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这里无色/尹韶君♡
沉迷信云中
回评随机掉落韩信……也许
头像by Frote

【安雷】25℃,阵雨转晴

擦边球注意。




处处透着闷热的气息,窗子索性开着,外头的雨丝斜进来,轻飘飘地落在地板上。

老旧的电风扇嘎吱嘎吱地晃动脑袋,下一秒就要罢工似的。

“安迷修,换空调……”

雷狮额前的头发都捋开了,剩下几缕被汗水黏住,像是白皙额头上沾染的墨迹,他半阖着眼,神情散漫,平日的锋芒尽数敛在紫眸深处。

安迷修困得睁不开眼,折腾了一夜,白天又被一时兴起的雷狮叫来睡地板,换了谁都只想打人——虽然也算不上是睡地板吧,至少还垫了层凉席。

于是他迷迷糊糊地说嗯,手在雷狮腰上一搭。

那腰身是纤韧的,有力的,皮肤上带着汗,像返潮时节的玉器一般,抹去那层水珠后显得更莹润了。

安迷修捏了捏。雷狮或许是倦了,又或许是心情还不错,哼了几声,便由着人来了。

闷雷阵阵,抨击在二人心上,片刻寂静过后,雷狮撑着手肘翻身,跨坐到安迷修身上。而后缓慢地伏下身,背脊紧绷,像等待着一击命中的大猫。他凑到安迷修耳边,吐息温热。

“做吗?”

安迷修不搭话,抬手贴上雷狮的面颊,覆着薄茧的指腹蹭过人耳尖,一路向下,于后颈摩挲,他轻轻开口,“你确定?”

雷狮耐着性子任人摸了好半天,不耐烦地挣开禁锢,双手撑在安迷修耳侧,居高临下地盯紧自己的猎物,“你他妈的找抽呢?”

雷狮唇线紧抿,破皮的唇角和泛红的眼尾都是昨晚的“后遗症”。安迷修瞬间就清醒了,连带着下面的小兄弟也清醒了一下。

“没……我怕你吃不消。”

安迷修咽了口唾沫,在昏暗光线下打量着雷狮,语气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诱哄。

雷狮使劲拧了把安迷修的脸,俯身贴上去,唇齿相接,舌尖轻车熟路地探入,在柔软口腔中肆意搅动,安迷修怔了一瞬,手指上攀,扣住人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暧昧的水声淹没在大雨里,汇入溪水,河流。

雷狮的背心半湿着,勾勒出锁骨和腰线,安迷修顺着人脊柱一下又一下地抚摸,像是在讨好一只炸毛的猫。

指尖触及尾椎时安迷修感到雷狮明显地一颤,然后下唇传来刺痛,血腥气息蔓延开来。雷狮吮吸着安迷修唇上的血珠,又顺着津液渡过去,嘴角上扬。

“恶党,别乱咬。”

安迷修捏住雷狮的下巴,拇指抵上人尖利的犬齿,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老子后颈上的牙印现在都还没消呢,”雷狮没什么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挑起眉头,“恶人先告状,嗯?”

安迷修想,那我背上的抓痕难不成是猫挠的?但他没说出口,他看着一滴汗水顺着雷狮的下巴滴下来,啪嗒一声落到他颈子上,带着雨水所不具有的温度。

“算老子欠你的。”

雷狮咬了咬牙。



单薄的衣物散落一地,雷狮低声喘息着,大腿和腰肌都酸软得不行,起伏的动作已经不似一开始那么艰难,缓慢适应后又发现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了,“……操,好累。”

“继续。”

安迷修托着雷狮的腰,顺着下压的动作按了一把,完全深入。

“啊!”

雷狮痛呼一声,指甲死死掐着安迷修的肩膀,在上面留下明晰的红痕。

安迷修搂着雷狮往侧边压去,调换了上下的位置, 十指相扣。

沉浮的小舟在汪洋大海中迎着风浪,灯塔闪着浅黄光芒,至此便了无牵挂。

那是他25℃的温暖。






【700fo点文】信云信限定

感谢各位信云的小宝贝的支持!
梗说清楚,最好是短篇的甜梗,尽量都写,然后摆在一起!
毕竟我写长篇很容易坑……爱你们!

