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无色♪尹韶君

无色/尹韶君
信云
左信过激
淡圈,十一月退,详情见1000fo说明
头像by Sugar/背景by Frote
夫人,黎琼琚。

一脚踩回坑的幻想

有点想出个人志,之前的十多篇瓜皮短篇和一两篇新的(白龙那篇不老梦或者年下校园pa,和一篇医院pa的没发过的),有人买吗,没有我就自己印本留个纪念吧,(或者弄个无料?)写了那么多信云了啊——
我还是很爱他们的!

非常感谢大家啦!尤其发了暂退圈的说说之后看到评论都超感动的,之后一定会回来把坑填完的!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信云# 问卷20题

和cp填的问卷,把lof下回来了……这次就等着本宣都弄完再卸吧

黎琼琚_Black Bird:


韩信@Edith无色♪尹韶君 
赵云(原lo主)

前19题来自空间,最后一题是无色自己编的(…
可以看作是皮上秀恩爱(什么),以语吸的形式写的。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开始了。

——————

-基础题-

1.首先请问姓名,以及习惯怎样称呼对方?

韩信:韩信,一般直呼赵云。

赵云:赵云,尊称其韩将军。


2.相识的时间,以及双方的关系?

韩信:大概是他出来的时候?挺久远的事了。常有耳闻,野区也总是狭路相逢,勉强和朋友沾边吧

赵云:野区初见,本以为只会停留在萍水相逢这层关系。或许是前辈与后辈的关系吧。同为刺客,不可避免的宿命。


3.简单评价一下对方?

韩信:看起来顺眼,枪耍得挺好,不过终究还是年轻了些。

赵云:是个相当有远见的好将军,在战斗方面可以用沉稳来形容,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嗯…发型引人瞩目,想忘也忘不了。


4.那么请说出对他最不满的地方。

韩信:太直率,从来不会手下留情,但这样倒也很有意思。真要说不满的话,应该是总是和我抢buff吧?

赵云:至少给我留个蓝吧。…还有请求支援之后发现他已经位移跳走了,反而是去支援的人倒霉。非常不满。


5.最欣赏或钦佩的方面呢?

韩信:直率。

赵云:对于战况的预测,应该是前辈的经验所在。


6.以彼此的了解程度来看,猜一猜对方会对自己有什么样的评价?

韩信:大概会毫不留情的批评我和他抢野的行为吧?应该不会给我留情面的。

赵云:也只能从性格方面来评价了吧。


7.双方最大的不同点?

韩信:性格。但其实思想应该是相近的,毕竟平日处理的事务差不多。

赵云:战术,战斗技巧,与性格。感觉他会像是那种把所有想法都埋在心里的类型。


8.遇见分歧的时候,一般来讲会是谁最后做出决定?

韩信:我觉得是他……?因为我考虑得比较多,下决定会慢一些,他怎么想的我就不知道了。其实很少碰见这种问题。

赵云:可能是他吧。无论是谋略还是其他的一些都是前辈比我更厉害一些的,也会提出自己的想法希望他采纳。


9.会因为什么吵架,以及通常是谁先服软?

韩信:印象中没有吵过,野区争执也算的话,我本着照顾后辈的心理并不会怎么发火,一般反而是他先一本正经地开口道歉。

赵云:好像也只有野区方面的争执。…作为后辈应当是我先道歉。


10.对方出糗的时候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取笑还是帮忙?

韩信:一边取笑一边帮忙吧

赵云:强忍笑意帮助一下。


【插播】

韩信:我先撇开题目亲你一下。
赵云:哦。
韩信:这么冷漠?
赵云:(回亲一口)

-前面的都不是重点,以下的题全部由原著以外自行脑补-

1.想象一下相识之后双方相处的日常,比如会经常去哪里,或者聚在一起时通常会做什么。

韩信:经常会去峡谷,聚在一起抢野。如果把相识换成熟识的话可以考虑去蜀地玩玩。

赵云:野区狭路相逢也是日常,抢野抢龙。或许会去楚汉之地转悠吧。


2.想象一下对方泡妞让你做僚机,最有可能发生的情景。

韩信:我把妞撩走。虽然我觉得他要泡妞也不会找我当僚机

赵云:呃…我觉得他可能不需要我来作为撩机吧。


3.假如有一天对方整蛊你,你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击?

