去哪儿吃?”


 
  邻桌有一个过生日的小女孩,明黄的烛火一跳一跳,映在暖色的墙壁上,女孩合上手掌奶声奶气的唱生日歌,稚嫩的嗓音把两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赵云撑着下巴看了一会儿那一家三口,烛光映在他的眼睛里。“真好,”他短促的叹了口气:“今天也是我生日。”


“真假,为什么在网吧待一天。”韩信开始翻菜单:“来,给你点块蛋糕。”


  赵云没阻止他,晃着杯子里的鸡尾酒,看着灯光落在杯口上折射出细小的光芒,杯壁上凝结的水珠滑落下来。


  “十八岁生日,过一个就够了。”


  “多年轻几年不好吗。”韩信的目光落在女孩年轻的父母身上,岁月如同一把精细的刻刀,似乎已经悄悄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痕迹,他本来并不在乎这些,但是当身边的朋友接二连三的找到伴侣,而他还是孤身一人的感觉真的不怎么好受。


  韩信摇了摇头,把刚端上来的蛋糕推到赵云面前:“这顿饭我请了,没准儿这是你最后一个十八岁生日。”


『2』


晚饭后两人就此分开,韩信想着今天的际遇,不觉间走到了家门口,他看着锈渍斑斑的防盗门愣了片刻,还是打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没有开灯,韩信在墙壁上摸索着按下开关,预想中的明亮没有到来。
“还知道回来呀。”
突然,冷嘲热讽的女声响起,像一根刺扎破了气球。
韩信闭了闭眼,凭着记忆和昏暗轮廓往自己房间方向走去,一只冰凉的、纤细而带着野蛮力气的手却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回来干什么!你怎么没死在外面!这里早就没有你…”
韩信没等到她说完,甩开了那只手进了房间。门板重重砸在门框上,星点石灰落下,韩信皱着眉躺倒在床,开始还听见女声在骂,后来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哭声。


直到睡觉的时候,赵云的舌尖似乎还留着晚上那块儿蛋糕的香甜。真奇怪,自己明明有认真洗漱过了。他没有多想,安然地进入了梦乡。
转天,家里来了客人。
“子龙,快过来,这是你堂妹香香,你们小时候总一起玩的,还记不记得?”
赵云还没看清楚女孩儿长什么样,就被母亲和对家的长辈热切地把他和女孩儿推在一起,眼神止不住往他们身上瞟。赵云有些尴尬地朝女孩儿笑笑,却只得到对方一个白眼。
在经历了共进午餐,陪同逛街,长辈“突然有事要全部临时离开”后,只剩赵云和女孩儿在商场面面相觑。
“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吧。”赵云提议道。女孩儿点点头,两人便在临近的咖啡店坐下。没了长辈的陪同两人都少了很多拘束,一番交流还算愉快,赵云也知道了女孩儿叫孙尚香,是个精致又骄傲的美人儿,也是个永葆青春的同龄人。


转机发生在一个月后。彼时赵云正在和韩信solo。事实上,自从他们上次见面之后,两人就偶尔会像这样一起出来开黑,赵云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碎发却不时垂下来很影响发挥,分神的功夫被韩信一套连招带走。赵云仰靠在椅子上瞪着垂下的额发,韩信却看出了端倪。
“赵云,你长头发了。”
“是啊,不然我……”
赵云的话戛然而止,他怔了片刻看向韩信,对方只是轻佻地笑。“我就说那是你最后一个18岁生日吧。好好想想,你最近遇见谁了。”


赵云晃了晃头,想起了那个精致又骄傲的女孩儿。


『3』


很漂亮,但太过锋芒毕露,并不是一个很
好相处的人。
赵云回想起两人被家长包围的初遇,当时的气氛太过尴尬,他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人姣好的五官。再后来两人在咖啡馆的聊天还是挺愉悦的,不过正是因为这样的愉悦,赵云才更加确定,她绝不会是那个人——在和有好感且不熟悉的人单独相处时,心情是不会那么放松。
思忖到此处赵云便蹙了眉——可说到最近遇到的人,第一个想起来就是她,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印象深刻?
还是说,潜意识里自己对她已经产生了一些隐晦的情愫?
“有情况。”韩信看着赵云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不禁勾着唇揶揄道。
赵云还未理清思绪,不免有些心烦意乱,听了韩信的话后反倒笑了笑:“也许吧。而且——我最近遇见的不就是你吗?”
语毕还冲韩信眨了眨眼。
韩信一怔,最后只得笑着拍了拍赵云的头:“你这小子……跟谁学的。”
“跟你啊,谁叫你总开我玩笑。”赵云点到为止,敛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一个月之前我认识了一个女生,是远方亲戚的女儿,和我没有血缘关系,长得很漂亮,我跟她也挺聊得来……”
韩信安静地听着,中途没有发表任何见解,直到赵云把认识孙尚香的经过全部说完,他才轻轻笑起来,“那么,恭喜你,明年终于可以过十九岁生日了。”
赵云摇头,“这还不一定是好事呢,没什么好恭喜的。”
“倒也是。”韩信敲击鼠标,退出了游戏界面,“我觉得你应该去找那个女生确认一下。”
赵云愣了愣,一声“确认什么”差点脱口而出,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嗯。


韩信摸出钥匙开门,锁孔似乎又锈了,金属齿轮艰难地转动,最终在韩信屈膝一顶后门锁才咯噔一下打开了。
又该换锁了。
韩信正思考着要不要现在就去楼下五金店买个门锁上来,昏暗光线下并没有注意到脚下的杂物,一脚踩了上去。铝制的易拉罐被压成扭曲的扁平姿态,韩信啧了一声,把它踹开。
越往里走东西越多,走到沙发边时韩信觉得自己已经被酒瓶包围了,根本找不到能落脚的地方。
沙发上蜷缩着一个纤瘦的人影,身体小幅度地起伏着,呼吸均匀。
韩信叹了口气,走进房间抱出了一床破旧的夏被,轻轻搭在人的身上。
“信信……”
沙发上的那人发出一声细弱的梦呓,声音发着颤,好像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一场。
韩信拂开人遮住面颊的长发,露出那张和自己有六七分相似的脸,不过那张脸除了女性独有的柔软线条外,还多了几丝岁月无情的烙印,眼尾和眉心已悄然爬上了些许皱纹。韩信看着人微颤的睫毛,柔声宽慰道:“我在。”
女子呜咽几声,紧闭的眼角划下几条湿润的哼唧,“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
“不哭。”韩信拍了拍人的肩,“继续睡吧,我在呢。”
女人又抽泣了一会,却仍然没有醒来,在韩信的轻言细语中安静地再次沉睡。



===============


第一段我的,第二段 @化工流体流动 ,第三段 @无色
待续未完,甜虐甜..可能看不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