一只人鱼乔,还有很潦草的香香。大概是公主和人鱼的设定,以后慢慢填坑

【论坛体】如何委婉地提醒男友自己的生日?

(coser×唱见)

【求助】如何委婉地提醒男友自己的生日?

楼主 长枪穿云
W大论坛>学习区



#1 长枪穿云
如题。

#2
前排围观

#3
火速占楼

#4
男神!!!!!

#5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6 长枪穿云
宝贝们先别激动,看标题。

#7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男神我#=&%atjbxs

#8
我靠居然能抢到前十楼

#9 低调隐身
楼主是男的?

#10
前十!!!!

#11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回复 #9 低调隐身
居然连W大男神都不知道?

#12
有生之年系列!!话说重点不应该是男神的“男友”吗??!!

#13
终于弯了祝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呜呜呜呜呜呜

#14 低调隐身 回复 #11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12届学长一脸懵逼

#15
男神你男友该不会是上次直播乱入的小天使吧!??!!

#16 长枪穿云 回复 #15
嗯。

#17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回复 #14 低调隐身
男神是W大中文系的,知名coser,颜好身材棒肩宽臀窄大长腿,微博名:韩·就不告诉你真名·言, 强烈安利他新拍的那组军爷![军爷邪魅一笑.gif]

#18
hhhhhhh楼上这一波安利我服

#19
靠男神弯了我居然还有点兴奋!
[手舞足蹈.gif]

#20 回复 #17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手真快!!!看完去翻男神微博才发现两分钟前正片出了!!!之前那组预告舔了好久呜呜呜呜呜呜简直太好看了
[军爷抬手用拇指揩唇角血污.jpg]

#21
男神和小天使???!!那次直播我错过了什么??

#22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楼上你只是错过了男神接吻特写而已。

#23 回复 #17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吃了这一大口安利!!!路转粉怒舔prprpr

#24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我信盛世美颜!!

#25 回复 #22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接吻特写是怎么回事?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黑人问号.jpg]

#26 长枪穿云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你有空搞这些幺蛾子不如去把我和我老婆那组片修完。

#27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太太你这张GIF在哪找的??男神微博上好像没有??
[军爷邪魅一笑.gif]

#28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军爷wink.gif]
[军爷壁咚摄像机视角.gif]
[军爷色气舔唇.gif]
深藏功与名,去给某个妻控修片,债见。[滑稽]

#29
暴击!!!!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呜呜男神的舌尖!!

#30 低调隐身
呃,是挺帅的,歪楼了?

#31
男神快床咚我啊!!!!我要给你生花果山!!!

#32
恋风太太???那个神后期??

#33
楼上你是不是傻?恋风明明是舞见出身!!X乐净土播放量都过百万了好吧??萝莉真好啊呜呜呜呜呜呜

#34 长枪穿云
萝莉身,阿姨心。

#35
2333333333男神的嘴还是一如既往毒

#36
是萝莉身腐女心吧[滑稽]×5

#37 千里冰封
@长枪穿云
直说就好。

#38
呜呜呜呜男神好帅……

#39
我好像看到了系花。

#40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41
表白君宝!!!@千里冰封

#42
承包37楼!!

#43
楼上休想!

#44 长枪穿云
@千里冰封
我早上就跟他暗示过了……

#45
火钳刘明,顺便承包男神和君宝

#46
早上??小天使还没睡醒吧2333333

#47
这是同居的节奏??

#48
所以说小天使到底是谁呀,错过直播的表示一脸懵逼
[挠头.jpg]

#49 千里冰封
@长枪穿云
的确,早上他可能还没睡醒,你现在再去暗示一下

#50
小天使超可爱啊!!!就是看着嫩了点,估计是未成年?
[褐发蓝眸少年抬手挡躲摄像头.jpg]

#51
真的超可爱!!!眼睛好看哭!颜控分分钟表演原地爆炸!

#52 长枪穿云
我去试试。

#53
微博上有神推理猜测小天使是云妹……
[微博推理截图.jpg]

#54
真的好有道理啊那天云妹刚刚发了到W市的微博,男神发了要去接机的……细思极恐

#55
那个推理大神后来还有更新!
云妹的鞋子!!!
[红发男子在西餐厅吃饭.jpg]
[放大图对面坐的人的鞋子.jpg]
[机场落地玻璃窗全身自拍手机挡脸的云妹.jpg]

#56
!!!云妹的小细腰!!!这大长腿!!!太好看了吧!