韩信:小兔崽子胆儿挺肥,扯了他抹额不还给他

赵云:血战到底。(揪他头发)


4.想象一下如果对方遇到危难,你会做出的反应,以及当时可能会发生的故事。

韩信:照顾后辈,帮忙挑下对面的没大问题。救不了的话就跑吧,总比被双杀好

赵云:肯定是第一时间去支援,给他做一下坦克吧。可能就变成我遇难了…他也只能丝血逃脱?嗯,好像不太妙。


5.当你遇见过不去的坎时,你会如何处理,而对方会如何给予帮助?

韩信:没有过不去的坎,忍一时就好。不需要帮助

赵云:或许说的是曾经的心结…?忘记了就好了,帮助…反而会被嘲笑的吧。


6.如果有一天真的要失去对方了,最有可能会是生离还是死别,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韩信:生离死别都谈不上,等几十秒就好,如果真要说峡谷外的话,应该是死别。也许得知这事都是在下葬后了,会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赵云:等他在泉水复活。如果是在峡谷外的话,将军一去潇潇洒洒,杯酒送行。此后或许会常常念叨他吧。…我不清楚。


7.上一题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那么就想象一下你们从吵架到和好的过程吧。

韩信:如果真的吵架了的话应该会先假正经,等着他给我道歉然后忍不住笑出来。

赵云:应该是我道歉吧。然后他会莫名其妙开始笑,完全没有前辈的样子。


8.如果没有遇见对方,你现在将会有什么样的生活?

韩信:不会有任何改变

赵云:野区我的。


9.根据个人对角色和原著的了解,以自己觉得合理的发展续写一下结局吧。

韩信:如果没有什么契机的话,应该会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有的话就不好说了,指不定能谈恋爱呢,往这方面想想的话倒也还行,处得来。

赵云:将来应该也不会与现在有太大的差异,结局难以预料。可能…可能会建立一些新的关系吧,我是有些期待的。


10.如果和对方谈恋爱的话会是在哪种契机下呢?平常会怎样相处?

韩信:可能是他突然对我笑,也可能是团战后看见他抹去嘴角血丝的样子,然后见色起意吧,说是一时兴起也不为过。平常把buff让给他,帮他打打龙,打完龙就把人扯进草丛里搂搂亲亲……这么一想还挺有意思的。

赵云:可能是喝醉酒之后的一时冲动,我只是说可能。相处应该不会有太大改变,就是野区会稍微和谐一点?…躲在草丛里亲一下也是可以的。




最后很不情愿地说互攻变成了他单方面的攻(。)

一千fo,关于退圈

快要一千了,不知不觉已经产了那么多信云的粮。
从去年九月开始写信云,一年的时间,在这个圈子里认识了许多可爱的太太,结交了很多小伙伴,包括现在的cp也是因为信云认识的。
离高考还有一年零九个月,这段时间内都不会有产出,因为我会卸载lof,写完《游龙一掷》内的《Ferryman》后,就不会再碰同人文了。

感谢你们的支持与喜欢,19年6月再会。

评论我就不一条一条回了,回来之后会填坑,也会产粮,谢谢大家。

【信云】教你接吻

1.七夕贺文,非常短,给老婆的 @黎琼琚_Black Bird
2.高中生街霸×六年级幼云(12)
3.韩信行径极其恶劣!请勿模仿!

  
  
  “求我啊。”
  
  韩信叼着笔头,露出一个自以为帅气实际上欠揍无比的笑容,他拿着赵云的作业本,高高举过头顶,以绝对的身高优势俯视赵云。
  
  赵云扯着人裤腿,踮起脚尖伸手去够,韩信一边笑一边冲人晃自己手上的本子,赵云跳起来都碰不到本子角,却仍旧执拗地不肯开口。
  
  “你是哑巴吗?说话啊。”韩信按着赵云的脑袋轻轻往下压,嘲讽地眯起眼睛。赵云拽住韩信的手腕,扯到嘴边狠狠地咬了一口。
  
  韩信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疼痛刺激得猛地挥手挣脱,赵云松口退开,抹了抹自己的嘴。
  
  韩信抬起手,上头的牙印很深,虎牙处还渗出点点血红,他把伤口凑到嘴边吮吸几下,啐出一口唾沫,“这么凶,你这小崽子,属狗的吧?”

  赵云沉着脸,“还我。” 
  
  嗓音清澈稚嫩,适合当儿童合唱团的领唱,此时却带着与年龄不相符合的威胁意味。
  
  “可真狂。”韩信半蹲下来,使劲拧了把赵云肉肉的小脸,“咱韩哥哥今天好好教你怎么做人,小朋友就该听话。”
  
  赵云张嘴欲咬,韩信怎会让人钻第二次空子,他屈指抬起赵云的下巴,拇指伸进柔软口腔,压在人新生的白净虎牙上,指腹在牙齿尖尖摩挲按压,赵云咬住韩信的手指,却被人变本加厉地在嘴里搅腾,绕着小舌转动,或是抵着牙龈打旋,赵云狠狠咬合,唾液从齿缝流出,淌至嘴角,画出透明晶莹的一道水痕。
   
  赵云双手掐着韩信作祟的手,一声不吭地反抗,韩信抽出手指,赵云立马粗喘起来,眼神不善。
  
  韩信二指掐着人脸蛋,俯首凑近,舔尽赵云嘴角的津液,笑容恶劣,“今天你爷爷教你接吻,学会了吗。”
  
  赵云耳根通红,偏头咬住韩信的脸颊,使劲咬了一口后挪开小嘴,学着韩信的样子扯了扯嘴角,咬牙切齿地说:“学会了,爽吗?”

  
  

自己爽一下,指绘,描图,ooc,很短

子龙也想变得可爱☆
是描的原pv截图,液。
描图
描图
描图
强行信云(因为可能这辈子都做不完的)

做了个小视频

【信云】不老梦

  白龙×原皮(私设黑蛟)
  一群老妖怪带孩子
  幼云。
  
  
  [壹]
  
  寒食过,云雨消。
  
  碧波荡漾,青塘泛漪,一尾尾锦鲤穿梭荷叶之间,于空隙处跃起,争先恐后地抢夺水面的鱼食。
  
  池中小亭,晨雾缭绕,覆纱般不甚真切,竟添得几分“仙境”味道。亭上雕栏,银发华年者侧卧于上,兴致寥寥地将手中的糕点碎屑抛下,一方水面被浮动的鱼儿搅弄得翻涌起来,带得周边散开一波波涟花。
  
  银发青年把最后一块酥点投入口中,少顷,抢食的鲤鱼四散游开,池面终归平静。
  
  与亭台相接壤的水廊兀的升起一阵浓雾,一紫发青年由中步出,走入木亭。
  
  “这么快?”白龙抬起眼皮觑了狐狸一眼,目光落于人怀中的襁褓上,“你抱的是甚?”
  
  那狐族的妖物没什么好气地把襁褓丢给白龙,后者伸手接住,面露疑惑之色。
  
  “本想着趁乱捞点好处,不曾想天材地宝一样没捞到,捞到个拖油瓶。”李白在桌边落座,大大方方地替自己斟酒,“幼蛟于我们修炼之道相反,我们是由原身修人形,蛟是由人形修原身,这么丁点儿大个小崽子,一不注意就弄死了,最值钱的筋骨血都没炼出来,没甚作用,送你了。”
  
  韩信抱着那软乎乎的一团,肃然神色略微破裂,他提溜着安睡的婴孩的后颈把人拎起来,细细打量,“啧啧,这么小,当真是一不小心就给弄死了。”
  
  李白喷出一口酒,“你这样他马上就死了!要抱着!你没见过人类的小孩吗?”
  