#57
这么说……云妹就是小天使?

#58
都是猜测而已,两边都没有证实过,大家先别急着下结论,毕竟,我们云妹还是根正苗红的好(wei)青(cheng)年

#59 低调隐身
云妹又是什么,我越来越看不懂这个楼了,选择潜水

#60
还有谁记得男神的问题吗?

#61
沉迷舔屏,无法自拔

#62
沉迷云妹,无法自拔

#63
沉迷男神,无法自拔

#64
hhhhhhhhh看来是没人记得了,男神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失恋了吧?

#65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修好了。
[褐发少年扯住红发男子的领带仰头凑近.jpg]
@低调隐身
顺便再给学长卖一波安利,云妹是某站唱见,古风圈吉祥物,据说还是个高中生,微博名:苍天翔云,声音超好听!

#66
原地爆炸

#67
恋风太太我爱您呜呜呜呜呜呜

#68
太好看了吧!!

#69
云妹微博更新了!!
[微博截图九图信云亲密接触.jpg]
还艾特了男神……不用艾特我们也能认出男神的杀马特红发和颜的啊呜呜呜呜,云妹以前自拍都没露过正脸的啊一上来就发写真,太棒了吧……怒舔颜。
所以果然就是直播里的小天使啊!
[直播截图.jpg]

#70 低调隐身
总感觉进了一个不得了的帖子

#71
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一下学长

#72
男神走的第十分钟,想他。

#73
男神走的第十分钟零五秒,想他。

#74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他估计要等一小会,大家来舔舔微博上没发的动图。
[云妹单手解衬衣扣.gif]
[男神扯领带.gif]
[男神单手壁咚云妹.gif]
[信云水下接吻.gif]

#75
死亡

#76
麻麻我看到了天使

#77
这个水下亲亲我#%+&

#78 低调隐身
他们这是在搞基吧?

#79
楼上好跳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学长一脸懵逼哈哈哈哈哈哈哈

#80
送给学长
[你们这是在搞基吧.jpg]
[不是很懂你们基佬.jpg]

#81
楼上够了2333333

#82 长枪穿云
一回来就看见我媳妇的盛世美颜。

#83
大师球!

#84
捕捉!!

#85
男神暗示完回来了??

#86
男神和云妹都太好看了prprpr

#87 长枪穿云 回复#85


#88
结果怎样?

#89
云妹他是天使吗呜呜呜呜呜呜我想和男神抢老婆

#90
这两个人都太好看了,云妹简直是唱见圈颜值最高!这个颜来出cos保证再涨个二十万粉!!

#91
男神蜜汁沉默hhhhh肯定是失败了



———————————————————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红发男子给褐发少年塞了一大口冰淇淋,状似无意地发问。
“又来?今天是……网店打折日?”十七岁的少年嚼着小嘴,抿化嘴中的冰淇淋,目光一刻不离手机屏幕,“我不想吃这个味儿的,我要吃抹茶的。”
“……好。”

——————————————————

#92
男神你干脆直说吧,毕竟云妹的直男程度……大家都有目共睹。

#93
直男云妹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云妹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94
真的,云妹哪都好,就是一和姑娘相处就会有一种蜜汁尴尬的直男气息,上次直播间有人提问云妹,如果以后女朋友问他“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会救谁”这个问题他要怎么回答,云妹当时特别正直地说,“我游泳技术不是很好,这种时候应该站在岸边大声呼救并报警,不能盲目跳水救人……”后来直播间就变成中学生安全小讲堂了hhhhh

#95
画面感哈哈哈哈哈哈哈

#96
所以说男神到底成功了没

#97 千里冰封
我让他去直说了。

#98 低调隐身
年轻真好

#99 长枪穿云
替自己占个楼。祝99
[牵手投影.jpg]

#100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我是双子座的。”
“嗯,我是金牛座的。”
“双子座是六月份。”
“金牛座是四月二十一日到五月二十日。”
“我……”
“生日快乐。”