  韩信不慌不忙地收回手,将婴儿兜在臂弯里,动作僵硬,好像他搂的不是小孩而是炮仗一样。
  
  约莫半岁大的婴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韩信,不哭也不闹,湛蓝眼瞳水润润的,脸蛋白皙柔嫩,胖嘟嘟的两颊让人想咬上一口,看起来乖巧无比。
  
  韩信乐了,拿手指戳了戳婴儿的小脸,婴孩从丝质的襁褓中探出小手,抓住韩信的手指,缓慢而坚定地移向自己的嘴边——张口就咬。
  
  小婴儿还未得生齿,牙龈柔软,轻轻磨着韩信的指节,还不时吮吸几下。
  
  “好玩,这个怎么养?”韩信任人摆弄自己的手指,笑着看向李白。
  
  李白眯起眼睛,“还能怎么养?该喂奶喂奶,该睡觉睡觉,这种小玩意儿吃饱了睡,睡醒了吃,过一两年就能上天入地的闹腾了。”
  
  韩信饶有兴味地点点头,“那岂不是容易得很?”
  
  李白甩掉了一个大包袱,高兴还来不及,心情颇佳地挽起唇角,“反正你这十几年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养个小孩积点功德。”
  
  “有道理。”韩信瞧着啃自己指头啃得正开心的婴孩,“这崽子生得好看,不长残的话就当媳妇养了。”
  
  李白笑出了声,“是公的。”
  
  韩信静默半晌,答复道:
  
  “无碍。”
  
  
  
  
  
  三年后。
  
  韩府。
  
  偌大宅院只有蝉鸣鸟叫,由前庭至后厅,装点素雅精致,却空荡荡无一人影。
  
  一身青衣的垂髫稚子跪在游廊上,正值酷暑,烈日当头,白白嫩嫩的小娃娃额间布满汗珠,面色泛红,显然已被晒得不行,跪姿仍然无比端正,杏目低垂,小嘴紧抿,饶是再铁石心肠的人看了都不由得心软。
  
  ——偏偏韩信不。
  
  银发男子椅栏而立,所站之地恰是阴凉处,执一扁竹尺,神色淡漠。
  
  “上哪野去了?”
  
  小孩默不作声地摇摇头,自觉地冲人摊开手心。
  
  韩信冷笑一声,竹尺叩在人掌心,留下一道明晰的红痕,小孩皱着眉头,抽了抽鼻子,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到底没有落下来。
  
  “不说?好,谁带你去的?”韩信蹲下来,盯住孩童的眼睛。
  
  小孩却只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始终一语不发。
  
  韩信半眯起眸子,“李白还是刘邦?......出息了啊赵云,是谁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的?还学会对我撒谎了。”
  
  还没人一半高的赵云伸手扯住韩信的衣襟,嗫嚅道:“......我没有,没有撒谎......嗝......”他一开口眼泪就吧哒吧哒地往下掉,抽泣得直打奶嗝。
  
  韩信叹了口气,把赵云搂进怀里,轻轻拍拍人后背,诱哄道:“乖,你说是谁就好,我又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赵云靠在韩信身上,眼泪不一会便濡湿了人肩头。小身板止不住一抽一抽的,着实让韩信狠狠心疼了一把。哭了好半天,赵云才断断续续地说,“李白......嗝......刘、刘邦......”
  
  “两个人?”韩信安慰意味地抚摸着人的后颈,声线轻柔。
  
  赵云点点头,湿润的大眼睛缀满泪花,睫毛上也挂着几颗水珠,鼻尖通红,可怜兮兮地把眼泪抹在韩信衣服上。
  
  韩信替人揩了揩眼泪,将人抱起来,走向厢房。
  
  “你们怎么回事?”
  
  赵云哭完就睡着了,韩信站在厢房门口,环臂瞧着“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两位紫发友人。
  
  青丘狐族天性狡黠,李白笑得一脸灿烂,“带你媳妇出去见见世面,又没伤着又没弄丢,怕什么?”
  
  “呵,方才他回来穿的可是女儿家的裙衫,一身脂粉味。”韩信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这又是做甚?”
  
  刘邦笑脸盈盈,面不改色地吃点心,“替你媳妇打扮一下,果不其然,是个美人坯子。”
  
  韩信看着两只狐狸面上如出一辙的笑容,恨不得揪出两人的尾巴乱踩一通。他深吸口气,冷声道:“再有下次你们别想再踏进这宅子一步,李白你那些酒也小心看着,指不定哪天就没了。”
  
  “是是,都知道你宠媳妇了,不用再强调了。”
  
  熟识的几人常拿童养媳这事来调侃韩信,韩信总不会给他们好脸色,这让李白刘邦更乐于用这事来逗他。
  
  韩信出人意料地没有甩一记眼刀过来,他点点头,“朋友妻不可欺,这道理大家都懂,你们以后还是注意点。”
  
  刘邦差点被糕点噎死,李白更是一个不小心把酒碗摔了个四分五裂。
  
  李白抱拳道:“对不住,对不住,是在下疏忽了,还望韩兄莫要计较。”
  

  可能会tbc吧,之前还和阿礼说过合写,她开学了呜呜呜

【信云】Young and Beautiful

  1.高中生,14岁信×15岁云
  2.狂拽酷炫霸熊孩子信×五好学生懂事听话云
  3.糖,韩信会长高的(?)

  #1

  他们在夏天的尾巴尖初遇。

  秋意已经开始蔓延,校内的法国梧桐染上了半边深黄,枯酥的落叶飒飒飘落,在路边铺成薄薄一层,踩上去会有隔夜薯片的脆感。

  韩信骑着自行车飞快地撵过那一层落叶,车轮搅起尘土与碎叶,激扬到车前,呛得俯身加速的人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阿嚏……阿嚏……啊——”

  韩信压着手刹,脚尖点地,来了个摇摇摆摆的急刹车,链条带动着踏板继续转动,在韩信光裸的小腿上留下几道红痕,他呲牙咧嘴地扶着车往前跑,嘴中念念有词,“操开学第一天就迟到,这车往哪停啊……”

  学校的安排是八点在大礼堂开军训动员大会,八点四十跟着班主任回班。

  韩信摸出手机看了眼,九点整——得,大礼堂也不用去了,直接去班上吧……他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班级,是7班还是8班来着?算了,先进教学楼再说。

  他把自行车推到行政楼后靠墙摆好,小跑进了教学部。

  “为什么会在四楼?真他娘难爬……”

  韩信气喘吁吁地跑上楼梯,看见四楼的标牌时感动得像见了炎炎夏日中空调满开的kfc,他扯了扯书包带,挽救了一下摇摇欲坠的单肩包,迅速地转身——继而撞进一个并不柔软的怀抱。

  韩信抬起头,眼神立马就变了。

  这个人居然比他高半个头!

  被撞到的棕发少年眉头紧皱,唇角抿成一线,湛蓝的眼瞳微微眯起,上下打量眼前的人。

  “韩信?”

  那少年不太确定地发问。

  韩信正准备开口骂人,脏字都到嘴边了,只能生硬咽下,“靠……你谁?”

  “赵云。”赵云顿了顿,“你迟到了,快进班吧。”

  “那你呢?”韩信一挑眉。

  赵云看着趾高气昂的韩信,觉得这小孩挺逗的,嘴角不自觉带上几分笑意,“班主任让我出来打电话给你家长。”