———————————————————

刚睁眼的时候躺在韩信怀里,清晨总是让人感觉格外困倦,我抬手揉了揉眼睛。
“早安。”
他笑着亲了亲我的唇角。
“啊……早安……”
我一边打哈欠一边轻声回复,他盯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看着人蓝色的眸子,眨了眨眼,示意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他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摇头。
他叹了口气,眼底的失望一闪而过。
我茅塞顿开:“今天是孙悟空皮肤降价的日子!”
他笑得好像有点难看。
傻子。
我没骂出声,但我估计他听到了,为了报复我吃早餐的时候逼我吃了一个鸡蛋。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暗示他,他要是还没听懂的话我就直说了。
“我是双子座的。”
“嗯,我是金牛座的。”
“双子座是六月份。”
“金牛座是四月二十一日到五月二十日。”
“我……”
“生日快乐。”
小崽子让我伸手,我怔怔地照做了。
他把一枚戒指塞进我手心。
“买不起贵的,这个先别戴手上,配跟链子当项链,等我有钱了给你换个大的,到时候就直接戴无名指咯。”
“生日快乐,我爱你。”
他笑得真好看。






———————————————————
给自己的生贺,第一次写论坛体,我爱云妹。

然后这几个ID大家都猜到没有呀?

恋风今天也在发糖

千里冰封

低调隐身






【信云/ABO】争锋相对[3]

1.信A云O,强受
2.现pa,杀手信×高中生云,年上,七岁年龄差

赵云张口咬住韩信的下巴,刻下明晰的齿印。韩信为瞬间的刺痛所激怒,意识到正面相对太方便这只小狼乱咬,于是他钳住赵云的下颚,稍稍用力使之松口,而后抓着赵云的肩膀将他向侧边翻转,一手抵住人后颈,一手把人双手反剪于身后。

赵云的胸口紧贴着墙面,肋骨重重地磕在冷硬瓷砖上,过度的紧张情绪导致胃部轻微痉挛,一股子酸水涌上喉头,他不自觉地皱紧了眉,咬紧牙关,恶狠狠地说:“你们Alpha是不是逮到一个发情期的Omega就上?”

如果忽略掉夹杂在其中的喘息和轻吟,的确可以说是十分凶狠了。

韩信抬腿,膝弯压在赵云的腰窝碾磨,他俯下身子咬了咬因情欲而染上淡粉的耳垂,舌尖顺着白皙颈侧舔吮,声线低哑,带着极大的诱惑力,“别的Alpha我不知道,反正我现在只想上你。”

“放开我……唔……哈啊……你……”

赵云大口喘着气,微微颤抖,语调近乎呻吟,即便已经虚弱到不行,依旧没有放弃挣扎。

韩信恶劣地在人颈窝留下吻痕,言辞略微含糊,“ 别说话。”

“停下……韩信……”

空气中信息素的气息浓郁到了极点,赵云咬着舌尖才勉强吐出话语。韩信的舌尖蹭过赵云颈后发热的腺体,齿面咬合,刺破皮肤。

雪松的信息素迅速涌入赵云体内,赵云发出一声低吟,然后昏了过去。




空气是潮湿的,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的腥气。

赵云睁眼时,眼前是一片漆黑,自己蜷缩在冰冷角落,肌肉因长时间保持同一动作而僵硬酸痛。

他缓慢地起身,贴着墙面往前走,试探性地伸手摸索。

太安静了。

赵云屏住呼吸,确认除了自己的心跳外没有其他的声音,这才张口发问:“有人吗?”

声音嘶哑得厉害,出口时赵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发出的。

没有回声,可以初步判断这房间不算大,地面和墙面都很潮湿……地下室的可能性最大,正是返潮的季节,也不排除是低楼层的房间。

他把校服的衣兜摸了个遍,发现手机和饭卡都不见了,但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他只叹了口气,绕着房间磕磕绊绊地走了一圈,发现地上摆了许多纸箱和杂物,从一个小篮子里摸出一把带鞘的水果刀,便顺手拿上了。