  “不就迟到二十分钟吗?小题大做。”韩信跟上赵云的脚步,两人并排着走,身高差就更明显了,韩信抬眼时发现自己的头顶才及赵云的耳根,这让他非常的不爽。

  “班主任挺严的。”赵云瞧见不远处高一八班的牌子,自觉地压低了音调,刚过变声期的声线略微低哑,已然附上些成熟的味道。

  韩信更不爽了,他还没变声,嗓音清澈得很,再怎么压低也弄不出沙哑的效果,唱那些凄凄惨惨戚戚的情歌根本唱不出感觉,所以他有点嫉妒赵云。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给魔鬼留余地,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韩信一边在心里头默念“魔咒”一边忍住了挑衅赵云的念头。

  “那是因为你胆儿小。”他一脸不屑地迈进教室。

  赵云打了报告,在门口站定。韩信却连看都不看老师一眼,直接往班里走。

  “韩信同学,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不用跟我说你的理由,下次不要再犯了——下去坐着吧。”

  赵云拽住了韩信的衣角,韩信这才停住脚步,瞥了眼讲台上的班主任,极其敷衍地点点头,语气中带着满满的不耐烦,“知道了。”

  讲台下发出细碎的讨论声,还混合着几声窃笑。

  “这么拽”“可气死张老师了”“等会有他好受的”……

  韩信眯着眼环视一周,眼神不善。

  下头坐着的人不自觉地噤了声,在心头默默把韩同学列入了黑名单。

  社会你韩哥,惹不起惹不起——韩总这称呼就是因为这事传开的。

  韩信径直走向最后一排的座位,书包往椅背上一搭,就开始趴桌子上睡觉。

  他旁边原本坐着个身材瘦高的姑娘,但没一会就被班主任调走了,赵云拿着自己的包坐了过来。

  赵云推了推韩信的胳膊,“张老师让我跟你说下军训的注意事项,你东西都带了吧?”

  韩信从自个臂弯里抬起头,看着赵云,“什么东西?”

  “分班考试的时候发了张单子,上头写了军训要带的东西。”赵云提醒道。

  韩信有些迷茫,“我不知道,带钱就行了吧。”

  赵云不太能理解,“那枕头呢?夏被呢?床单也要自己带,你准备去睡光褥子啊?”

  “你带了吗?”

  赵云下意识地点头,“当然带了啊。”

  “那不就行了。”韩信一脸无所谓,接着趴着睡。

  赵云有点莫名其妙,“你准备和我一起睡?”

  “不然呢?”韩信显然没什么耐心继续和赵云讨论军训的相关事宜,“云哥,我叫你云哥行了吧?你闭嘴让我睡会好吗?我昨晚上通宵没睡,累得很,体谅一下还要过儿童节的小朋友吧。”

  赵云果真没再说话了,等到韩信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赵云凑到人耳边特小声地问,“你是不是比我小一岁?”

  韩信火冒三丈,以前在初中的时候他说要睡觉,除了刘邦张良还有他爹就没第三个人敢叫醒他,哪里遭过这种骚扰。

  “是是是,老子司马光转世天资聪颖,六年级懒得读直接跳初一,刚刚好好比您小那么一岁,今年虚岁十四,成了吧?”韩信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暴跳如雷了。这个赵云,个子比他高,声音比他成熟,居然还要吵自己睡觉,真不是个东西。

  赵云看着韩信气得牙痒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你这小孩儿可真逗,学相声的吧?”
赵云皮肤白,窗外的阳光打在他身上,整个人跟加了个滤镜似的,再说本身长得就好,眉目清秀,鼻梁挺翘,笑起来嘴角还有俩酒窝,显得特别乖巧。

  韩信一时看呆了,眼神有点发愣,赵云支着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韩信这才反应过来,被吵醒的烦躁一扫而空,他扯了扯嘴角,玩味道:“唷云哥,长得挺好看。”

  赵云一怔,挽唇笑笑,“谢谢啊,随我妈。”

  “您妈一定长得贼美。”

  “替我妈谢谢您了。”

这边太久没更了,这是暑假刚开始的一个脑洞,一直没填,不知道会不会tbc

我老婆

黎琼琚_Black Bird:

因为我和一个韩将军谈恋爱了所以我决定多写一点信云相关小日常。
嘻嘻。
@Edith无色♪尹韶君