房间一角竖着几根接往天花板的水管,他用手上的刀敲了敲那管道,安静地等待了一会,什么也没发生,于是又敲了几下。

过了十多分钟周围依然静得可怕,赵云索性把水果刀放进兜里,在一边的纸箱上坐下。

适应了环境后,他摸了摸自己后颈的腺体,开始仔细回想昨天的事……

突如其来的发情期和临时标记。

那之后的事便昏了过去。

赵云无法确定韩信是否有继续下去,周身充满了韩信的信息素,带给他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一种奇怪的归属感。

“唉。”

他一手覆上自己的额头,脑子混沌一片,昨晚的愤怒已经消失殆尽,独余自责和无可奈何的复杂心绪。

果然自己还是太弱了啊。

头顶传来的声响打断了赵云的思绪,天花板开了一个“口”,光线泻进来,晃得赵云一阵眼花。

一架梯子从那出口放了下来,同时传来的还有韩信的声音:“上来。”

赵云爬上楼梯,踩到最后两级时韩信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了上去。

眼前是一个小小的杂物间,面积还比不上他刚才呆的地下室。赵云环顾四周,目光最终落到了韩信脸上——此时那张脸苍白极了,看上去有些虚弱。

“你怎么了?”赵云打量了一下韩信,后者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儿,胳膊右手手臂上还系着渗血的绷带。

韩信没答话,喘着粗气把梯子抬上来折叠摆好,再关上地下室的门,挪过一个纸箱挡住那扇小门,一系列动作熟练无比,像是做过了无数遍。

然后红发的男子起身打开杂物间的门,走了出去,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低声提醒了一句,“注意脚下。”

赵云拍拍身上的灰,与人一同走出房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两人步入一条长廊,大理石的地板上到处都是玻璃渣、血迹和可疑的金属碎片。

跟着韩信穿过长廊后映入眼帘的是被破坏得更严重的客厅,电视机屏幕碎裂地倒在地上,玻璃茶几缺了一个角,茶几面上还有一道长长的裂纹,墙纸乃至天花板上都有血迹,各种各样的信息素混合着血腥味争先恐后地涌入鼻腔,赵云感觉有些胸闷。

韩信像是彻底没力气了一般直接躺倒在沙发上,他面前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彻底破碎的茶几上摆着几样简单的医疗器械。赵云看着韩信撩起衣服下摆咬在嘴里,露出线条优美的腹肌和人鱼线——还有一道突兀的血口,那道伤口长约20厘米,不算深,但横在劲瘦的腰腹上显得有些狰狞。

韩信身子前探够过桌上的镊子,夹起棉花十分随意地倒了些医用酒精,直接涂向自己腹部的破口,棉花接触到伤口的一瞬间他皱着眉头低骂了一声,然后咬着牙把动作继续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他的额上便布上一层薄汗,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差了一些。

赵云看着人,冷静地分析了一下目前得到的信息:韩信伤得很重,不及时就医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从房间被破坏的程度还有空气中信息素的气味来看,大约在两小时前这里发生过极为激烈的打斗,人数不下十个,以Alpha占多数,而且有枪。

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韩信的身份是什么?

于是赵云走到韩信身旁坐下了,拿过人手上的镊子,说:“我来吧。”

韩信看了赵云一眼,明显有些诧异,不过这表情很快便消失了,他笑了笑,颇有些自嘲的意味,“想杀我的话可得抓紧时间,以我现在的情况,你应该可以做到。”

赵云手上的动作一顿,下一秒他的膝盖便压在了韩信的两腿之间,胸膛相贴,以直跪的姿态撑在韩信身上,冰冷的金属抵上韩信的颈侧,赵云盯着韩信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不是应该。”

——是绝对。

韩信又笑了,比起刚才扯扯嘴角的讽刺笑容,这个笑容显得要真诚得多,他笑了几声,仿佛那柄短小的尖刀没有架在他最为脆弱的大动脉上,他甚至还往刀刃上贴了贴,偏着头凑到赵云耳边,“你就这么对你的Alpha?”

赵云眉头紧锁,却没有因此移开刀子。

两人僵持了几分钟,赵云先动了。

他把刀甩到地上,收回了腿坐回原位。

韩信怔了怔,兀自开口,“你有点像我的一个朋友。”

赵云没搭话,过了好一会,才问道:“你标记了?”

韩信在自己腰上缠了几圈绷带,此时正咬着绷带的一头打结,他系了一个复杂而结实的结,这才扯好上衣,看向赵云淡淡地嗯了一声。

赵云不太相信,倒也没有再问什么,反正出去之后再确认也不急。

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出去真的安全吗?

他思忖了片刻,道:“你和刘邦……”

“死对头。”韩信答得十分简单,说完便往背后的软枕上一靠,闭上了眼睛,摆出毫无防备的姿态。

赵云微微启唇,不等他下一句话出口,韩信便接着说:“人是他派来的,活着的都跑了。”

赵云想问他为什么要杀你,可话到嘴边他又突然想到自己的存在——他是在地下室里醒来的。

为什么是地下室?

除了隐蔽他想不到更多的理由。可韩信为什么要把他藏在地下室,而自己在外面跟一群带枪的人打架?

再联系起昨晚,赵云脱口而出,“那杯饮料。”

韩信睁开眼,眸中流露出几分赞许,“嗯,刘邦动了手脚。”

赵云点点头。

如果刘邦的目标并非韩信而是自己,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饮料中加了东西,提前了自己的发情期,这么看来韩信肯定是被刘邦支走的,这样带走自己就少了一个阻碍,但是韩信后来发现了不对劲折返回来,刘邦没能得逞。

即便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都蒙在鼓里,赵云已经有了一种渐渐明朗的感觉——同时产生的是巨大的压力。

于是那句没问出口的“他为什么要杀你”变成了“他为什么要抓我”。

韩信有些深沉,“不清楚,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清楚,不代表不知道。

介于并不了解韩信和刘邦以前的恩怨情仇,赵云不再追问,而是选择转移了话题,“借下手机,我要给我姐打个电话。”

“不用了,你姐昨天已经飞去S市了,拜托我照顾你几天。”

赵云疑惑地看着韩信,湛蓝的眼瞳眨了眨。

韩信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前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Omega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已,出于一种对小动物的怜爱,他拍了拍赵云的发顶,觉得手感还不错便得寸进尺地揉了一把,“怎么?不信我。”

赵云躲了一下,最终还是任人摸了头,用充满怀疑的眼神回答了韩信。

“不信也得信。”韩信轻笑半声。

赵云想,的确是这样,自己现在除了韩信没人能信了。

“你这样跟只小狗似的。”韩信屈指刮了刮赵云的鼻尖,这个过于亲密的动作让赵云感觉有些异样,他拍开韩信的手,往旁边挪了挪,“别碰。”

韩信却凑得更近了些。赵云想起了昨天的事,耳根莫名其妙地红了。

韩信看破人心事一般,指指自己嘴角的破口,“这是哪个小兔崽子咬的,嗯?”

韩信的脸近在咫尺,鼻息扑在赵云脸上,微热的气息像火一般燎得人心痒。

赵云想说些什么,但眼见着韩信好像就要亲上来了,他只是咽了口唾沫。

韩信的信息素对他来说太过诱人,赵云依照本能的不想拒绝。

然后“咔嗒”一声。

门开了。

“唷这不还生龙活虎的吗?不打扰你们,两位继续,继续。”

两人一齐看向门口,棕发男子拎着两大袋东西走进来,一脚踹上了门,对地上的血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十分随意地走进客厅。

“李白?”

“你来了。”

沙发上两人同时发声,然后面面相觑。

“你认识他?”

这下是异口同声了,赵云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

韩信的表情就像看到两百个刘邦冲他纯良的笑一样震惊,只有悠哉悠哉地在一边坐下的李白还算得上淡定,直到他抽了抽鼻子,“这次刘邦可真是下了血本,那几只全放出来了吧……等等,怎么一股子Omega味?赵云?!还有这性冷淡的松脂味……韩……韩信你把人给办了?他还是未成年啊!”

这下三人都不淡定了。






————————————
已出场(或有提及的)人物信息整理
赵云(Omega):17岁,在校高中生,就读于一中Beta部,与貂蝉是养姐弟;
韩信(Alpha):24岁,身份不明,最近才发现自己追错了人,估计是脑子不太好使x;
诸葛亮(不明):章二中赵云打电话的对象,年龄不明,身份不明。
貂蝉(Beta):23岁,大学本科生,经营着一家宠物医院,一年前因飞机失事失去父母,一个人抚养弟弟;
刘邦(Alpha):年龄不明,韩信的“死对头”,估摸着和韩信有一段不清不楚的感情史(?)看起来很坏坏;
张良(不明):年龄不明,西班牙餐厅的老板,估摸着正在和刘邦经历一段不清不楚的感情(?),看上去是个笑里藏刀的人。
李白(不明):年龄不明,韩信和赵云都认识,很没心没肺地打断了亲亲。



以上均是扯淡x
这些除了孔明都是文里能看出来的,看不出来的可以自己猜猜,就比如良良是Beta其实很好猜吧(?)
改了一下韩信的身份设定,不过这里的杀手说成黑道大佬也没啥毛病。


[tbc.]




【信云/邦良】啾♡

一个短小的儿童节礼物♪
韩三岁和刘三岁。



“子房,我饿 。”
“子房 ,我也饿。”
一紫一红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奶声奶气地撒娇。
“我不饿,谢谢。”
张良揉了揉手感颇好的紫毛,顺便掐了把人肉嘟嘟的脸蛋。
“别撒娇了,扁鹊说过了你们心智未变,这样子大概只能保持一天,该干嘛干嘛去。”
“就是,该干嘛干嘛去,别死皮赖脸黏着子房。 ”
韩信拿指头戳了戳刘邦的脑门,刘邦捂住头, 紫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扁着小嘴,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可怜模样。
“子房,他欺负我!”
“我没有!他骗人!”
两个小崽子叽叽歪歪地嚎起来,张良忍无可忍地合上书本,一手一个把闹腾的两只抱到门外,然后准备关门。



“呜呜呜子房不要丢下我……”
刘邦扯着张良的衣角,眼含泪光,委屈兮兮地凑近。
张良板着脸,“别闹,不然午饭就泡汤了。”
韩信一脸不屑地看着刘邦,心说你除了玩这套还会干嘛,丝毫没有想到自己方才也是这么撒娇的。
张良半眯起眸子,以审视的眼神看了看两小只,“你俩不能呆在一起。”
“好,好!子房我和你一起看书!”
刘邦急忙抱住张良的大腿,激动得不得了。
“那……韩信你在外边玩?”
张良摸着韩信的头问道。
“子龙多久才来接我?”
“应该快到了,你再等等吧。”
韩信点点头,看着张良把刘邦牵进房间,刘邦转过头冲他做个了鬼脸,得意洋洋地当起了张良小尾巴。




“噗嗤,真没想到前辈变小了会是这副模样。”
“可爱吧。”
只有赵云一半高的韩信扯着赵云衣角,软软糯糯地说。
赵云笑着摸了摸韩信的头,“可爱,韩小朋友要吃糖吗?”
“要吃。”
赵云牵起韩信,“走,带你买糖去。”
韩信站着没动,冲人勾勾手指,“子龙哥哥,你蹲下。”
赵云照做了,韩信扯着他的衣领,在人颊上亲了一下,笑着说,“给你吃糖。”
白净的小脸带着满当笑意,蓝眼睛半弯着,嘴角边是两个酒窝。
-【赵云】受到一万点暴击-



“子房子房,亲亲摸摸抱抱举高高。”
张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把刘邦抱到自己腿上坐着。
“傻不傻?”
刘邦的“小爪子”糊到张良脸上,然后在人嘴角响亮地啵了一下,笑嘻嘻地说。
“不傻,我才三岁。”
张良捏捏刘邦的脸,“儿童节快乐啊小君主。”
“礼物呢!”
张良真怀疑这货不仅仅是身子变小了,脑子也不好使了,但对着那张纯真无害的脸他一点火也发不了。
于是他低头亲了亲刘邦的额头,“这呢。”

粉丝数是生日……一个明示♪

是这样的,我每条评论都回,偶尔还上皮,小仙女们请尽情的用评论砸我。

失乐园:

对的

饿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ballball你们跟我说话扯皮【泣

凌点倒置:

是这样的

冷流知暖:

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都小天使呜呜呜!!!超爱你们!!!【明明那么咸鱼】

挣扎精:

请多和我说说话!😭😭😳会很开心!

识乙:

😭看我呀看我呀

A_BINGGGGGG:

没错!!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但是我都有看!!爱你们!!😝

宵旬:

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